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8回奈何沦陷

【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8回奈何沦陷




  
  「师祖,前面便是轮回殿乎?」
  望着一座巍峨高耸的宫殿,接引开口问道。
  只见一座雄壮古朴的殿堂屹立在前,石柱雕着世间百态,墙上更有万鬼朝宗
之图,然而大殿却有大半没入河水中,这些河水至阴至寒,正是忘川河之水。
  天佛点了点头道:「然也,此地便是轮回殿。」
  仙宗走上前来,蹙眉道:「佛友,殿外似有一条巨龙在盘旋,生人勿近呐。

  天佛道:「龙气护轮回,这应该便是玄魂阴龙阵了。」
  听到师尊所言,白云伸手在额头一抹,打开天眼,果真看到看到有条巨龙正
盘旋在轮回殿外围,张牙舞爪,拱卫着轮回殿,忘川河之水只能在殿门外徘徊,
难进其中,白云再仔细一看,发现巨龙正发出嘶嘶哀嚎,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
苦鸿钧也睁开天眼,瞥了片刻,吐了口气道:「那口绝仙剑正钉在龙心之位,巨
龙已经奄奄一息了。」
  众人循着鸿钧的目光望去,果真看到阵眼中央正钉着一口古剑,古剑旁边有
一人盘膝打坐,将沛然冥力注入绝仙剑内,破旧生锈的古剑不断绽放着剑光,对
着巨龙又刺又斩。
  仙宗怒目一瞪,沉声道:「符九阴,还不住手!」
  道者盛怒,抢先发招,一击「离日丹火」直取冥师所在。
  倏然阴气截道,冥力化墙将道门丹火震碎,正是傲心拦路,只见他身着冥神
甲,腰系冤魂绫,脚踩阴火轮,手持九煞戈,昂首而立。
  仙宗哼道:「区区游魂也敢放肆,看招来!」
  手捏巽卦,脚踩风决,再来一招巽网骄风,玄门风罡裂土破敌,剧烈气流誓
吞挡道邪煞。
  「九阴,专心破阵,这些秃驴狗道交给吾了!」
  傲心那冷傲的声音响起,阵中的符九阴微微点头示意,然后继续催动绝仙剑
破阵。
  傲心虽是魂体,但身处阴冥,一身功力比起昔日至高不低,面对仙宗绝学,
他丝毫未乱,哼然冷笑,挥戈便打,雄沉劲力悍然击破巽风罡劲。
  傲心哈哈大笑道:「好功夫,小道士比起你三百年前那些前辈厉害不少,且
看本座尸魂转灵决的厉害!」
  冷笑未止,傲心身形虚化,一分为六,竟将剩余的六个分身同时唤出,看其
架势是铁了心要将佛道一网打尽。
  本体魂魄被战甲覆盖,不知庐山真面目,但这六个分身却是将昔日圣极宗之
主的风姿展现得淋漓尽致,六个分身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其形貌冷峻,身材伟
岸,果真有一方枭雄之气度。
  傲心呵呵道:「诸位,轮回启程了!」
  六大分身瞬息而动,招法时而飘逸,时而强悍,武决既轻巧,又刚猛,既诡
异,又直接,重现三百年前大战三教之藏玄冥功。
  天佛饱提内元,手化莲瓣,再运十三莲华,朵朵圣莲闪耀佛光,卯上其中一
个分身;仙宗掌势凝卦决,雷火双卦主攻,水泽二象围困,巽风扰敌,艮山护体
,攻守之间尽显道家先天风范。
  剩下四个分身则对付四大弟子,道佛四大英杰面对强敌,毫不气弱,各展绝
