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7回虚空引路

【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7回虚空引路




  
  
  在冰冷阴寒的河水,刺痛骨髓,魏雪芯睁着被水压逼得生疼的眼睛,不住地
在河里搜寻着,生怕错过一丝细节,让龙辉在自己眼前消失。
  四周的水鬼嘶吼嚎叫地游来,魏雪芯柳眉一展,剑心开路,无数剑光透体而
出,逼得水鬼不敢近她十步。
  蓦然,魏雪芯眼前一亮,竟看到龙辉的身躯,心中又惊又喜,于是腰身一扭
,身子划出一道柔美的曲线朝着龙辉游去,在水压的紧迫下衣裙紧紧贴在身上,
黑暗的河底隐见一抹丰腴的圆弧。
  「龙大哥!」
  身在水中,魏雪芯檀口难言,只能心中默念龙辉的名字,并祈求上天保佑情
郎,「龙大哥……你快醒醒啊!」
  魏雪芯箍住龙辉的腰身,正要朝上游去,却发觉身子重若千钧,这才想起冥
河水质奇轻,连羽毛不能漂,想自己游上去都是不可能,更勿论手中还抱着一个
百多斤的健硕男子。
  魏雪芯把心一横,她捧起龙辉脸颊,张开鲜花般馨香的樱唇朝龙辉口中度过
一口真气,以此维持龙辉的生机。
  真气刚入龙辉口中,魏雪芯却发现一股更为雄厚的真气反哺回来,流入她体
内,浑身温温暖暖的,仿佛被开水烫过一般,身上的冰冷感也消退了不少。
  「龙大哥明明昏过去了,为何还能反哺真气于我?」
  魏雪芯惊愕之余,又朝龙辉脸上瞥了一眼,发觉他面色红晕,根本就不像受
伤。
  忽然,剑心躁动,预示危机逼近,魏雪芯来不及思考多余之事,立即拔出岁
月剑戒备。
  魏雪芯细嫩的肌肤感觉到水流正在急速的涌动,黑暗之中,似乎有些更为黑
暗的东西在游动,那些水鬼竟像遇上什么灾难般纷纷逃窜,逃慢半步便被某种奇
异的力量吸走,然后被绞碎。
  魏雪芯平息心绪,以剑心视察,看到一条犹如巨蛇般的异兽朝着自己游来,
头顶犄角,身披黑鳞,四爪如刀,似龙非龙,似蛇非蛇。
  巨兽眼露凶光,上梭般的身子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嗖的一下便扑了过来。
  魏雪芯使了一招沧海剑界,水性剑气在水中施展,倍增威力,沛然雄沉的剑
罡正面劈中异兽,然而异兽却仅仅被震退,连血都没流,很快又朝两人扑来。
  异兽尾巴一甩,顿时扬起千丈水波,汹涌劲力扑来,压得魏雪芯心口憋闷,
鼻子顿时溢出几丝血丝。
  嗅到血腥味,异兽更为猖狂,不将两人吞到肚子誓不罢休,飞快游过来,倏
然间,一声不悦而又带几分不耐的声音响起,魏雪芯听得真切这声音正是从龙辉
喉咙里发出的,那异兽顿时打了哆嗦,铜铃般的眼睛呆呆地望着这两个弱小的人
类,但却掩盖不住其中的惊恐。
  异兽一时间不敢妄动,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尝试着触碰龙辉,就在它脖子
刚动,却见龙辉眼睛倏地一睁,平淡而又带着威严,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那条异兽犹如见了猫的老鼠般,掉头就走,逃得有多快就有多快。
  「龙大哥,你醒了?」
  魏雪芯以剑心传音,直接将声音从心魂传入龙辉脑海中,龙辉双眼变得一片
浑浊,目无表情地伸手朝北面指了指,随后又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魏雪芯满肚狐疑,但还是抱着龙辉朝北面游去,在水中待得太久,魏雪芯也
觉得内息一阵不足,可是每次她感到气馁之际,便有一股暖和的真气从龙辉体内
传来,涌入她体内助其理顺内息。
  逐渐北去,魏雪芯看到眼前闪过一丝亮光,随即感到身子被一股乱流吸入,
竟是一个漩涡,。
  只见河水源源地朝着一处洞穴涌去,那个洞穴宛如一张欲求不饱的大口,不
断地吞噬着冥河之水,魏雪芯豁出一身元功抵御漩涡吸力,但终究徒劳,眨眼间
便被吸入其中。
  黑,还是一阵黑……龙辉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睁眼之处唯有虚空,抬
手所感仅剩混沌。
  混沌从而生,虚空何处止?龙辉抚心自问,脑海中默默生出虚空篇之口诀:
「混沌无边,虚空无明,五太孕生,有质方有形,形体孕心念,玄元纳万物,诸
天生万界,无中生有,寰宇归墟……」
  「龙大哥,龙大哥……」
  似乎捕捉到一丝灵感,但耳边传来阵阵急促的娇呼,鼻子闻到夹着湿气的处
子幽香,睁眼一看却见魏雪芯那张梨花带泪的俏脸。
  龙辉只觉得胸口和丹田一阵火热,低头望去只见两只细白粉嫩的小手正分别
按在他的胸口和丹田,那阵暖流便是魏雪芯输出的真气。
  「龙大哥,刚才我看到你没了气息,还以为你……」
  魏雪芯眼圈湿红,小脸挂着几丝疲倦,但却是满脸欣喜。
  龙辉挣扎地坐了起来,笑道:「雪芯,我没事,不用担心了。」
  魏雪芯抹了抹眼泪,破涕为笑道:「刚才我看到你落入水中,心儿都快跳出
来了,幸亏你没事,若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龙辉微微一愣,问道:「雪芯,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魏雪芯低头,红着小脸道:「当时看你被河水吞没,我就下来了……」
  龙辉轻叹道:「你这傻丫头……」
  但说到最后心头涌起阵阵酸暖,伸手便将魏雪芯抱住。
  魏雪芯脸颊潮红燥热,身子莫名其妙地便软了大半,静静地倚在龙辉怀里,
那股男子气息熏得她玉颊生晕,舒服之余便是美美地睡上一觉。
  两人偎依了片刻,龙辉才想起来自己身在异地,于是便朝四周望去,发觉此
刻正处在一个地下岩洞,周围充斥着潮湿腐朽的气息,倒像是进入一座水下陵寝

