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自甘堕落小娇妻】(1-4)

【自甘堕落小娇妻】(1-4)



                (一)   我大学毕业后来到了H市工作,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薇薇,她
是一名高中的美术老师,从我见她第一眼开始就深深的迷上了她,姣好的面容,
披肩发,白皙的皮肤,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无一不让她成为
男人眼中的焦点,更令我难忘的是她那微带柔弱却隐隐显出一种高贵的知书达理
的气质,让我感觉,一个天使来到了人间,来到了我的面前。   也许真的缘分天定,第一次见面,我们就感觉到自己对对方都很满意,留下
了通讯方式,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约会。一年过后,我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婚
姻的礼堂,定下了永世相爱的誓言。   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虽然她嫁给我的时候已不是处女,但这并没有影响我
对她的爱意,而当某次我无意间提起她的初恋这个话题的时候,她眼中流露出的
伤感,让我决定用一生来守护她,不离不弃。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她和我说下午学校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很多外省的
专家会来审查,所以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离开了家去了学校,看着她的靓丽背影
在阳光下的跳动,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四点多的时候,一个女生打电话和我说薇薇让我五点半去接她下班,当时我
正在开会,没考虑什么,低声应了几声,就挂断了电话。   老板在上面开着会,我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老婆今天穿那么漂亮,应该很能吸引男人的眼球吧,那些高中的男生,正是
青春期,不会对薇薇产生什么不好的幻想吧。不过管他们呢,薇薇已经是我老婆
了,就让他们满足满足眼福吧。   思绪一转,我却想到了之前某些不开心的事情,我努力摇了摇头,把那些事
情扔到了脑后,薇薇说事情已经过去了,还想干嘛。不过想到这里,我才发觉,
自从这边赶工作进度,我都好久没去接送过薇薇了。   「喂,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又想你老婆了吧。」一个文件夹敲在了我的头
上。   「去你的。」我转过头,发现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文件夹的主人阿成,这段
时间他和我一起做过一个项目,所以对彼此都很熟悉了。   我看了看表,才四点半,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哇,今天老板怎么废话这
么少,四点半就结束了会议了啊。」   「你个猪啊,没看到老板今天心情不错啊,老板说了这次大家都做的不错,
下面几个月,应该都没那么忙了,所以我们以后工作就轻松多了,哈哈。」   「行,我去接薇薇下班了。」我又看了看表,五点半,早点去也没事吧,她
没下班我就在学校里转转么。   「哟,工作刚轻松下来就忙着去接嫂子下班,挺恩爱的嘛。」阿成调侃着。   「不是我说你,别老去那些什么KTV找小姐了,正经找个女友算了。」我
有点好笑的看着他。   「打住,又说教了,你去接嫂子,我先撤了。」阿成做出不敢领教的神情,
往外走去。   「你小子,不会又去找小姐吧。」我有点哭笑不得看着他。   他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走了。   我有点无可奈何的看着他离开了,收拾下下东西,往老婆的学校赶去。   停好车,我走进了薇薇的学校,却发现一个问题,根本不像有外省老师来检
查的样子啊!   我拉过一个学生问了问,他说他根本没听说检查这回事。   我仔细回忆了下那个电话,感觉电话里的女生的声音,似乎是薇薇班上某个
女生的,名字叫啥记不清了。   我找到薇薇的办公室,里面几个老师都在。   「哟,小徐,来找薇薇啊?」一个女老师看到了我,笑着打招呼,我笑着回
应了一句,却发觉办公室里几个老师都笑着看着我,笑容说不出的诡异,似乎,
还带着某种鄙视。   「你们知道薇薇在哪里不?」我有点忐忑不安的问。   「不知道啊,你去她班上问一下吧。」   这时一个平时和我们夫妻关系较好的年轻女老师走过来把我拉了出去:「你
怎么来了?」   「我来接薇薇下班啊。」我有点奇怪的看着她,看着她变换的脸色,我直觉
的感觉到了某些事情:「小莉,你和我说实话,薇薇到底在哪?」   「你,哎,你还是先回去吧。」小莉犹豫着:「回去你自己问问薇姐吧。」   「一个女学生打电话说薇薇叫我来接她的啊。」我有点不耐烦的问:「到底
怎么回事啊你们?我就问薇薇在哪里?」   「一个女生打电话给你的?」小莉的语气突然变了,有点惊慌的问。   「对啊,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你知道德少么?」小莉低声问我,声音甚至有点颤抖。   德少?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带来了半年前的那些噩梦,难道薇
薇现在还和他有着什么瓜葛?   「算了,看你的样子,你是知道的,既然他们都打电话叫你了……」小莉咬
了咬牙,说:「你去篮球馆看看吧,可能薇薇在篮球馆那。」   篮球馆,又是篮球馆!   我还记得那次薇薇被迫去篮球馆找德少道歉的事情,虽然事后薇薇一直说并
没有发生什么,但是……   我顾不上和小莉说再见,急忙跑出了办公楼,往篮球馆冲去。   薇薇,薇薇,求你,千万不要有事!   到了篮球馆面前,正好里面打开了门,走出了一群人,我很快的躲到树荫里
面,看着他们,却看到了薇薇也在里面,我的心碎了。   薇薇被几个男生簇拥着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男生根本不顾影响,搂着薇薇,
手直接在薇薇胸前摸索着,薇薇竟然笑着把胸往前挺着,迎合着他的大手。另外
几个男生的手也是不停的在薇薇身上摸索着。那个德少则搂着一个娇小的女生,
那个女生正笑着说话:「这母狗这么贱,下次别在篮球馆操她了,直接去操场,
省的还要打扫。」从声音听出来,就是打电话的那个女生!   旁边一个女生笑着说:「玥姐,反正最后不都是叫这母狗用自己的内衣擦干
净,不过去操场上操她这个主意真不错,是吧,薇薇母狗?」   薇薇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了那种谄媚的讨好的笑容,转过头
说:「随便主人们喜欢在哪操薇薇,薇薇都愿意都喜欢。」   我的心像被刀划过一般,这还是我的那个天使么?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
男生随便乱摸,还用母狗的身份说喜欢被轮奸!   「贱货,听到要轮奸你下面就痒是吧。」   「是,是,主人,母狗下贱,母狗下面好痒。」薇薇贱笑着回应着。   「妈的,这么多人刚操完你,还这么不满足。」德少怀里那个名字叫孙玥的
