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剑脊的倒影】43 战前缠绵 整夜无眠

【剑脊的倒影】43 战前缠绵 整夜无眠




            43战前缠绵整夜无眠
  接下来的几天,就如樱木虹所料,再也没有敌人找上门来。燕飞云一群人总
算可以安安静静的在杜延之那小茅屋里疗伤练功。
  晶晶莹莹两人在樱木虹和琪儿严刑逼供之下,终于承认是千叶流弟子,也透
露了千叶震天那个庄园所在之地。可是众人赶到庄园时,却发现已是空无一人。
  仅有的希望就此毁灭,琪儿不由呆呆地站在庄园前,默然无语地泪流满面。
樱木虹走到琪儿身边,握着她的手,安慰说,「琪儿姑娘,不要担心。吉人自有
天相,剑溪兄弟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琪儿晓得樱木虹也是一片好心,但一天没救出剑溪,她总归是放心不下。不
管樱木虹如何安慰,她还是愁眉不展。
  既然找不到人,燕飞云等人只好再次回到那小茅屋,继续练功,准备即将来
临的大战。燕飞云宫本颖和樱木虹三人都晓得对手人多势众,而且奸计层出不穷,
他们未必可以全身而退。因此三人都有了拼死一搏的打算,所以这段日子里三人
都放开心扉,把之前的顾虑都抛到脑后。
  自从三人互相倾吐爱意之后,每天都是一起练武,一起摸索出一些三人合攻
的战术。到了晚上,三人就施展轻功,去到一些无人之处,享受一下甜蜜时光。
宫本颖也一改以往冷冷淡淡的作风,尽情地参与,由得燕飞云和樱木虹两人摆布。
  这一个晚上,三人与琪儿和铁熊一起共享晚饭。晶晶莹莹两人还是被紧紧地
绑着,只能由铁熊喂食。铁熊对这孪生姐妹并没有恨意,也乐得自在地服侍她们
两人吃饭喝水。
  燕飞云望着天上明月,「后天就是中秋了。」
  宫本颖主动伸手握着燕飞云大手,「大哥,后天一战,不管胜败死活,我们
三人都一起面对。」
  樱木虹也伸出手握着燕飞云和宫本颖,「对的!我们三人死就一起死,活就
一起活!」
  燕飞云听了淡淡一笑。他心里其实另有想法,若是后天真的有人必须阵亡,
他情愿那人是他自己,而不是自己心爱之人。在他内心深处,他并不想宫本颖樱
木虹两人陪着他共赴黄泉,他情愿她们两人在自己阵亡之后好好的活下去。当然,
他只是把这想法藏在心里,不会在此刻向宫本颖两人透露。
  樱木虹在一旁献计,「大哥,之前不是说过要攻其不备吗?小妹在想,我们
干脆在中秋之前一晚就突袭陆府,把陆琪城他们杀个措手不及!」
  燕飞云沉吟说,「既然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决战日之前找人袭击我们,我同意
要以毒攻毒。可是我们和他们的约定是在中秋,若是我们提早一天出击……」
  樱木虹开口打断燕飞云,「大哥,若是如此,我们可以在八月十四午夜,一
过了子时之后就突袭陆府。就是说我们是在中秋一来临登门挑战闪电剑陆琪城!」
  宫本颖也插口说,「反正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和他们决战,并没有使什么诡计。
再说,我们人数比他们少,根本就是以寡敌众。如果他们以一对一,我们自然也
和他们一一对战。但若是他们来个合攻,我们就使用这几天苦练的三人合璧战术
来应对。」
  燕飞云微微点头,「颖妹说的是。我们三人联手,当前江湖上能够应付得来