学,神通尽出。
  鸿钧凝道胎,脚踏乾坤步,手臂一伸打出真武神通拳,拳风凛冽之中犹见卦
劲涌动,一拳之内竟汇聚了水火风雷山泽六大内力,威势更加不凡;白云手持白
虹刖,剑光抖动,划出道家辟魔印;接引身形拔高,六丈巨佛挥掌便打,弥勒无
边,五指如山,誓以无上佛法镇压邪鬼阴煞;提准手捏禅指,七十二般变化接踵
而来。
  招式上的精妙却弥补不了根基上的差距,只见傲心一体四化,拳对拳,以刚
破刚,阴冥煞气侵吞六卦内力,震溃神通拳;枪法抖擞,点破封魔印,击落白虹
刖,一枪戳上白云右腿。
  先败道家弟子,傲心再接再厉,且看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犹如拔地撼穹
之巨人,一掌对上接引之佛光,强行掀翻五指佛山;另一分身以简克繁,仗着雄
厚内力直捣黄龙,任由提准七十二变化何等精妙,法相何等威严,却是一击破之
,将七十二种形态法相纷纷扑杀剿灭。
  一个瞬间的接触,却是触目惊心的失败。
  傲心四大分身举掌便要了解这四人的性命,却见天佛和仙宗摆脱两外两个分
身,回身救驾。
  「孽障还不住手!」
  天佛怒喝一声,再现明王威武相,霎时佛光大炽,圣气沛然,十三莲华迎合
开相,数尊大佛端坐莲台,将四大分身团团围住,誓以无上功德渡化万劫魔障。
  傲心分身堪比本体,功力雄沉之极,虽不见得能赢天佛,但天佛要赢他也得
花上五百招的功夫,而且所付出的代价绝不轻松。
  十三莲华虽有神能,但傲心却非平庸,只见东面分身晃动,一招大轮回劫悍
然迎击,轰隆巨响下,一朵十三品功德金莲应声崩碎,而轮回劫的漩涡气流也随
之消散。
  硬拼之下,天佛稍胜半分,然而傲心却是稳若泰山,不骄不躁,再度召来分
身助战,两大分身左右夹击天佛。
  仙宗亦是如此,被两个分身缠战不休,这两个分身配合绵密无间,攻势宛如
滔滔江水,守势又似铜墙铁壁,仙宗打得甚是吃力,幸有混元道胎之玄妙。
  只见仙宗猛然吸气,一股绵柔气流便将煞劲消融瓦解,随后再一个吐气,沛
然罡气透体发出,将两大分身震退数步。
  傲心本体长啸一声:「破的好,牛鼻子再接我一枪!」
  以九煞戈为引,阴冥邪力汇聚其中,在枪尖处凝聚了大轮回劫的内力,一口
长枪掀起阵阵煞风旋劲,宛如一口巨大尖锥指戳仙宗胸口。
  面对逼命杀招,仙宗先用太极盘丝手裹住左边的傲心分身,身子挪移,嗖的
一下便将那个分身拉到跟前,当做一枚肉盾。
  傲心误中副车,剧烈锋锐的枪尖戳入分身之中,嗖的几下便将自己的一个分
身绞碎,气得他大骂:「狗道士,端的狡猾!」
  但这个分身的灵识未碎,过段时间便能恢复,然而仙宗便是等着「大轮回劫

  气馁的一瞬间,只看他双手搭在九煞戈的墙头上,左右晃动,上下扭转,施
展混元道胎,刚柔之气接替使出,将那杆九煞戈消融殆尽。
  太极欺敌,道胎碎兵,随即掌心生雷,直取中宫,仙宗一鼓作气,一击震阙
惊雷拍向傲心胸膛。
  轰隆一声,雷罡爆发,傲心胸甲顿时崩碎,露出里边的魂体。
  仙宗再添一招「离日丹火」,便朝魂体拍去,一旦这一掌打中傲心,那具有
辟邪神能的丹火便会烧入傲心元神,他就算不死也得散去一半魂魄。