  魏雪芯从龙辉怀里抬起头来,眼睛滴溜溜望着四方,剑心随意而动,过了片
刻便探知环境的虚实。
  「龙大哥,我们似乎被漩涡卷入了一个地下洞穴。」
  魏雪芯秀眉紧蹙道,「但是奇怪得很,这儿根本没有其他的出路了,就连刚
进来的路也消失了。」
  龙辉听后虽有些沮丧,但始终方寸为乱,安慰雪芯道:「雪芯车到山前必有
路,慢慢找定会找到出路的。」
  魏雪芯嗯了一声,也不像方才那般慌乱。
  龙辉轻轻拍了怕魏雪芯的肩膀道:「雪芯,我要用龑武天书来试一试,或许
能够找到出路。」
  魏雪芯咦了一声,奇道:「龙大哥,你想到法子了吗?」
  龙辉摇头道:「也不是什么法子,只是符九阴和傲心用来对付岳父的那招让
我灵机一动。既然能过以真气撕开异界裂缝,但我为什么不用这种法子来逃生呢
。」
  魏雪芯瞪大浑圆的眼睛道:「龙大哥,这进入异界虽说没什么危险,但却不
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到达什么地方,风险实在太大了。」
  龙辉笑道:「龑武天书内一虚空篇,讲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异界奇境,我或许
可以从中找出逃生的法子。」
  魏雪芯摇头道:「还是不妥。龙大哥,不如你用哪个什么土遁术逃出去吧。

  龙辉叹道:「土遁术只能限于我一个人使用,不能带你一起走。」
  魏雪芯咬唇道:「龙大哥,你先出去,等找到法子再来救我吧。」
  龙辉伸出手指在她雪白的额头弹了一下,笑骂道:「傻丫头,你又说什么傻
话。」
  魏雪芯嘟着小嘴道:「人家本来就没姐姐聪明嘛。」
  龙辉笑道:「你不是没有冰儿聪明,你只是不愿意表现而已。好了别说这些
傻话了,不管怎么说我是不会抛下你的。」
  魏雪芯闻言不禁心甜如蜜,美滋滋地垂头含羞。
  龙辉说道:「按照雪芯你方才所言,这儿连进来的路都消失了,恐怕也是一
个所谓的异界奇境,就算我用土遁术也出不去,倒不如用虚空篇试一下。」
  魏雪芯道:「既然是异界,不如我们什么也不做,说不定过段时间它就会自
己崩解,这样一来我们不就出去了吗?」
  龙辉摇头道:「还是不妥。那些自动崩解的异界都是人力所为,从这些岩石
来看此地少说也有百年历史,它会不会崩溃还真说不准。再说了,如今冰儿他们
也在面对煞域高手,我们要赶快出去帮他们一把。」
  魏雪芯叹了口气道:「那好吧,雪芯就为大哥护法。」
  龙辉点了点头,盘膝坐下,试着使出虚空篇法门,五年前他曾用过一回,那
次差点就把命给搭上,如今虽然功体大增,但龙辉还是小心翼翼地使用。
  定入虚空,心无旁念,龙辉的气息归墟入化,元神朝着四周伸展,触及洞壁
后便慢慢渗出,果然他们此刻是处在一个不明的异界,一个处在冥河之下的境界
,整个洞穴一路地延伸下去,也不知道有多长,仿佛就这么一直延续到无边虚空