女生骂着,却突然笑了出来:「哈,母狗,刚才你被操的时候我打电话和你老公
说,让他五点半来接你下班了哦。」   「什么?」薇薇吓了一跳:「不要,我这样怎么见老公,我……我……」   「怕什么,不就是骚比和胃里里多了点精液么。」小玥笑着说:「哦,我忘
了,你的内衣刚才擦过地板,全是精液呢,头发上也沾着不少呢。」   我仔细看了看,薇薇的头发上果然留有精液的痕迹!   「你们这些男生,刚操完就发情,她身上都是精液还乱摸,脏死了!」小玥
对着那几个在薇薇身上乱摸的男生骂着,那几个男生发出几声难听的笑声,没说
话。   「主人,求求你,让我去清洗一下吧,被我老公看到我就完了。」薇薇哀求
着。   「小浪逼,刚才被我们操的时候不是说愿意我们当着你老公面操你么,怎么
这会又要在老公面前装清纯了?」   「那个,那个……」   「算了算了,你们让她去洗洗吧,这样子恶心死了。」小玥刚走进薇薇就捂
着鼻子闪开了:「全是你们的精液臭味。」   几个男生坏笑着放开薇薇,然后拍打着薇薇的屁股:「去吧,母狗,去洗干
净自己,继续做你老公的清纯小老婆。」   薇薇红着脸从小路快步走开了。   我等他们走后,晕晕沉沉的回到了车上,我的薇薇,我的天使,竟然……竟
然……而且看那些老师的神情,他们似乎都是知道的。   我就这样坐在车里,直到手机响了,是薇薇的电话。   「喂,老公,你来接我了么?」薇薇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强行打起精神:「就快到了,你在哪?」   「我在学校门口呢,等你,亲下,唔……」   我绕到学校门口,看到换了一身连衣裙的薇薇,忍住心中的痛楚,强笑着问
她:「老婆,怎么换了套衣服?」   「哎,先让我上车。」薇薇跳上车,坐在我旁边,搂住了我的胳膊说:「别
提了,今天上当了,专家们都没来,我看那套衣服有点太暴露了,就换了这件连
衣裙,好看么?」   「好看,好看,薇薇穿什么都好看。」我嘴里答应着,脑海里却浮现出她光
着身子,一边被男生操着,一边用下午穿来的衣服擦拭着身上精液的情景。   一路上,薇薇在我耳边唧唧喳喳的说着话,我却没有听进去任何东西,只是
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我的天使,我的老婆,我的薇薇,被她学生当
母狗一样轮奸了,还是她自愿的!」   吃晚饭的时候,薇薇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屏幕,脸色一变,说:「同事电
话,我去接下。」离开餐桌,走去了阳台。   我悄悄跟了过去,只能断断续续的听见几个词,那几个词是「主人」、「母
狗」、「轮奸」、「舒服」。   我茫然回到桌前,坐在那,薇薇回来了,看到我这样,赶紧扑了过来:「老
公?怎么了?怎么眼睛都红了?」   「啊,没事,刚才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溅了点汤汁到眼睛里了,你先吃,我去
卫生间洗洗。」我推开薇薇,走进了卫生间,锁上了门,背靠着墙,眼泪终于流
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薇薇会变成这样?   我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却找不到答案!   一定是德少他们逼薇薇的,我这样告诉自己,可是看薇薇当时的表现,根本
不像是被逼迫的样子。   「喂,老公,老公,你在里面么?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别吓薇薇啊?」薇薇
在外面敲着门。   我擦干净眼泪,用水洗了洗脸,走了出去:「傻薇薇,乱想什么呢,我就洗
了洗眼睛。」   薇薇一把抱住了我:「老公,我好怕失去你,真的好怕。」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抱住她,想听她亲口告诉我事实。   薇薇静了一会,却笑着推开我:「傻瓜,和你开玩笑的啦。」说完转身走回
了餐桌,我却在那一刹那,看到了她眼中隐含的泪光和无奈。   之后的日子,我一直留意着她的举动,一直到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她正在洗
碗,手机想了,我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想了想,把手机
放回了原处,假装接续看着报纸。   薇薇快步走了出来:「谁啊,现在打电话给我。」   我装作沉迷在报纸里一样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薇薇看了看头埋在报纸后面的我一眼,拿起了手机。   「谁啊?」我问她。   她笑了笑:「同事,小莉,我去接下。」   很快她回来了,依着我说:「老公,小莉叫我现在出去陪她逛街,我很快就
回来,你乖乖在家。」说完亲了我一下,换上衣服,出门了。   小莉?小莉的电话我会不知道么?   我随即跟着她走了出去,刚到楼下不远处,就看到几个男生围住了她,手也
不规矩的乱摸着,她娇笑着迎合着他们的手,根本没有去反抗。   我悄悄走上前,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骚货,你下午打电话给德少说想给他操了?」   薇薇红着脸答应了一声。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薇薇,她竟然主动打电话给德少!   「那你知道想德少操你的话,该怎么做么?」一个男生笑着问,手慢慢的摸
着薇薇的屁股。   「母狗知道。」薇薇低声回答着:「要想德少操母狗,母狗必须先给你们轮
奸。」   她,她竟然主动要求轮奸!我眼前一片模糊。   他们簇拥着薇薇上了一辆计程车,我再没有心思去跟踪,恍惚着回到家里,
瘫软在沙发上。   快半夜的时候,薇薇回来了,我看着她,一言不发。   「老公,你怎么还没睡?」薇薇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累死了,先去洗个
澡。」说完,跑进了卫生间。   我听着她还在骗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这么冲进了卫生间,却看到了让我
更为心碎的一幕。   薇薇,微叉着双腿,从她那个嫩嫩的小穴里,拉出了一团黑色的东西扔在了
地上,我定神一看,竟然是一直黑色的长筒丝袜,随后,从薇薇的小穴里,像一
个小溪流一样,流出了大量的白色液体,场面说不出的淫秽刺激,但是在我这个
当老公的看来,却是那样的恶心和无助。   难道没有愤怒么?我感觉我已经无力再愤怒了。   薇薇慌张的抬起头,正迎上了我绝望的双眼。「老公,出去,别看我,别看
我。」薇薇一下子哭了出来,蹲下身子,捂住了下体。   我看着地上的那团黑色的丝袜,上面全是白色的液体,那么的刺眼,我不知
道该怎么开口,骂她么?打她么?   我静静的走了出去,拉上了卫生间的门,门内,传来了薇薇痛哭的声音,门
外,我无声流泪。   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一扇门的前后,一个人的哭声,两个人的眼泪,曾经紧靠着的两颗心,此刻
迷失了。   我留着泪,透过朦胧的眼睛,我似乎还看见一年前第一次亲吻薇薇的时候,
她俏皮的问我:「你会一直爱着我,宠着我么?」   我吻了吻她的鼻尖,笑着告诉她:「当然,你永远是我爱的那个小天使,我
会一直爱着你的。」   但是,此刻,那个曾经洁白的天使,已经陨落凡尘,沾染了一身的污渍,我
还该爱她么?