  也就在这一瞬间,身后传来白云痛苦的吟叫,仙宗顿时心神一乱,掌势不免
多了三分迟缓,傲心趁机抽身后退,避开了这灭魂一掌,但还是心惊胆战,暗叫
好险。
  仙宗护犊心切,放下傲心急忙回援,只见白云满脸是血,捂着眼睛咬牙支撑
,而鸿钧则奋力护在他跟前,与一个分身交战。
  那分身冷笑道:「小道士,待本座也挖掉你的招子,叫你们师兄弟做个道门
双盲!」
  说罢使了招阴风爪,嗖嗖几下便撕开鸿钧的太极盘丝手,一把抓向他眼睛。
  仙宗惊怒交加,猛地一跺脚,脚步划出坤卦地势,霎时大地震动,一股沛然
道气遁地而去,那分身下盘顿时一摆,差点就跌了个踉跄,随后地气翻涌,化作
汹涌气劲猛地撞向分身,将其硬生生地掀到半空,这招正是——坤元极地。
  当初昆仑子也曾以此招震碎白沙原的弓弩台,然而此刻仙宗施展却更为震撼
,仿佛他轻轻跺脚便把整个酆都都给震动了,还把傲心的一个分身震上半空。
  坤卦一出,乾卦岂甘蛰伏,只见仙宗单手擎天,霎时天降神罚,风火雷电冰
雨陨石一同招呼这具分身,眨眼间便将分身打碎,摧毁灵识,彻底毁掉这具分身
——乾元先天,端得是天地呼应,诛邪辟鬼。
  天地双卦剿灭分身,仙宗毫无喜悦之情,心忧弟子安危,却见鸿钧满面惊恐
地望着其身后,张口大叫:「师父小心!」
  仙宗只觉身后劲风袭来,当下聚起混元道胎,两分接,两分化,六分震,刚
柔二气顿时逼退傲心。
  傲心本体倏然冷笑:「好个混元道胎,果真攻守兼备,只是不知能不能守得
住阴火鬼雷?」
  仙宗拂袖傲然道:「但试无妨!」
  傲心嘿嘿一笑,顺手抽出腰间的冤魂绫,手臂一抖,一个魂体从中掉出,仙
宗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那个魂体不是别人正是昆仑子!傲心哈哈道:「孔岫的
魂我勾不到,但要勾昆仑子的魂魄还是不成问题的。本来想把他练成阴兵的,但
这牛鼻子倔强得很,想要炼化他着实麻烦,倒不如发发善心让尔等师兄弟见上最
后一面。」
  说罢手掌一抓,昆仑子立即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整个魂魄被阴火焚烧,化
作一团火球,但似乎这团阴火并未烧尽昆仑子的魂魄,只是烧了小许,似乎还能
挽救。
  傲心猛地一摆手,火球朝着仙宗飞去。
  若以混元道胎接招,定可毫发无伤,仙宗不禁老泪纵横,暗叹一声无奈,收
起了刚柔道气,改用太极盘丝手接招。
  先以太极柔劲接住阴火,再暗运坎卦,使了一招「坎月冰水」
  以水灭火,但这阴火并非凡水可灭,所以仙宗又得用离卦生阳火,以阳破阴
,压制阴火。
  然而矛盾又来了,阳火克阴火的同时又会伤及昆仑子的魂体,于是仙宗又得
用坎卦阴水护住昆仑子魂魄。
  如此一来,仙宗就得不断地转化阴阳之力,先用丹火扑灭一分阴火,再用坎
水护阴魂,再使用坎卦的同时,仙宗又得防止自身的阴水助燃阴火,每做一步都
得小心翼翼。
  周而复始,离坎双卦轮番使用,仙宗亦是大感吃力,虽然这化解阴火只在一
瞬间,但却让他虚耗不少内元,头顶缓缓腾出白雾。
  傲心哈哈一笑,立即召来一个分身,分前后夹击仙宗。
  仙宗猛地一咬牙,先将昆仑子的魂魄丢给鸿钧,然后再运起混元道台接招,