  元神伸展得越长,龙辉头就越痛,但一直咬牙坚持,强行突破四方限制,只
听砰的一声总算冲出山洞的限制,进入其他的异界。
  九曲十八,龙辉的神识在漫无目的寻找着,忽然间,心中传来一股熟悉的感
觉,宛如一口划破夜空的利剑。
  「岳父大人!」
  龙辉顿时惊喜万分,想不到竟在各大异界中撞上楚无缺,于是把心一横,以
元神凝气,以「无相」
  模仿尸魂转灵决强行生出一个分身,硬生生地异界撕开一条裂缝,冲了进去

  楚无缺正在凝神打坐,寻找破界之法,忽然感到有人闯入,不由睁眼一看,
顿时惊讶地道:「龙辉,你怎么也进来了?」
  龙辉道:「岳父大人,我跟雪芯被三渡河的漩涡吸走,也进入了一处异界,
但是对于出路却不得而知。」
  楚无缺蹙眉道:「按照你这说法,你进入的异界应该是自然而成,并不像人
为撕裂的那般,可以自动崩解。如此看来,要想脱身并非易事。」
  龙辉道:「小婿本来还有些头疼,但如今见到岳父大人,心里便有了几分脱
身的把握。」
  楚无缺奇道:「你有办法?」
  龙辉点头道:「然也,小婿现处的异界虽然无法突破,但却可以从岳父所处
之地想办法。」
  楚无缺恍然道:「你是想强行移动到我这个异界,然后再突围?」
  龙辉点了点头道:「没错,小婿是想来个迂回曲折,避开那个不知名的异界
,从岳父这儿借道过去。」
  楚无缺笑道:「你倒也有趣,我也是被人强行关在这儿的,哪谈得上什么借
道。」
  龙辉脸色忽然一变,只觉得大脑剧痛,远在冥河地穴的本尊已是难受非常,
这元神凝气可谓损耗极大,一不小心魂体和功体都会遭到沉重的伤害。
  楚无缺眉头一皱,扶住龙辉道:「龙辉,你怎么啦?」
  龙辉咬牙道:「劳岳父挂心了,小婿在过来之时,曾对此境界有了几分了解
,或许可助岳父一臂之力。」
  楚无缺道:「你脸色极差,还是不要勉强。」
  龙辉分身喘着粗气道:「无妨,岳父大人乃是煞域最大克星,你早日出去冰
儿他们遭受的危险也少一分。」
  说罢不顾楚无缺反对,强运元功,只见龙辉的元神气形双掌运化,手心中央
凝聚了五行阴阳之气,随后五行生克,阴阳汇聚,立即生出一团剧烈的霹雳元功
,躁动不安的雷罡电劲冲刷着异界的边缘。
  楚无缺忙制住道:「龙辉,若随意击溃异界,我们恐怕会再次陷入新的奇境
。」
  楚无缺之所以一直没有挥剑破界,便是顾忌境界泵随后找不到原路,从而有
陷入另一个境界,如此循环不息,难寻归途,所以才隐忍至今。
  龙辉深吸一口冷气,安抚心绪,元神再度归墟,一念探八方,刹那间虚空指
引,五行护航,阴阳催动,霹雳开路,只听轰隆一声,异界崩碎,出现在楚无缺
跟前的竟是酆都城城墙。
  楚无缺回头道:「龙辉随吾一同走吧。」
  龙辉气息紊乱,强忍内伤道:「小婿还要将雪芯带出,岳父无需管我,快去
助冰儿!」
  说罢分身消散,元神立即回归。
  哗啦,龙辉猛地喷了口鲜血,魏雪芯急忙拉出袖子替他抹汗查擦血,这姑娘
虽未说话,但从眼神中却透着阵阵牵挂和担忧。
  龙辉朝她报以一个宽心的微笑,说道:「幸不辱使命,总算找到出路了,而
且还遇上岳父大人。」
  魏雪芯甚是惊奇,便主动询问事情原委,得知父亲无恙,芳心倒也安定了几
分。
  魏雪芯面带愁容地道:「龙大哥,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龙辉元神凝气,聚生物外化身,又强行破界所伤不轻,但为了不让魏雪芯担
心他依旧强撑下去。
  魏雪芯眼中闪过一抹秋光,粉脸不禁地抹上一层胭霞,宛若血色翡翠般晶莹
艳丽,低声说道:「龙大哥……雪芯听姐姐说,你可以吸取元阴之气用来疗伤…
…」
  龙辉不由一愣,尴尬地咳嗽道:「雪芯,你……你……哎,你姐姐真是的。