的人可真不多啊!」听了这话大家都一起点头。确实燕飞云他们任何一人都可以
独当一面,若是他们三人联手攻击同一个目标,真的是所向披靡。
  众人饭后就各自修行。铁熊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晶晶莹莹两人聊天。那两
姐妹虽然晓得铁熊不可能放了她们,但也尽力讨好他,免得多吃眼前亏。
  牵挂着剑溪的琪儿却一个人静悄悄的离开小茅屋,走到树林子里独坐,思念
着和剑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们两人虽然有一个很坏的开始,可是后来却渐入
佳境,从一个采花贼和受害者的关系变成两情相悦,只可以说是世事难料,万事
皆有可能。
  燕飞云就一手牵着一个佳人,和宫本颖樱木虹两人漫步树林,直到一条小河
边。那小河就是几个月前宫本颖被陆琪城和上官璟暗算后,受伤晕倒之处,也是
杜延之首次遇见宫本颖所地。宫本颖看见那小河不由自主的想起和杜延之在一起
的那段日子,不禁有点黯然神伤。其实当时她委身于杜延之是为势所逼,但杜延
之毕竟是为了她而身亡。杜延之舍身取义这一举最后还是感动了她。
  燕飞云自然明白意中人的心思。他握一握宫本颖玉手,柔声说,「颖妹,后
天就是为杜当家报仇雪恨的日子了。」他没说出口的是后天也可能就是他们三人
共赴黄泉的日子。
  樱木虹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她看见宫本颖有点伤感,马上走上去环抱着宫
本颖。「颖,后天我们把那些坏人一刀了断,也算是报了杜小子的恩情。」
  宫本颖听了默然点头。樱木虹说完了后并没有放开宫本颖,还是继续紧拥着
她,而且双手开始不规矩了,不停地在宫本颖背上游走。宫本颖被她摸了一会儿
后,脸红耳赤了,娇嗔说,「虹……你在干嘛……?」
  樱木虹腻声说,「颖,后天一战,我们三人生死未卜,不如及时行乐……」
她说着说着,双手就伸入宫本颖衣襟里,不停地摸着宫本颖光滑细腻的玉背。
  宫本颖被她摸到全身颤抖了,刚想把樱木虹推开时,樱木虹却抽手了。宫本
颖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樱木虹把身上衣裳脱下,露出了她那一身古铜色的娇
躯。宫本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樱木虹就伸手为她宽衣解带了。
  虽然自己的娇躯早已被燕飞云品尝过,可是宫本颖还是有点羞涩。但是行动
快速的樱木虹已经先砍后奏,让她上身裸露了。宫本颖晶莹剔透的双峰一露出来,
樱木虹就埋头其中,一只手占领了一个乳房,而另一乳房就被她一口吸吮。
  宫本颖被樱木虹如此逗弄,不由发出了一声娇喘,虽然音量不大,但却荡人
心魂。宫本颖原本还有些抗拒感,可是她回头一想,后天三人生死难料,确实应
该在当前及时行乐一番。想到这点,宫本颖就由得樱木虹在她身上胡作非为了。
  樱木虹吸了一会儿后,宫本颖峰顶上的嫩椒已经竖起来,在晚上的月光下,
依然是色泽鲜艳。樱木虹媚笑着把宫本颖拉下来,让她躺在草地上。而樱木虹自
己就趴在宫本颖身上,从双峰开始,一寸一寸地下降到宫本颖双腿之间。
  「啊……虹……啊……你坏……」宫本颖在樱木虹口舌攻击之下,发出了一
声声娇呼,娇躯也如水蛇般在草地上扭动着。
  在一边旁观的燕飞云看见了这一幕,不由想起大约半个月前在毒龙谷里,这