无奈内元虚耗过多,道胎聚力不足,刚柔二气在运行中出现了一丝的空隙。
  高手相争只在一线,这瞬间的空隙便被傲心察觉,只见分身一掌插入刚柔二
气之间,阻断双气流转,混元道胎——破!分身破道胎,真身取胜果,傲心本尊
一掌大轮回劫拍在仙宗胸口,锐利煞劲腐经蚀脉,仙宗哗啦一下喷出一口鲜血,
傲心得势不饶人,大轮回劫连环拍出,只听砰砰砰地连番撞击,仙宗飞退数十丈
,咕咚一下倒在地上。
  傲心哈哈笑道:「牛鼻子,本座算不算破了你的混元道胎了吗?」
  鸿钧骂道:「卑鄙小人,有本事就跟家师公平一战,用这些伎俩算什么英雄
!」
  傲心啧啧笑道:「胜者为王,本座只要结果,而且就算我现在想跟你师父公
平决战,他也打不成了!」
  鸿钧仙宗望去,只见恩师已然断气,泪水顿时迷糊了双眼,悲怒交加。
  傲心得意笑道:「妙哉,趁着这牛鼻子刚死不久,本座便收了他的魂魄!」
  鸿钧怒道:「你敢!」
  接引提准二人也立即冲到鸿钧身边,一同护住仙宗遗体。
  傲心嘿嘿一笑,将召来三个分身,便将这三人打得七零八落,呕血不已。
  「孽障,给我住手!」
  天佛怒喝一声,猛然地功体逼出极限,刹那间佛光大盛,十三莲华强行突围
,震开与他纠缠的两个分身,一招大梵圣印拍向傲心。
  傲心反手接招,竟觉对手功力极为强猛,比起方才尤胜三分。
  「秃驴定是用了极端之法,使功体在短时间内提升,时间一长便会自伤其身
,本座没必要跟他硬拼,区区一条魂,犯不着冒这么大的险。」
  傲心看出端倪便不与天佛纠缠,以游走战略应对,接招化劲,力保不失。
  天佛拖住傲心与其五大分身,便是为了不让仙宗的魂魄受辱于鼠辈之掌。
  仙宗魂魄乃是天人魂,圣者魄,不用进入奈何桥便能轮回,等仙宗的魂魄离
开后,天佛才松了口气。
  傲心冷笑道:「秃驴,牛鼻子的魂魄已经逃了,你可安心乎?」
  天佛哼道:「尔等孽障一日不除,何来安心!」
  就在此时,一声悲嚎龙吟响起,整个轮回殿发出剧烈震动,符九阴再怒喝一
声,双手拍在绝仙剑的剑柄上,将整把剑都钉入阵眼,嗖的一下绝仙剑全数没入
地下,只余剑柄在外,那条守护大殿的巨龙应声而断,玄魂阴龙阵——破!外围
的忘川河顿时水位暴涨,洪水肆虐,猛地冲入轮回殿,狂暴的洪潮将殿内柱子冲
倒,只听轰隆一声,整座轮回殿倒塌大半,露出一座古朴拱桥,正是奈何桥。
  忘川河水宛如鲸吞巨兽,不断地拍打着奈何桥,眨眼间便将桥上的阴魂冲走

  符九阴踩着一艘木船顺流而至,驶到奈何桥之前,手捏召阴决,引导河水流
向,将千千万万的阴魂带回煞域。
  煞域总坛尚在九幽深渊,忘川河具有引魂效果,在太荒时期鬼魂便由河水送
入轮回,如今水淹没奈何桥后,也有相同引魂奇效,把桥上的阴魂冲到九幽深渊
,在那边有不少煞域高手在接应,将这些送上门的鬼魂一一接纳,炼化成兵。
  傲心哈哈大笑:「妙哉,妙哉,忘川淹奈何,阴魂归九幽,煞域称霸天下指
日可待!」
  连番激战,英豪喋血,终究难逃奈何沦陷,鸿钧等人竟是一阵气馁,绝望沮
丧之情涌上脸颊,倏然天佛口宣佛号道:「魔考重重,唯心不灭。祖师爷曾封印
煞域,吾等岂可为展现内!」
  鸿钧精神为之一震,昂首道:「没错!太荒时期煞域亦曾经霸占轮回道,我