                (二)   事情过去了一个多月了,那天晚上我和薇薇谈了很久,她说一切的事情都是
由于德少的逼迫,她被德少拍下了很多不雅的照片和影片,才会这样送上门给他
们玩弄。   我问过她,这样的玩弄持续了多长时间了,她说只是这几次。   她哭着问我:「你还会爱我么?」   我搂住了她,紧紧的搂着,没有说话,其实我心里知道,我离不开她,我对
她的爱,早已种到了心的最里面,无法割舍。   她主动提出辞去工作,我没有反对,也许远离那些人才是明智的选择。   当然她不知道,她能这么顺利的辞去工作,我在背后做的努力。我瞒着薇薇
去找过德少,恳求他不要再纠缠薇薇,他笑了笑,告诉我他并不缺女人,并且把
他手上的照片和影片存档都交给了我。我没有去看这些东西,我没有自信看完这
些资料后我还会这么坚强,不过心底的一丝阴暗,让我没有摧毁,而是深深的藏
起了这些东西。   工作不是很忙,于是我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薇薇,逛街,旅游,薇薇渐渐的
恢复到了原来那个快乐小天使,我们也没有再提过那些事情,仿佛那些事情从来
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个多月的休闲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我相信薇薇已经走出了那段经历所带来
的阴影。   夏天快过去了,天气还是这么的热,该死的老总却突然要我出差去签一份很
急的合同,无奈之下打电话和薇薇说了下便匆匆赶去。   原来定的是在那边呆上两天,但是第二天那边公司出了点状况,省去了很多
流程,直接签了合同,毕竟我们两家公司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知道怎么想的,我没有告诉薇薇我会提前回去,而是直接回到了家。   我到家的时候薇薇正在厨房里,我悄悄的进门,想吓唬她一下,却听到了她
在打电话。   「薇薇老公出差了,薇薇晚上去宿舍好吗?」   「薇薇好难受。」   她在和谁通电话?还强调我不在家?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悄悄的退了出去,跑到附近的一个不常去的小茶楼,监视着家门。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薇薇出来了,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低着头,匆
匆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快步赶出去,开着车小心的跟在她后面。   熟悉的路径,熟悉的下车地点,我的心猛的揪了起来,她竟然回到了学校!   她辞职这么久了,两个月的时间内,我可以肯定德少他们没有再来骚扰她,
她今天回来干嘛?还是特地选择一个不出意外我不会回家的夜晚!   联想到下午听到的那个电话,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莫非……她下了车往学校
里走去,我没时间继续想下去,停好车,偷偷跟了过去。   薇薇走进学校门,在靠近男生宿舍门口的时候,拐进了一个角落,四周看了
看,突然脱光了衣服!   天啊,她知道她在哪里?她知道她在干什么么?她竟然……她把衣服装到了
随身带着的袋子里,就这样光着身子往男生宿舍走去。   我小心的跟随着薇薇,跟着她穿过了一片小树林,树林里的一对情侣正在散
步,看到了薇薇裸体的样子,并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样子,而是对着薇薇嘲笑着:
「母狗,好久不见啊,又回来找操了啊?」   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到薇薇的脸涨得通红,没有应声,低着头继续走着,而
背后的那对情侣中的女的则骂着:「母狗,犯贱,听说德少都不找她了,今天还
自己回来了。喂,还看,再看你去找那母狗得了,反正她现在估计就是去被轮奸
的事。」男生赶紧掉转了目光,赔笑着抱着女友走开了。   那女生恶意的高声问:「你说你,那母狗长的比我好看,你还抱着我干嘛,
怎么不去追那母狗。」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女生,姿色和身材均比不上薇薇,但是她男友却迎合着她
说:「她是母狗,你是人,人怎么能和畜生比呢。」   女生这才笑了,搂着男友走开了。   我不知道,薇薇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会作何感想,被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都比
不上自己的女生嘲笑着,也许她的心在哭泣吧。   转角处,薇薇迎面碰上了一位年纪很大的教师,她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了
过去,那教师看着她走了过去,轻轻的说了一声:「还是回去吧,你这样子,就
算是被逼的,对得起你老公么?」   薇薇的脚步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没回头,加快步子继续走着。我躲在一旁,
看着老教师慢慢的走了过去,嘴里嘀咕着:「多好的一个闺女,就这样糟蹋啊,
可怜,可悲啊……」   等老人走了过去,我看到薇薇已经走到了男生宿舍门口,停了下来,开始打
电话。   我躲到他们宿舍门前的一个小树丛里,只听到她说了句:「我在楼下了。」
然后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几个男生穿着大裤衩就下来了,薇薇迎了上去。   「哟,好久不见啊,薇薇老师,今天怎么又兴致回学校来了?」一个男生问
着,手却不规矩的摸向了薇薇的胸前。   薇薇低着头,慢慢的蹲了下来,顺从地跪在那些学生的腿间,帮他们拉开裤
衩,然后低头含住他的阳具。   「贱狗,妈的,你干嘛,想骚上楼去骚,是不是逼痒了啊,呃……真爽……
这骚货真会弄……嘴都塞得那么满了……舌头还会在裡面搅动……服务真好……
德少调教的真不错。」   「贱货,是不是想我们的大鸡巴,这段时间是不是憋坏了啊,告诉我们。」   薇薇的脸红的象滴的出水来,却小声的说:「薇薇好难受,薇薇想和你们做
爱,薇薇身体离不开你们。」   我看着薇薇,像看着一个陌生人,她竟然对自己的学生说出了这种话!就算
是被逼迫,也不可能这么下贱的吧?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更加觉得我从来没有了解过薇薇这个人。   男生低下身子捏弄着她的乳房,笑着说:「我看你不是想我们,是想肉棒了
吧。骚货,衣服都没穿,特地送过来给我们玩的啊?」   「轻点,啊。」从薇薇的脸色可以看出,男生捏弄的力气很重:「我们上楼