两个东瀛娇娃也是同样的在树林子里上演这销魂戏码。当时燕飞云是躲在一边,
偷窥两人的激情澎湃。那一幕使燕飞云欲火攻心,只好以冷水扑灭心中的热火,
而且还被樱木虹发现了而主动献身和他相好。
  和上次相比,这次燕飞云是光明正大的观赏着宫本颖樱木虹两人那风流勾当。
他看着两个肤色迥异的娇娃在自己面前缠绵悱恻,心跳不禁加速,龙根也开始勃
起了。
  樱木虹整个人就趴在宫本颖双腿之间,而她那香臀却高高对着燕飞云翘起。
看在燕飞云眼里,简直就是一种无言的邀请。
  燕飞云看着樱木虹浑圆的臀部,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也随着宫本颖樱木虹
两人,把身上衣裳脱下,露出了他精壮的虎躯和已是一柱擎天的龙根。他把衣裳
放下后就跪在樱木虹身后,先用大手尽情抚摸樱木虹玉背和香臀。等到樱木虹忍
耐不住了,以香臀的摆动来暗示自己的不耐了,燕飞云才把龙首对准她封闭的门
户,徐徐地推门进入。
  「唔……」正在忙着服侍宫本颖的樱木虹被燕飞云从后突袭,不由发出了一
声含糊不清的叫声。随着燕飞云更加深入虎穴,樱木虹的叫声也更加响了。
  燕飞云并不急着直捣黄龙,而是前进三步,后退两步地进攻。樱木虹被他插
了几下后,已经尝到甜头,但却无法尽兴,不禁急了。由于她还忙着取悦宫本颖,
所以也不开口要求燕飞云加大力度,而是纤腰往后一挺,自动自发地把自己花径
往龙根上套。
  燕飞云感到龙根被一团紧凑嫩肉紧紧包着,不由舒服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他
已和樱木虹多次交锋,但这娇娃的野性每次都带给他惊喜,这次也不例外。
  燕飞云急促地把体内那口气呼出,龙根的动作也变得快速了。他重重的一击,
龙根马上深深插入樱木虹花径,两人肉体碰撞时也发出了响亮的声音。樱木虹被
燕飞云如此一插,再也无暇顾及宫本颖了,乐极之下,放声娇呼起来了。
  燕飞云伸手抓住樱木虹纤腰,虎吼一声后,势如猛虎地抽插着她。樱木虹用
双手扶地,支撑着娇躯,闭上眼睛仰头娇喘。她一头秀发也随着燕飞云的抽插而
在空中飞舞。
  得到了歇气机会的宫本颖娇慵无力地躺在草地上,少有的露出微笑,甜甜地
看着深爱的两人在自己面前疯狂地在亲热着。她细心地看着燕飞云冲刺时的勇猛
神情,还有樱木虹紧闭双眼,毫无保留地呻吟着的销魂模样。一滴滴汗水从樱木
虹古铜色的娇躯流到草地上。这些香汗在月色下闪耀出一种醉人的光泽,使得樱
木虹加倍迷人了。
  看着樱木虹那媚态,宫本颖也忍不住了。她伸出脚趾,轻轻地摩擦着樱木虹
双峰,当然也不会漏了那鲜艳欲滴的嫩椒。
  樱木虹被自己师姐这一举刺激得打了个颤栗,双眼的媚意更加浓烈了。她不
甘让宫本颖独善其身,居然低下头把宫本颖脚趾头一口含着,拼命地吸吮着它。
宫本颖没想到师妹居然如此调皮,全身颤抖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既然一只脚已
经陷阵,宫本颖只好使用另一只脚继续摩擦着樱木虹双峰,继续还击。
  此时燕飞云的攻势越来越凶猛,樱木虹也被冲击得越来越靠近宫本颖。有鉴
于此,宫本颖把脚趾头从樱木虹口中抽出,然后滑到樱木虹身下,两人再次紧紧
相拥。两人双峰挤压在一起,两具火烫的娇躯贴在一起后变得更加炽热了。宫本
颖雪白粉嫩的胴体也因此沾满了樱木虹的香汗。
  燕飞云发现宫本颖也加入了,不禁更加亢奋了,插得加倍努力了,每一插都