们的祖师爷也同样将他们打败了,今日为何不能再创奇迹!」
  鲜有说话的接引忽然开口道:「师祖说得没错,祖师宏远岂容奸邪践踏,小
僧今日便豁命一战!」
  说罢便运起弥勒五行掌,紧盯傲心。
  提准嗯了一声,捏起七十二发印,目光凝聚在傲心身上,双目已瞎的白云亦
握紧白虹刖,只待凛然赴死。
  傲心哼哼冷笑,五大分身缓缓逼上,仿佛在望着一群蝼蚁般。
  倏然,天佛袖袍一抖,十三莲华再度升起,分别将四人纳入其中,说道:「
通知齐王,半个时辰不见老衲回来,便马上撤军!」
  说话间,十三品圣莲随风远遁,朝着酆外围飞去。
  傲心眯着眼睛道:「送走小辈,秃驴你可是有死的觉悟?」
  天佛垂目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老衲今日便赌命一战,誓断恶业轮回
!」
  说话间,天佛一步一踏,步步生莲,那阴寒之极的忘川河水竟生出朵朵莲花
,霎时莲香飘逸,清圣庄严。
  傲心眉头轻蹙,暗忖道:「秃驴究竟想做什么?此刻奈何桥已经被忘川河淹
没,我的真气源源不绝,他根本是我的对手,难道他想与我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傲心心中顿时生出几分警惕,单是白莲的佛骨舍利火都已经如此
可怕,更别说这个佛教至尊豁命之威。
  「想自焚?」
  傲心冷眉凝杀,哼道,「本座便要你救生不得,求死不能!」
  天佛法相庄严,面容平静如水,身形沉稳,踏着河水而来,一步一稳,如渊
平静,如水细流,却是隐隐透出不容侵犯之威仪,使得百鬼窒息,就在距离傲心
还有十步之遥,天佛倏然停步,竟现恢弘气度。
  随即清圣诗韵响起:「佛修功德如来相,三世因缘了无痕,万般魔考禅法印
,但凭尘埃证本心!」
  傲心不由心神一敛,瞬间出招,小轮回劫直取天佛本相。
  霎时沛然佛耀如明王威武,力压傲心雄厚掌劲,傲心不禁大吃一惊,暗忖道
:「秃驴方才明明已经受了内伤,如何还有这般内力?」
  傲心再组攻势,召来五大分身助阵,绝式进逼,却见天佛手运妙法,聚起「
佛光卍华镜」
  一挡凶威,虽居守势却如泰山磐石定,六路强攻竟是寸功未取。
  傲心眉头一皱,聚起阴火,召出鬼雷,将忘川河上的阴魂化作普天雷网,围
杀天佛。
  面对普天绛雷,却见天佛身形若幻,竟是火不欺身,运式游走在傲心雷网之
中。
  久攻不下,傲心心中杀意更为剧烈,昂首紧逼,化出大轮回劫直取天佛胸口

  天佛双手合十,菩提金身再现,雄沉劲力反压轮回劫难。
  左侧分身,脚法连环,使出鬼脚七杀步,直取天佛下盘。
  天佛脚步腾空,双腿挪移,使了一招「大力金刚腿」,以雄沉脚力对抗鬼步
绝杀,两人斗起腿法,犹如行云流水,江河奔腾,精彩绝伦。
  分身缠斗不休,另外四个分身同时出掌,然而菩提金身牢不可破,傲心徒然
无功。
  战到至极,天佛心意彼定,双掌运化如涛涌,瞬间圣气冲霄,佛耀沛然,正
是十三莲华。
  只见莲瓣开阖,刹那间便摧毁傲心的两个分身,雄厚佛力更是直取傲心本体
,震得他战甲崩碎,元神顿失保护。
  傲心惊愕不已,为防天佛趁机对付裸露的元神,急忙化作阴风逃窜,并让剩
下的三个分身阻挠。