好不好,薇薇都过来了,上楼慢慢玩么。」   「贱货,什么薇薇不薇薇,你既然自己回来了,就要做回母狗的身份么。」
一个男生嘲笑着。   薇薇红着脸没有回答。男生突然把肉棒抽了回去,塞到了裤衩里,狠狠的打
了薇薇一耳光,「啪!」   「几个月不见,不懂规矩了是不是?问你话都不答。」   「啊……别打我脸,我老公明天会回来的。」薇薇叫了一声,然后回答着:
「薇薇是母狗,母狗。」   「还老公?你老公知道你自己送上门来挨操么?」男生嘲笑着。   「行了行了,大家都在上面等着呢。」另一个说话了。   「宿管在么?」薇薇低声问他们。   「怕什么,他在看电视呢,像以前一样进去不就好了,再说了,你现在是学
校里的公共母狗还有谁不知道啊。」   和以前一样?薇薇以前就这样来过男生宿舍了?怎么进去?公共母狗?所有
人都知道?这……这……这些都是男生为了羞辱薇薇才这么说的吧?   却看到薇薇犹豫了一下,在男生的催促下,把手撑到了地上,她本来就是跪
着的,这么一撑之下,就是趴在了地上了,就像……就像狗一样。   「哈哈哈哈哈,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是这么下贱啊。忍了很久了吧?上面很
多肉棒在等你哦。」   薇薇听到这句,被羞辱而变红的脸抬了起来,眼睛里闪过了淫荡的色彩,慢
慢的趴到了地上:「主人,母狗准备好了。」   男生带头走了进去,薇薇跟在他们脚后爬着。   天啊,她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爬进了男生们的地盘!   我伸出头,看着薇薇从宿管办公室窗户下爬过,男生甚至还笑着和宿管说了
几句话,灯光的反射,可以看出薇薇的下体,已经一片潮湿。   看着她摇晃着屁股,消失在了楼梯转角,我小心翼翼的躲到宿管房间外面的
窗口下,楼上已经的口哨声,哄笑声连成一片,还不时传来啪啪的拍打声,那应
该是手掌拍打在薇薇的屁股上的声音,因为每一下拍打都连着薇薇的一声压抑的
尖叫,软绵绵的,却是那么的淫荡。   声音持续着,突然稍微安静了点,我能清晰的听到薇薇的声音:「母狗薇薇
向德少报到,請主人……玩我……玩我這條下賤的母狗吧,母……狗知错了,这
么久没来,请德少操翻母狗骚逼……操爽母狗。」   我这时的心情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以前在人前我搂着她,她都会脸
红,现在却光着身子爬进男生宿舍,对着自己的一个学生说出这么下贱的话!   我给了她我能给的所有,我甚至没有追究她以前的事,她竟然在我不在的时
候,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还是以这种方式回来了。   我,还是她老公么?她,还把我当老公看么?   「又来发骚了啊,贱狗,今天就这样彻底满足你吧,第一个宿舍开始,一个
门一个门的爬进去,求那个宿舍的人操你,大家操够了再来我这里。」   「薇薇不要,薇薇只想要德少的JJ。」但是这句话明显是讨好多过拒绝。   「你不愿意也行,以后别指望我再碰你,反正我早就玩腻妳的身体了。」   「薇薇会配合你们,要怎么弄我,我都愿意配合!请不要说玩腻了我……这
种话……我的身体……已经不能没有你们了……」   楼上响起了哄笑声:「喂,母狗,真该把你老公叫来看看你犯贱的样子。」   「不要……就这个,不要……母狗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除了……
除了……」薇薇的声音焦急起来,带着点哭音。   我在心里想着:「如果你还这么在乎我,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笑声慢慢的移到了最前面那个寝室,很快,那里传来了薇薇的娇喘声,那么
的熟悉,又那么的陌生。   听着薇薇那本应只属于我的娇喘,我的心像裂开一样疼,窗内的老管理员发
出了一声叹息:「作孽啊。」   作孽么?是我在这里不敢上去面对她,还是她的行为更作孽一点?   听着上面传来的令人不堪耳闻的呻吟和辱骂,我竟然感觉我对薇薇的心疼多
过了知道她来此的愤怒。   我甚至在心里问自己,如果薇薇这样才会觉得快乐,我会给她这种快乐么?
我能给她这种快乐么?   呻吟声一直持续着,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可以听出薇薇早已沉溺于快
感之中,但是,当男生们的言语中提及我的时候,薇薇的声音会变得那么悲伤,
那么无助,她哀求着男生不要提起我,可是男生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边说着我,
说着我们是夫妻的事实,说着他们正操着我老婆的事实。也许薇薇羞愧的模样更
能刺激他们轮奸别人起的性欲。   快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喧闹渐渐平静了,过不多会一个男生牵着薇薇走了出
来,当然,薇薇仍然是爬着的,只不过和进去的时候相比,脖子上多了个狗链,
身上沾满了精液,脸、乳房、屁股上都是通红一片,而神情带着很深的疲倦,疲
倦里却又带着满足。   他们走到了外面,男生把手中装着薇薇衣服的袋子往地上一扔:「母狗,回
去吧,今天表现的不错。」   薇薇低着头,从袋子里拿出几张纸巾,擦着脸上的精液。   男生看着她,突然把脚上的拖鞋脱了,光着脚在薇薇身上蹭了蹭,然后伸到
了薇薇脸前,我正疑惑着,薇薇却抬起头对着男生笑了笑,用一只手把住了男生
的脚,开始舔食着他脚上沾染的精液。   「怎么样,下午打完球还没洗呢,不过占上精液的味道你应该很喜欢吧?」   「唔……唔……」薇薇一边仔细的舔着一边回答着:「恩,母狗最喜欢这种
味道了,唔……」   「贱货,下次把精液射到鞋里面让你舔,你是不是更喜欢?」   薇薇抬起头:「那一定要是没洗过的鞋哦?」   「哈哈哈哈,怎么会有你这种贱货。」男生抽回脚,蹲下来,用手拍打着薇
薇的脸,薇薇把脸凑过去迎合着男生的拍打,露出一丝笑容。   「吐。」男生吐了一口唾沫在薇薇脸上,薇薇竟然伸出手,用手指把唾沫刮
到了嘴里,还发出了「啧啧」的吸食声。   「你说你,我们不去找你了,你好好和你老公过日子不就好了,还回来找我
们,求我们轮奸你,你说你贱不贱,啊?」   「母狗下贱,母狗母狗喜欢德少的肉棒插着母狗,母狗也喜欢好多好多肉棒
一起插母狗。」薇薇脸上的神情似乎都在回忆被轮奸的快感。   「哈哈哈哈,真他妈的贱,你干脆和你老公说,就住我们男生宿舍算了,这
样大家天天都能操你,你不是更爽。」   「不要……」薇薇突然变了脸色。   「不要?你在楼上被操的时候怎么说的?」男生问着,手机却响了。   「喂?啊,行,我马上到,你们等我一起啊。」男生挂了电话,丢下一句:
「玩去了,你走吧,下次再想爽了自己过来吧。」   薇薇站起来,拎着袋子走带了角落里,稍微把身上的精液擦了擦,穿起了衣
服。   我走过去,站到了她的面前,她感到面前有人了,以为还是那些男生,用那
种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撒娇语气说道:「还没操够母狗啊,想在这里来一次么?」