把樱木虹娇躯撞得前后摇晃个不休。樱木虹突然间缩紧体内肌肉,然后喷出一股
热流,原来已经败下阵了。
  樱木虹泄身后就有气无力地趴在宫本颖身上。她和宫本颖亲吻了好一阵子后
就转头腻声向燕飞云说,「大哥……轮到颖了……」说完这话,她就往前一挪,
同时反手抓住龙根,把龙根从自己体内抽出来。一滴滴的琼浆随着龙根的抽出而
从樱木虹体内流出,很多都沾到宫本颖小腹上。
  樱木虹一手握着龙根,把龙首对着在自己身下师姐的神秘门户,然后二话不
说就把它塞入宫本颖花径里。由于龙根上已经满是樱木虹的玉液,而且宫本颖之
前已被樱木虹舔得情动,所以虽然宫本颖花径十分狭窄,但整个龙首还是成功陷
入了。
  燕飞云刚才虽然已在樱木虹身上奔驰了一阵子,但还没尽兴,此时再次进入
自己心爱的宫本颖娇躯里,龙根不由膨胀了起来,变得更加坚硬了。宫本颖被爱
郎一插,也是兴奋不已,伸出双手抱着燕飞云肩膀,双腿也绕着他腰间。夹在两
人中间的樱木虹也不甘落后地扭动着,和宫本颖不停地磨蹭着,使得这绝世刀客
更加是情绪高涨了。
  燕飞云使出腰力,想要尽力取悦宫本颖。被燕飞云和樱木虹压在最下面的宫
本颖也随着燕飞云的抽插而发出了如泣如诉的呻吟,燕飞云听了不禁更加冲动了,
抽插得更加快了。
  在燕飞云一次猛力抽出龙根时,由于他用力过猛,整根龙根也脱离了宫本颖
的花径。夹在中间的樱木虹感到龙根擦过自己门户,她马上抓紧机会,一手握着
龙根,再次把它塞入自己体内。
  她这一手确实大出燕飞云意料之外,龙根从奇窄无比的花径进入了一个炽热
的火炉。他不由感叹,这对师姐妹确实是各擅胜场,自己能够和她们两人结合,
真的是死而无憾了。既然樱木虹主动伸手地再次抢住龙根,燕飞云也不客气了,
下身一沉,狠狠地抽插着这贪得无厌的娇娃。
  宫本颖刚刚尝到甜头就被樱木虹抢去,马上娇嗔地锤打燕飞云肩膀。她也不
甘一直被压在两人身下,反手一推,反客为主地翻了个身,变成她在三人之上,
而燕飞云就被她们师姐妹压在身下。燕飞云也不介意这位置的改变,只是改为往
上抽插。他每一次插入,樱木虹都被冲击得浑身哆嗦,整个树林也都满是她的叫
声。
  宫本颖看准燕飞云后腰一抽,龙根在樱木花径门户边缘时,突然把樱木虹抱
起,然后取代她的位置,一把坐在龙根上,成功抢回那巨物。
  如此一来,三人的姿势又再变了。樱木虹坐在燕飞云小腹上,整个人都贴在
他身上,而她那娇嫩的双峰刚巧就在燕飞云面前。宫本颖就占领了樱木虹之前的
位置,在燕飞云龙根上疯狂地摇摆着。燕飞云当然不会放过眼前的美物,马上一
口把樱木虹的嫩椒吸吮着,补偿了她失去龙根的空虚。
  其实宫本颖并不是一个经常采取主动的人,可是这几天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只想和燕飞云樱木虹两人尽欢,不想在大战之前留下任何遗憾。所以她才会顺着
樱木虹做出种种不羁放纵的事儿。
  宫本颖犹如一头脱缰野马般地在燕飞云身上奔驰着。燕飞云逐渐驾驭不了自
己的热情,一种快要脱颖而出的感觉不停地在他身上涌起。可是他还是想尽力让
宫本颖得到满足,于是赶紧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尽量集中精神不让自己弃
甲丢盔。燕飞云毕竟内功深厚,在他一番努力之下,总算稳住阵脚了。
  情绪稳定下来后的燕飞云,无视宫本颖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继续坚守阵地,