  天佛似乎不愿缠战,瞬间打出三招大梵圣印,雄沉得异常掌力竟一口气扫开
三个分身,端的是叫人观为叹止。
  只见一道剧烈佛光直冲奈何桥,傲心顿时大叫上当:「秃驴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只是以极端法诀提升功力罢了!」
  正在引导河水回返的符九阴感到身后锐劲袭来,当即放下引魂渡水,回身反
击,掌印交击,符九阴只觉得天佛的掌力异常强猛,而且还蕴含着一股克阴热流
,心中更是惊愕。
  天佛冷喝一声:「退下!」
  澎湃内元轰然爆发,将符九阴震退数步,随即再挺身强攻,十三莲华沛然上
手,打得符九阴措手不及,几个起落便被打下奈何桥。
  丰郡外被天佛打退,如今在阴界还是被对手羞辱,符九阴不由怒上眉梢,饱
提十成元功,誓要一雪前耻。
  「九阴冷静!」
  傲心魂魄飘到符九阴身边说道,「他的功力比全盛之时还要强上三分,定然
用了自伤功法提升内力,只要拖战数刻,他便会经脉尽断!」
  天佛微微一笑,双掌合十,全身绽放出灼烈火光,竟是——佛骨舍利火!符
九阴跺脚道:「好狡猾的贼秃,原来他打得是这个主意!难怪方才跟他对掌之时
感觉到有股烈火气息,原来这狗头已经用了佛骨舍利火!」
  奈何沦陷,冥师和傲心之内元便是连绵不绝,永不止息,再加上阴兵护持,
天佛自知此战必败,故而暗中点燃自身佛骨,藉皆舍利火之力量提升功力。
  他不像白莲那般将舍利火一口气爆发,而是缓缓引导舍利火,将其中的力量
化为己用,从而瞬间提升功体。
  但这般做法却要遭受漫长的烈火焚烧,其中痛苦实在不足以向外人道也。
  如此大费周章,豁出性命,天佛只为夺回奈何桥,为其他人争取最后一线希
望。
  站在奈何桥之上,天佛朝那汹涌的河水望了一眼,随即昂然一声,不再压制
体内圣火,手捏佛指,点滴鲜血,化出朵朵金莲;一身佛骨,引火焚烧,点起舍
利圣火。
  舍命之心,天地同感,凝成卍字无边。
  傲心与符九阴那会坐视不理,各赞一掌,阴火试助佛者宏远,鬼雷欲断如来
性命,然而佛骨引火,舍利散尽,岂容邪魔放肆,霎时佛光大盛,熊熊圣火向四
方蔓延,忘川河水竟出现蒸腾灰化之象。
  天佛拼上毕生余力,以鲜血化金莲,佛骨点圣火,散功德阻阴邪,只见朵朵
金莲飘落河中,莲瓣生舍利,圣火在刹那间燃起,烧得河水沸腾阵阵,白烟袅袅

  符九阴顿时明白天佛的意图——这秃驴是要用舍利火蒸干忘川河水!「杀了
他!」
  符九阴大喝出掌,豁出全力,收纳八方阴气,将大小轮回劫合并打出,剧烈
气流直扑天佛肉身。
  只听轰隆一声,佛者圣命该终,却见天佛向天仰吐最后一口鲜血。
  赤血如同火油般滴落,加剧舍利火之威能,越烧越旺,补全火网,结成一片
红莲赤火结界,将忘川河水笼罩其中,肆意焚烧蒸腾,誓要烘干这万劫阴河。
  随着时间的推移,舍利火缓缓熄灭,四周洪涛也尽数化做青烟,淹没奈何桥
的河水顿时干枯。
  没了阴河洪涛,阴魂得以保全,纷纷踏过奈何桥步入轮回。
  而奈何桥上已经不见天佛踪迹,显然已是涅槃证道,化身尘埃,唯留一身功
德,引渡阴魂。
  符九阴虽然杀了天佛,但还是气得直跺脚,骂道:「岂有此理,千算万算也
没算到这贼秃如此狡诈!」