一边说一边把头伸过来在我的腿上蹭着。   寂静,我看着她没有说话,她觉察到有点不对,抬起头一看,一屁股坐到了
地上,捂住了脸,再也不敢抬头。   我有点疲惫的转过身,她低声叫着:「老公……」   「算了,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家吧。」说完,我径自走向了学校外面的停车
场,薇薇也静静的跟在后面。   一路上,我们两个人各自想着心思,都没有开口,到了家,她拿着干净的衣
服,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卫生间传来了水声。   我走到卫生间门口,虽然水声很大,我仍然还是听到里面断断续续的压抑着
的哭泣声。   我默默的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把头埋到了双手之间,头脑里一片空白。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感觉到薇薇坐在了我的对面,一阵清香飘荡在空气中。   我抬起头,看着薇薇通红的双眼,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薇薇开口了:「老公,我们离婚吧。」   我底下头没开口,只是在心里问自己,我离得开薇薇么?我还爱她么?   薇薇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在那里坐着。   天色渐渐亮了,我才发觉,我们竟然在这里坐了整整一个晚上,我抬起头,
看着薇薇憔悴的神情,心里不由得一痛:「薇薇,你先去睡会吧。」   不说话还好,我一开口,薇薇立即哭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呜呜呜呜呜呜,老公,你别对薇薇这么好了,你打我,你骂我吧。」   薇薇一下子扑了过来,跪在我面前抱住了我的双腿,大声哭着。   我看着她痛哭的脸,心里真的很疼,我轻轻地抱起了她:「乖,别哭了,先
去睡会,睡醒了再说。」   薇薇一把推开了我:「我不要!我不要你再对我这么好,不值得,真的不值
得,老公,我们离婚吧,你离开我这个放荡的女人,去找一个更好的,薇薇真的
不值得你再这样了。」   我冲上去搂住她往卧室走去:「现在什么都别说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
先休息下,然后我们在谈,好不好?」   薇薇挣扎着被我扔上床,我亲亲的吻了她额头一下:「薇薇,先睡会吧。」   毕竟是累了一夜,虽然情绪还是很激动,不过她还是很快的熟睡了过去。   看着她熟睡的脸,我再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坐在床前,流下了眼泪。   离婚?别说我心里其实还爱着她,就看她此时皱着眉头的睡脸,我真的能狠
下心来离去么。如果我现在离去,她一定会变成德少他们的玩物,永远沉溺下去
吧?   「不要,老公,别走,别离开我!」薇薇突然喊了出来,同时在床上剧烈的
颤抖着。   我转过身子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不会的,老公不会离开你的,
薇薇,安心睡吧,所有事情都是噩梦而已,睡吧,老公就在这。」   薇薇轻微的挣扎了几下,再次沉睡了过去。   我躺在了她的旁边,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薇薇正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我,看到我睁开了双眼,喃喃的
说:「老公,昨天,薇薇在宿舍门口的行为,你都看到了吧?」   我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点了点头:「从你进去,到出来,我一直都跟在你
背后。」   「呵呵。」薇薇竟然笑了出来:「你一定没有想到,薇薇是这么淫贱的女人
吧?」   我扳过薇薇的肩膀,看着她:「薇薇,你告诉我,是不是德少他们威胁你,
要你这样做的?」   「威胁么?」薇薇轻轻的挣脱开我的手,自嘲的笑了笑:「不,他们没找过
我了,我是自己送上门去的。」   「你……」我有点气结,说不出话来,只听见薇薇在我旁边,慢慢的说出了
昨天晚上她经历的事情。   前天你告诉我你要出差,当时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可是,昨天下午,
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我主动打了电话给德少,问他在哪,求他玩弄我。   那时候我告诉自己,我只是去找德少,其实我心里知道,我去找他,他怎么
可能不让那些男生一起玩弄我,可我还是去了,甚至带着要被轮奸凌辱的喜悦而
去的。   「我听到你打电话了,我就是那个时候回来的。」我静静的插了一句。   薇薇看了我一眼,继续着她的描述。   「在去他们宿舍之前,我兴奋的在家里都手淫了好多次,每次高潮完,我会
骂自己犯贱,告诉自己晚上不要过去,就幻想幻想,自己手淫算了。」   「可是到了晚上,我还是忍不住了,我没穿内衣,就赶去了学校,男生宿舍
门口。他们让我爬进去,不仅仅是为了躲避宿管的目光,更是为了让我明白母狗
的身份,我却被即将到来的轮奸羞辱冲昏了头脑,我在他们门口就脱光了衣服,
就光着身子爬进了男生宿舍。这个,你看到的吧?」   我点点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眼前又浮现出薇薇光着身子摇晃着屁股
爬进男生宿舍的画面。   「我就这样爬到二楼,二楼全是他们的人,他们就这样看着我爬了上来。」   「然后,德少出现了,他让我从第一个宿舍开始,一个门一个门的进去,请
求那个宿舍的人操我,我就这么进去了,一点反抗都没有。」   「其实我心里甚至希望他们一起上。」   「我就这样,一个门一个门的进去,出来的时候带着更多的精液,直到一个
宿舍的人把我拉到走廊上开始在背后操我,所有人都出来了。」   「他们就在走廊上操着我,骂着我,骂我犯贱,骂我是母狗。」   「呵,为了配合他们,我一边被操,一边学着狗叫。他们说应该把我送去让
学校的那只大黑狗也尝尝母狗的味道,我嘴里说着不要,心里却幻想着那个场景
了,老公,你说我是不是很贱?」   「我不知道被操了多少次,我只知道一层楼的人全部操过我了,一边操我,
一边拍打着我的乳房和屁股,我不停的高潮着。老公,你看到我出来的时候的样
子了吧,是的,他们最后都不射到我的嘴里和小穴里了,他们就这样射到了我的
身上,然后光着脚把精液在我身上抹开。」   「你不知道,当带着精液的脚在我脸上蹭过的时候,我鼻子闻着那种脚臭和
精液特有的味道,就这样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于是他们都纷纷把沾染上精液的