保持着中流砥柱的角色。宫本颖整个娇躯就把龙根当成轴心一样,在上面旋转着,
扭动着,直到多次到达那欢愉的顶点。
  燕飞云看着宫本颖白嫩肌肤沁出了一滴滴香汗,情动后的她皮肤也变得白里
透红,不像以往那么雪白。一股情意从燕飞云心中涌出,马上在地上坐起来,伸
出双手把樱木和宫本颖两人一前一后一起抱着。被燕飞云和宫本颖两人夹在中间
的樱木虹也拼命地使用她坚挺的双峰不停地磨蹭着燕飞云胸膛。
  「大哥……啊……」终于在一声前所未有的娇呼声后,宫本颖不动了,整个
人趴在樱木虹赤裸的玉背上。紧闭上双眼的她眼眸嘴角都透出遮掩不住的甜蜜。
  燕飞云由得宫本颖慢慢地在极乐中回味,龙根还是如往常一样,坚如铁石地
支撑着伊人。待得宫本颖呼吸恢复正常后,燕飞云才鸣金收兵,把龙根从宫本颖
身上抽出来。他晓得樱木虹还是意犹未尽,于是一声不吭就把龙根再次插入樱木
体内。
  樱木其实期待已久,龙根一插入她就尽情地想把燕飞云剩余的精力都消耗掉。
燕飞云虽然武功高强,遇上了这两个东瀛娇娃也不禁精疲力尽,无法长久作战下
去。有鉴于此,燕飞云不能继续采用刚才应付宫本颖的战略,只是采取守势。他
虎腰一挺,夺回主权,不再随波逐流,而是奋勇当先,尽力想要在自己溃不成军
前先满足了樱木虹的需求。
  既然心意已决,燕飞云可真是用尽全力,龙根不停地在樱木花径里横冲直撞,
把她带上一个又一个高峰。樱木虹体内流出来的琼浆是如此之多,以致燕飞云大
腿也被沾湿了。
  终于在燕飞云狠狠一插后,樱木虹仰头娇呼一声后就泄身了,一股热流迎头
扑上燕飞云龙首。既然已经完成了任务,燕飞云也就功成身退,由得满腔热情以
万马奔腾之势直喷入樱木体内,把她烫得全身颤抖了一会儿才扑倒在燕飞云怀里。
靠在樱木玉背上的宫本颖也自然随着自己师妹一起躺在燕飞云怀中,师姐妹两人
一左一右地沉醉于他雄壮的胸膛上。
  过来好一阵子后,三人才缓缓地爬起来,手牵手地走到小河里沐浴。
  樱木虹把自娇躯洗干净之余,还伸出玉手为燕飞云摖背。宫本颖虽然深爱着
燕飞云,但除了在情动时刻之外,还是不习惯太过于亲热的举动,所以只是自顾
自的在河里洗漱而已。
  樱木虹一边洗一边说,「飞云大哥,颖,我们明天好好的休息一天。然后一
到子时时分就找上陆府,为文怡姐姐报仇!」
  燕飞云点点头,眼中射出一丝火焰。樱木虹自然看见他那仇恨的眼神,其实
她是故意提起夏文怡来引起燕飞云的决心,免得他又为了要遵守江湖规则而缚手
缚脚,无法出奇制胜。现在看见这一招果然奏效,樱木虹不由暗自偷偷一笑。
  燕飞云忽然凝视着樱木虹,微笑着说,「虹妹,其实大哥完全了解你的心意。
既然大哥已经同意要先下手为强,就一切听从你这鬼灵精的安排。」
  樱木虹到此才发现在自己摸清了燕飞云的性格同时,原来他也已经十分了解
自己的想法了,不由娇媚地笑起来。
  三人一起在月下共浴,真的是其乐融融。三人都晓得后天一战凶险无比,更
加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沐浴后不免继续恩爱一番。
  陆琪城和上官璟两人这几天也都在拼命苦练从千叶震天那里学到的阴柔内功,
准备和宫本颖决一死战。这天晚上两人把那内功在体内运转了七七四十九周天后
只觉得全身舒畅,不禁心中暗喜。
  陆琪城朝天哈哈大笑,「上官兄,看来明天一战,咱们是稳操胜券了!哈哈
哈!」
  上官璟也陪着他干笑几声,只是笑声有点勉强。陆琪城正在洋洋得意,并没