  傲心蹙眉道:「若要重新引来忘川河水,得需要多长时间?」
  符九阴捏碎一道阴符,传讯回煞域,过了半响,眉头紧蹙道:「厉帝传回讯
息,他会再次主持引水大阵,但要将水重新灌入酆都最少还得半个时辰。」
  傲心想了想道:「厉帝如今再在域主持大局,唯有靠我俩支撑了。对了,九
阴方才你总共送了多少个亡魂回煞域?」
  符九阴道:「应该有三十万,足够打造一支强军了。只是这半个时辰,可不
容易过啊,方才我已经感觉到冥帝锁魂界被人撕破,想必楚无缺已经出来啦。」
  于是摆手召来一个阴魂,询问了片刻,不由愁容暗涌叹道:「外围阴军被齐
王牵制住,如今魔尊等人也已经朝这边赶来,形势不利呐。」
  傲心蹙眉沉吟道:「对方高手虽多,但在阴冥作战,吾亦无所畏惧,现在最
大的问题便是楚无缺的舍利火,需得想法克制……」
  符九阴眼珠朝仙宗的尸首瞥了一眼,计上心头笑道:「舍利火对阴煞之气伤
害最大,若前辈能有肉身护持,便可不畏这舍利火啦。」
  傲心顺着他目光望去,顿时拍手叫好:「妙哉,如此一来不但可以防住舍利
火,还能藉此暗算那些几个正道一把。」
  急速奔驰,魔尊与愆僧以最快的脚步赶赴轮回殿,但心中却生出阵阵隐忧,
因为方才那阵龙吟哀嚎着实带给人不安之感。
  「奈何桥恐怕已经沦陷了。」
  愆僧倏然停步,沉声道,「是否还继续前行?」
  魔尊反问道:「那大师认为是否该前行?」
  愆僧道:「吾之血途大道有来无回,只进不退。」
  魔尊笑道:「血道无悔,罪业无边,大师既然无畏,本尊又岂会临阵脱逃,
今日便去会会这符九阴和傲心有何能耐,敢将手伸到奈何桥来!」
  说罢继续赶路,划出一道魔气冲向前方愆僧举步欲离,行途前方,一抹熟悉
身影蓦然映入眸中,庄严法相,慈悲面容,宛如证道之佛,超脱极乐。
  「光如?」
  愆僧疑惑顿生,开口问道,「你为何走回头路?」。
  却见天佛微笑回应道:「界明,你心境不复以往。」
  愆僧冷笑道:「斩断过往,更行超脱。」
  天佛道:「你真肯定此道正确否?」
  愆僧哼道:「着眼对错,你已经执着。」
  天佛道:「半生修行,该舍执着,更该坦诚面对执念,不欺本心!」
  愆僧闻言,双目微垂,实在思考。
  天佛继续说道:「你既有疑虑,何妨重拾初心,或许彼岸便在回首处。」
  愆僧冷眉一挑,目露邪芒,一字一句地道:「无论前路对错,吾皆此戮血罪
刀开路!若有人能阻吾血刀,便证明吾道已错,若无人能阻,便表示杀生断罪合
于天道,如此愆僧便代天行道,承接空明三千界!」
  说罢,舞动血刀,直劈天佛法相,然而刀锋落空,眼前却是空无一物,天佛
似乎不曾存在。
  愆僧亦是大智慧之人,阖目思量片刻,便想到前因后果,眼中闪出一丝异色
,低声呢喃道:「涅槃了吗……光——如!」
  愆僧一摆袈裟,纵身追上魔尊,行至半途却见前方气流暴涌,只见魔尊与符
九阴激战正酣,而另一侧则是沧释天卯上傲心。
  一旁却见仙宗倒地,气息全无。
  魔尊怒然出掌,雄沉魔气裂地十丈,将符九阴牢牢锁住,叫符九阴气息难喘
,骨肉欲断,更有天魔护持,这招正是其本命绝学——天罡魔道。
  本命绝学乃是魔妖煞三族之修者所有,所谓本命就是最适合个人修炼的武决
,就如同洛清妍般,虽然练就十大神通,但论元古大力的修为却远不如袁齐天,