脚伸到我面前,让我舔干净,我就这样舔着他们带异味的脚,尝着变味的精液,
他们有的人把精液射到袜子里,然后叫我隔着袜子把精液吸到嘴里,我竟然就这
么再次高潮了。老公,我已经无药可救了,真的。」   听到这里,我抬着头看着薇薇那清秀的面容,不敢想象这么一个靓丽的已为
人妻的女子,竟然会做出那么下贱的事情,而且还是主动要求的。   我沙哑着声音问她:「那最后德少,他也操你了么?你不是去找他的么?」   薇薇看着我,惨淡着笑着:「他?没有碰我,他说我满身精液,太脏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根本没有再去想他操没操我的事情,我
只是沉溺在被轮奸和做出各种下贱的事情得快感里,他说我脏,我看着自己满身
的精液,感到更大的羞辱,却有着更大的快感。」   「他不肯操我,于是我哀求旁边的男生,再来玩弄我。」   「他们把我拖到卫生间,要我帮每个刚小完便得男生清洁肉棒,我也做了,
他们一边看着我把还有这尿滴的肉棒直接含到嘴里并且主动吸食着里面的残留,
就那样笑着,骂着,当一个男生让肉棒塞到我的嘴里,恶作剧的打了我一耳光之
后,我甚至要求他们在把肉棒放到我嘴里的时候都来打我的脸,并且叉开腿让他
们用脚趾玩弄我泛滥的小穴。」   「一个又一个的人进来,小便,让我清洗,打我耳光,用脚趾玩弄我。」   「最后他们甚至不让我在卫生间洗洗身上的精液,就催促我离开。」   「后来的,在外面的你都看到了吧。」   我看着她,看着她虽然在笑,笑容后面却隐藏着深深的悲伤和后悔。   「老公,我不在是那个薇薇了。」薇薇看着我,定了定神:「老公,我们离
婚吧。」   我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要摇头了,薇薇都这样了,不值得你在留恋了,我知道你爱我,但是你
爱的那个薇薇,已经被那么多人轮奸过了,甚至是主动送过去,还做出了那些下
贱的事情,薇薇……已经回不了头了。」   「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以前你爱的那个薇薇……薇薇是他们的……身体
和人……都是他们的了……」   「薇薇……已经完了……薇薇的身体离不开这一切……再也做不成你的妻子
了……对不起……忘记我吧!」   「薇薇,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离不开她,我想带她走,走去一个陌生
的城市,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走?恐怕我走不掉了。」薇薇低下头:「德少今天告诉我你去找过他了,
他确实信守诺言,没有再来骚扰过我,可是这次我主动找上门去,为了让他接受
我,我答应了让他拍下了昨天晚上所有的事情。」   「我去找他要回来,好不好?」   「你还不明白么?这次我主动送上门去,他们是不会再放过我了。」薇薇轻
声说着:「他们是不会再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了。」   我想起那个时候我去找德少,德少把手上照片给我看的时候露出那诡异的笑
容,也许他早就知道,那些东西给我并不能改变什么,也许,他根本就没准备放
过薇薇这么一个极品女人,虽然这个女人在他眼里是母狗一样的存在。   薇薇摇了摇头,一直假装坚强的她终于哭了出来:「老公,你走吧,别管薇
薇了,薇薇已经走不回来了,薇薇,已经迷上了那种快感了。」   「你……」我看着她哭的模样,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爱我么,我可以肯定的看出她是爱我的,但是她却……   「你……还爱我么?」我只能这样问她,虽然很俗套,但是此刻,我只想知
道这个答案。   「呜呜呜呜我……我爱你,我一直爱你,可是……可是……」薇薇哭的像个
泪人一般:「可是薇薇没有资格……没有权利再爱老公了……薇薇……薇薇的身
子……唔……」   我没让薇薇继续说下去,看到她这样,听着她说爱我,我真的不忍心再让她
伤心下去,我吻住了她的嘴,就这样吻着,甚至不愿意再次离开。   薇薇稍稍挣扎了一下,伸手搂住了我,用力的回吻着我,我闭着眼,吸吮着
薇薇的唇,薇薇的舌尖,品尝薇薇微甜的津液,却尝到了一丝苦涩带咸的味道,
那是薇薇的眼泪。   我睁开眼睛,看着薇薇微红的脸,看着她闭着的眼睛里,像绝了堤的洪水一
样往下流着。   「别哭了,别哭了。」我的嘴从她的嘴移开,轻轻吻着她的眼睛,尝着泪水
苦涩的问道,正如我此刻的心情。   「老公……老公……」薇薇喃喃的叫着,手抱的更紧了:「我真的爱你,我
好怕好怕失去你,真的,薇薇好怕好怕哪一天你不在我身边,可是……」   「别可是了……」我轻轻的滑过她的唇:「我不会离开你的,老婆,我也爱
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薇薇就这样搂着我,流着泪,一会儿竟然睡了过去,可是她在梦里扔然在低
声叫着:「不要告诉我老公,我……我真的好爱好爱他,别让他知道,求求你们
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只有这个……」   我又是心疼又是心酸,你这样爱我,为什么……为什么……   「不要,不要离开我,老公,不要……不要……」薇薇说着梦话,手抱的更
紧了,似乎在梦里都会害怕一松手,我就会消失,从此不再出现。   此刻的薇薇,似乎回到了那个天使的模样,我搂着她,一如搂着那个曾经的
天使,告诉自己,那时候,我曾经说过:「不离不弃!永远!」             (三)大学回忆篇(上)   我从噩梦里惊醒,梦里,老公离开了我,而我真的被德少当做了母狗一般对
待,我却沉迷于其中,但是心里似乎缺去了一块,再也没有人在我哭泣的时候安
慰我,在我疲惫的时候抱着我!在梦里,我得到了我所迷恋的高潮和快感,但是
却失去了我最爱的人!   我看着老公紧缩眉头的睡脸,走下床,拿出我桌子最下层抽屉里,那尘封已
久的日记本,陷入了回忆。   那时候的我,刚刚高中毕业,独自来到了A市的大学,大二的时候,在舍友
的介绍下,认识了他,我的初恋男友-峰。不要奇怪我到大二才有初恋,我们那
时候,早恋的很少,哪像现在这样。   出众的容貌和傲人的身材,让峰一下子就迷上了我,在英俊高大的峰的追求
下,从没经验的我,很快坠入了爱河,我的世界似乎就剩下了他,让他高兴让他
满足,甚至在认识之后两个月,我就把第一次交给了他。   那时候的我,就像所有初恋的小女孩一样,只知道付出,甚至对于他和其他
几个女生有点暧昧的关系,都不闻不问。每次看到他推开那些花枝招展蝴蝶一般
围绕在他身边的女生向我走来,搂着我走开的时候,我似乎都从那些嫉妒的眼神
里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你们一天到晚的缠着峰又如何,他不还是只对我一个人
好。」我自己偷偷乐着。   那段时间,峰经常带我去他在学校外面和别人合租的一间宿舍,向我索求性