有察觉上官璟并没有如自己一样兴奋,只是继续在狂笑不止。
  就在此时,一个陆府丫鬟把一壶美酒送进来。那丫鬟虽然年纪尚小,但出落
得楚楚动人,走路时还不经意地扭着她那小蛮腰。
  陆琪城马上色眯眯地盯着那丫鬟,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脸色大变,转头
一脸惊恐地盯着上官璟. 上官璟看了陆琪城那表情,也露出了一个苦笑。
  两人一声不吭地待到那丫鬟出去了,陆琪城才急促地问上官璟,「上官兄,
你不会也是一样,下面没有反应了吧?」
  上官璟一脸无奈地点点头,「前天我已经察觉到这个问题了。之前都把心思
放在练功上,没有去想那些风流勾当。直到前天我才醒觉自己那玩意居然对女人
没有反应了……」
  陆琪城真的是气急败坏了,「上官兄,那……那你为何不及时通知我呢?原
来那叶老头自己不练这至阴内功是因为这个原因!咱们兄弟中计了呀!」
  上官璟苦笑说,「陆兄,当前的情况咱们是没有任何退路了!当下大敌当前,
咱们只能先把宫本颖那帮人解决了,再设法把这内功散掉,希望能够恢复雄风。」
  陆琪城紧握双拳,咬牙切齿地说,「他奶奶的!老子绝对不能放过那个叶老
头!杀了宫本颖那几个人后,老子一定要找出那卑鄙龌龊的家伙,然后把他碎尸
万段!」
  上官璟沉声说,「陆兄,当前咱们兄弟必须要集中精力把大敌杀退。大敌一
除,之后的事情都好办了!」
  陆琪城重重一拳打在桌子上,「好!先杀宫本颖,再砍叶老头!」
  就在此时,一名陆府子弟急急忙忙地奔过来,一头大汗地向陆琪城两人通报,
「老爷,上官爷!那个东瀛刀客和另外一男一女已在咱们门口,说要和老爷一对
一决战!」
  陆琪城眉头一皱,「杀上门了?可是今天不是八月十五啊!就算宫本颖不懂
规矩,那个燕飞云自称侠客,居然会不守承诺!」
  上官璟走到练武房外面,看一看天色,摇摇头说,「他们说早有预谋,现在
已过子时,已是中秋节凌晨时分。」
  陆琪城气愤地说,「那地点也不对啊!这里可不是约定的虎丘啊!」他只顾
着指责别人,却没有想到自己之前多次派遣人手在约期前刺杀宫本颖等人。
  时机危急,上官璟马上做出决定,「陆兄,宫本颖既然指名道姓向你挑战,
咱们只好应战。」他同时吩咐来报信的陆府子弟,「陆绍,你赶紧去城外通知飞
虎堡吴堡主,说敌人提早出击了。」原来吴啸天也已经带着飞虎堡的一群精英扎
营在苏州城外虎丘附近了。
  交代了后,上官璟就握着陆琪城的手,「陆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咱们兄弟苦练这内功也算是略有所成,再加上来助拳的那些高手们,宫本颖她们
三人占不了多少便宜。咱们一鼓作气把她们干掉之后,就会声势大盛。眼前这是
危急,但也是良机。」
  陆琪城咬一咬牙,也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上官璟,「好!上官兄,今晚咱
们兄弟就和她们拼了!」

美国十次啦超级 美国十次啦压缩组 美国十次啦唐人社唐人阁20岁以下禁止 伦理电影在线看 快播伦理电影下载
上一篇:【七叶草 第一片叶子】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8回奈何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