她最强武学乃是五凤心诀。
  魔尊也同样拥有本命绝学,以往他本着保存实力的打算,一直使用真魔图录
和心魔大法,如今战局危急,也容不得细想,一出手便是天罡魔道。
  符九阴见魔尊施展本命武决,于是也不再客气,亦使出本命武学回敬魔尊,
符九阴这一套武功名为「九幽冥法」,施展之时可将鬼神阴兽之力唤出,加持功
体。
  符九阴脚踩阴风,手握生死,使出九幽冥法初式——绛雷鬼角,只见一尊恶
鬼凌空浮现,两只拳头长着两只怪角,鬼角处蕴含着强烈的绛雷血电,一拳便朝
魔尊打来。
  魔尊逼出护身魔神,天魔探出双手扣住恶鬼脉门,霎时催生魔功,恶鬼的手
腕竟逐渐萎缩,这招正是——血魔吞天,顾名思义,此招便是以魔气侵入敌人血
脉,藉此蚕食对方元功,以战养战,越战越强。
  换做平日对上这种霸道的吸元之法,符九阴可能还会忙上一阵,但此刻他生
出阴冥,元功内力要多少有多少,当即也不抵御魔尊的吸元魔气,反而大方地将
功力送出。
  沛然真元汹涌而至,魔尊顿感气脉一阵窒息,大叫不妙,立即抽手后撤。
  符九阴冷眼讽刺道:「魔尊,为何不继续吸啊,符某可是好客之人,魔尊想
要多少内力,在下便送你多少!」
  对方嘲讽,魔尊不予理会,沉着应战,符九阴见激将无效,于是也收起口舌
专心对敌。
  沧释天将光明业火和天穹妙法糅合使出,竟力压傲心一个分身,但也仅仅是
取得上风,难以将他击杀。
  那分身边招架边冷笑:「沧释天,你败局已定,早日归降还能保住一条残命
!」
  沧释天冷哼道:「昊天教百年基业岂可拱手让人,傲心你之时代早已过去,
还是老老实实躺倒棺材里吧!」
  说罢窥准一个机会使了招「炀血破气诀」,对着傲心的真气便是一轮焚烧。
  傲心分身亦是强悍,待火焰烧到左手时,竟用右手斩断左手,断绝火焰蔓延
之路,随即挥手便朝沧释天拍了一招「大轮回劫」。
  急速而无征兆的还击,沧释天亦是猝不及防,唯有将天穹妙法的真气集中在
胸口,硬食傲心厉掌。
  碰的一声,两人各自后退,天穹妙法虽然化去傲心的七成掌力,但沧释天还
是被震伤气脉,所幸天穹妙法具有固本培元之神效,沧释天在几个呼吸间便将体
内淤血吐出,伤势好了大半。
  那个分身虽断一臂,但只消吸收足够的阴气便可恢复,也只是几个眨眼的功
夫,整条手臂便生了出来。
  沧释天不禁气苦,于是鼓起余力继续与之缠斗。
  愆僧双眼在四周扫视,寻找天佛踪迹,却是徒劳,当其目光落在奈何桥时,
心头升起一阵异样,暗叹道:「此桥便是你的终点吗,光如?」
  在他沉吟间,又有两道身影冲入,正是剑仙与军神。
  杨烨朝仙宗的尸首扫了一眼,甚为惊讶地道:「仙宗道长?」
  于是便急忙奔过去查看。
  于秀婷剑心一动,生出警兆,急忙叫道:「杨督帅,小心有诈!」
  话音未落,仙宗尸首嗖的一下便窜了起来,一掌扫向杨烨胸膛,掌风锐利阴
沉,正是小轮回劫。

五月情色是什么 色五月色播网 五月色播 快播日韩avi下载 日韩av i快播电影首页
上一篇:【剑脊的倒影】43 战前缠绵 整夜无眠 下一篇:《骨灰级探宝》楔子床戏之【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