事,而初尝禁果的我对做爱时那种畅快的感觉,也是深陷其中。   第一次见到他室友的经历有点尴尬,那时候他都是支开室友,然后那边就是
我们的二人世界,但是那天,他刚刚让我用从A片里学来的姿势,第一次坐到了
他的肉棒上,尝试女上的体位,他的室友回来了,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我吓的立
即从他身上翻了下来,躲到了床后,不敢抬头。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嘿嘿……」嘶哑的声音,却带着调笑的口
气。   「去你的,你他妈不是说去洗澡了么,怎么回来了,也不敲门。」峰有点恼
火的问着,一边在被子里套上了裤衩。   「妈的,那边装修,今天洗不了了。」   峰让他避开,叫我穿上了衣服,我羞红着脸,快步跑了出去,关上门的时候
听到峰在里面骂着:「你小子,非他妈的要去那家洗浴中心,你又不敢找小姐,
就能从楼梯转角看到点小姐的样子,有啥意思啊,换家店洗澡不一样么,要不找
个老婆也好啊。」   「嘿嘿嘿嘿……这……」嘶哑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这不没女人跟
我么。」   「算了算了,打电话叫份外卖,你给钱,贼眼把我老婆都看光了,操!」   「别说,你这次这个女人身材真不错,皮肤啊,白的……」声音里说不出的
猥琐,我不想再听下去,低着头跑回了宿舍。   之后有几天我都不肯再去峰的宿舍,峰无可奈何,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在峰
保证不会再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条件下,我回到了他的宿舍,继续给他身体上的满
足,当然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也快忍不住没有性事的生活了吧。   两个多星期没有做爱,当峰插入我的时候,我的腿立即缠了上去。   「小骚货,忍了这么久,是不是很想老公的大棒子啊?」峰在没人的时候说
话都是这么粗鲁,但是,听习惯了的我,却感到分外的刺激。   「啊……啊……用力……都是你啦……啊……上次被看到……害的我忍了这
么久……啊……啊……」我断断续续的,压抑着呻吟。   「还在怪我。」峰用力顶了一下。   「啊……讨厌……顶到最里面了……啊……」   峰带着笑凑到我耳边:「小贱货,又要我用力,我用力了又说我讨厌,那我
不动算了。」   「别,我错了,好老公,你快动啊,下面难过死了啊。」峰停止了动作,我
感觉着小穴里满满的却还是那么瘙痒,立即求饶了。   「想我动,那就求求老公啊。」峰轻轻的抽动了一下,又停住了。   「啊……坏人,就知道欺负我。」我一拳捶在他的胸前:「好,好,求求老
公,动动吧。」   「不是这样求的哦,以前不是教过你的么,我们都这么亲近了,还怕什么羞
啊。」峰坏笑着,伸出舌头舔舔了我的耳根,多次的性爱关系后,他对我的身体
算的上是了如指掌了。   「啊……别舔那……啊……」我感觉小穴的瘙痒更甚,可是那些话,虽然几
乎每次都会被要求说一次,我还是难以启齿。   「小骚货,快说啊,不然,我拔出来了哦。」   「别,别,我说……你坏死了。」我羞红着脸,咬了咬嘴唇:「老公,求求
你用力操你的小骚货薇薇,小骚货喜欢被你操。」   「这才乖么,小骚货就要做出小骚货的样子么。」峰放过了我,开始了前后
的活塞运动。   「啊……啊……薇薇……就是你的小骚货……啊……老公……啊……」   峰的手在我身上游走着,经过了我身上被他发掘出的性感带。   「啊……讨厌……」我轻轻叫了一声,却是峰在我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小骚货,喜欢被打屁屁么?」峰笑着问我,同时加快了抽插的动作。   「啊……啊……啊……喜欢……喜欢啊……」   「喜欢什么?」   「啊……啊……喜欢被打屁屁……小骚货喜欢被……老公打屁屁……」在峰
的抽插下,我已经顾不得羞耻,只是附和着他,希望他能给我带来更大的快感。   「哈哈哈,你何止是骚啊,你还是贱贱的薇薇呢,喜欢的话老公就多打你几
下。」峰满意的笑了,手连续的拍打着我的屁股,虽然力度不是很大,但是羞耻
的感觉,让我一度到达了高潮的临界点。   「啊……啊……老公……老公……薇薇只贱给你看。啊……薇薇……啊……
用力……薇薇要到了……啊……用点力……啊……老公……啊……啊……」我大
声呻吟着。   「啊……小骚货,想老公射给你么?嗯?」可以看出峰也到了射精的边缘。   「啊……要……老公……啊……啊……啊……」在峰的冲刺下,我高潮了!   「呼……额……」峰用力顶了几下,长长的嘘了一声,射了出来。   大概过了快十多分钟,我们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我不经意间头偏向了窗户那
边,却看到窗帘外似乎有个黑影闪了一下。   「峰,你窗户关好了的吧?」   「恩,怎么了?我特地检查过的呢。」峰坐了起来,慢慢的把肉棒从我的小
穴里抽了出来。   「没什么,随便问问呢。」既然关好了,可能是我的幻觉吧。   「哎呀,疼,轻点。」我看了看有点红肿的阴唇:「你今天这么粗鲁,坏死
了。」   「好老婆,好久没做,想你了么。」峰一把搂住了我,凑到我耳边轻声道着
歉。   「我也想你么。」我回过头亲了他一下,伸手过去帮他把肉棒上的套子摘了
下来,同时轻轻捏了捏他变软的肉棒:「坏东西软了呢,不能使坏了哦。」   「哈,刚休息完就挑衅啊。」峰坏笑着挠着我的腋下:「不知道谁刚才叫得
那么骚呢,还要我射进去,可惜……」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套子。   「老公……」我往他怀里缩了缩:「别抱怨了么,薇薇是怕有小孩么。」   「知道知道,我的小骚货。」   「坏人,不许再叫别人骚货!」我嘟着嘴从他怀里坐了起来。   「好,好,好,乖老婆,走,去洗澡,洗完出去吃东西。」峰笑着站起来,
把我往卫生间拉。   「松手啦,谁要和你一起洗澡。」我作势挣扎着,却顺着他的步子走进了卫
生间。   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像平常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一起逛街,在他的宿舍
里,和他做爱,不过我们每次都会避开他的室友,毕竟那次的尴尬经历,见面了
估计……而且听峰说那个男生一直没有女朋友,却很好色,经常看一些变态的A
片。可以听出他对那个室友的感觉也不是很好。   转眼,大三了,像所有的狗血小说里一样,我发觉了峰貌似有意无意的开始
缩短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即便是有时带我去他宿舍和他做爱,他也是草草了事。
我直觉的感到事情不对劲,于是在一次偷偷的跟踪下,我发现了事实!   他,竟然拉着一个长相普通,身材不如我,身高都不如我的明显可以看出是
装可爱类型的小女生调笑着!   曾经轰轰烈烈,曾经以为他是我最后一个男人。   亲眼看到我的男朋友挽着他新欢的手,在学校草坪互相打闹的那一刻,世界
「噌」的一声,变得格外面目可憎。   我紧紧咬着下嘴唇,一路跑宿舍,瘫坐在床上时,已累到呼吸濒临衰竭,那
一刻的我无论从哪个层面看,都是在苟延残喘。   我眨眨眼睛,眼角很干涩,我没有痛哭失声,但是在我眼里,房间里,各个
角落,似乎都是那么昏暗,甚至是透过窗户射进的阳光,我都感觉到厌恶,我冲
过去一把拉上窗帘,我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我的心一阵阵地抽搐,我筋疲力尽,
想靠到床上,却一下子瘫软在地。   桌边,中午不小心洒在地上的一滩水,映出了我苍白的面容,我努力的扯起
嘴角,想对着水里的倒影笑一笑,眼泪却不争气的一下子涌了出来,透过泪眼,
再也看不清自己的脸,我的心裂开一样的痛,仿佛我永远迷失在这个无情的世界
一般,再也找不到出路。   这闹剧的桥段太俗套,而且上映得太突然,甚至都没有事先准备好预告片。   但我同他始终是那么甜蜜、那么默契,甚至,甚至在事发前一天,他还在说
「我爱你」。   我努力想要回忆起我们曾经的美好情意,但是,它们的真实程度,在此刻遭
到了毁灭性的质疑。   窗外的楼下,传来学生们的笑闹声,我却觉得他们都在笑我,笑我付出了一
切,换来的却是背叛,恍惚间,我都能听到老天爷自上空俯视我,冷眼旁观时所
发出的不屑地哂笑。   我就靠着墙哭着,哭累了就睡着了,断断续续地,做了很多个没有具体情境
的梦,猛然醒来时,觉得这一觉有一辈子那么长。睡意彻底消失的前一秒,我还
想要陷在梦中永远不要醒来。因为我知道,但凡睁开眼,我就会看到几个硕大的
当日主题词:分手、背叛!   一天里,我查看了无数次手机,不断更新邮箱,查看QQ上他的头像是不是
亮着,我想去学校找他,走着走着,我忍不住又想要放声大哭,就蹲在人行横道
上,向全世界承认:我是造物主造出的那个为了警醒世人的冷笑话。这种夹杂着
羞耻的焦灼感将彻底的摧毁我。   我需要那对狗男女给我一个解释,我需要让自己冷静坚强,不要一碰就碎,
随时都会痛哭失声。   他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但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听见遥远的什么地方,
传来了一个气泡碎掉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我卑微的、被自尊劫持着的、奢望他
回头的那个愿望。   电话那头也沉默着。   我想要潇洒地挂断电话,做了一个干脆的了断,但是我还是没忍住,对我第
一个爱的人,说了这段感情中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会骂你浑蛋,但我会证明给你看,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再见。」   挂断电话,我双膝一软,蹲在了床前。   此刻是凌晨四点钟,我浑浑噩噩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墙壁,目不转
睛。总有这样的一刻,我只想跪地大哭。我绝不承认失败,我要找他回来,再困
难也要找他回来,我绝对不承认失败。   我开始频繁的在他们面前出现,对他们冷嘲热讽,可是他们对我不理不睬,
我甚至找过几个男性朋友装作很亲密的样子在峰面前出现,可是,我发觉峰根本
懒的看我一眼,他像对待以前的我一样,把心神全部放在了那个小女生,兰的身
上。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而兰每次看到我,则是用挑衅和嘲笑的眼神看着
我,紧紧搂着峰的胳膊,似乎在告诉我:「你长的比我好看又如何,你喜欢的男
人现在在我这。」   他们公开出入,就像我和峰以前一样,甚至有几次,我路过峰的宿舍,看到
她面带潮红的快步离开。   一天晚上,我看准峰不在,约了兰到了操场。   「喂,你找我出来干嘛?」兰带着不耐烦的语气问我。   「你可以离开峰么?我才是他的女友?」我直截了当的问她。   「哟,你是他女友?你似乎忘了你被他给甩了吧。」兰嘲笑的看着我:「小
骚货薇薇,他可是把你的什么事都告诉我了哦。」   「你……」我没想到峰竟然把这些都告诉她了!   「别紧张么,峰他做爱的时候喜欢女生这么说么,我也说过。对了,你知道
我和他做过爱了吧?」   「你……你还要脸么?这种事情也拿出来说?」   「我不要脸?不知道谁天天在我们面前晃,峰现在是我男朋友,你明白不,
乖乖认输吧。」兰娇笑着往回走。   「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抢峰?」我一时气急。   兰一下子转过身来,只能算清秀的脸此刻带上了一丝狰狞,冷笑着说:「我
和你抢?我没资格?你别忘了,他现在是我老公,你长的再好看又如何?有本事
你抢回去啊。」   我一个人愣愣的站在操场上,眼泪流了下来,心里却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对,我要去抢回来我的男人!   对那时的我来说,时间走的那么的慢,每一次看到他们在一起,我的心里都
会浮现出当时她的话,仔细想想,也许那时候,我对兰的嫉妒已经超过了我对峰
的爱意了吧。   我不顾别人的眼光,开始疯狂的回追着峰,我要证明给兰看,我比她优秀,
我失去的我终将夺回来!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我一次次的纠缠,让峰厌烦,他从开始的躲避我到对我
冷嘲热讽,兰有时在旁边,也会加入嘲笑中,那段时间,我的眼泪都快流空了,
朋友们都劝我,劝我放弃,但是我……   直到那一天,我听朋友说兰和峰吵架了,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找到一个人在
吃饭的峰,他正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电话和兰道歉,看到我,不耐烦的问:「我说
过了,我们之间没可能了,你能不能别纠缠我了?」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么?你忘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了么?峰,回到我身边好
不好?我肯定比兰好,你知道的。」我低声哀求着,我知道这也许是我最后的机
会。   「你比兰好?」峰冷笑了一声:「你不如她,和你在一起就像和个木偶在一
起一样,时间过了一点感觉都没了。」   我真的没想到峰会用这个理由,难道我对他的顺从,让他任意索求一切,这
都有错?可是现在,我不想再去争论这些, 上一篇:【谁才是奸夫】(1-2) 下一篇:【令娘夫人—百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