  饶他能言会道,油腔滑调,对上魏雪芯这般毫无心机的单纯女子却生不出轻
渎之意,对于这少女他更多的是怜惜和爱护。
  「冰儿这丫头真是越发不要脸……」
  龙辉暗骂楚婉冰这死妮子,端的是口无遮拦,竟跟妹妹说这种不尴不尬的话

  魏雪芯脸蛋红得都快滴出水来,玉指捏衣角,声若细线地道:「龙大哥……
让雪芯做你的鼎炉吧……」
  说完这话,她的小脸羞得抬不起来,几欲埋在高耸的胸脯上。
  龙辉心神为之一震,魏雪芯此刻浑身湿透,衣裙紧贴在身子上,将玲珑婀娜
的曲线进露无遗,她的身形虽不像楚婉冰那般丰腴玲珑,更无那种妖娆妩媚的气
质,但却是深藏不露,挺拔玉峰高耸入云,潮湿的气息中带着融融腻腻的乳香,
闻之欲醉,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出那是何等饱满,丰腴中却又暗藏青涩,宛如
将熟未熟的瓜果,汁水酸涩而又甜美;柳腰纤细,但却不显柔弱既有楚婉冰柔腴
,又有白翎羽的结实。
  当初楚婉冰少女时期也是这般的腰身,但与龙辉恩爱越深,其身子越发柔媚
婉腴,越发充斥着少妇风情,而白翎羽的麒麟神力属于外功,先要凝练骨肉,故
而身子较为紧绷结实,魏雪芯童贞未破,再加上内外兼修,所以才有这般刚柔兼
备的线条。
  顺着那蛮腰而下,便是两条交叠紧绷的玉腿,裙裤紧贴腿心,隐约可见黑绒
之物,以及花唇之态。
  龙辉为之一阵心神荡漾,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但转念一想:「雪芯自小就
受了诸般欺负,我岂能让她在这种委屈的地方受苦!」
  当下一咬舌尖,,压下心中绮念,说道:「雪芯莫要委屈自己,你大哥我还
不至于这般落魄。」
  说罢便闭目入定,调动真气疗伤,借着五行转化生克之理,龙辉恢复了几分
元气,那边的魏雪芯也运功将衣衫蒸干,胴体玲珑曲线不再明显,也省得龙辉想
入非非。
  龙辉心念归墟,神念急转,一眼看穿重重界限,随后掌心生雷电,隔空一掌
拍出,顿时虚空震荡,对于霹雳篇龙辉并不精熟,于是又暗中调动五行阴阳之力
,趁着虚空震荡之时硬生生撕裂界限。
  只见裂缝之中星光满布,更有不同形态的气流和波纹,看得魏雪芯是妙目圆
瞪,檀口大张。
  龙辉拉着魏雪芯一把窜入其中,眨眼间便遁入虚空,两人只觉得耳边呼呼风
响,随即声音咋变,有雷鸣,有水流,有落石……砰砰咚咚,各种各样的声音交
汇纵横,叫人分不清身处何方。
  龙辉压住激荡的元神,吞下即将涌到喉咙的鲜血,挽住魏雪芯细嫩的玉手,
飞疾地穿透重重界限,一口气冲到了囚禁楚无缺的异界中。
  龙辉呼出一口带着浓重血腥味的浊气,鼓起余勇强行一掌扫开空间封锁,崩
碎异界,重返酆都,但却是回到了七阴岭,也就是楚无缺被封住的原地。
  望着硝烟未散的绝岭,龙辉苦笑道:「真是晦气,还得再跑一段冤枉路。」
  眼前却见魏雪芯看着龙辉越发惨白的脸,阵阵揪心,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一
般,低声道:「龙大哥,我们休息一下吧。」
  龙辉摇了摇头道:「不用,我们立即赶赴酆都。」
  魏雪芯这回却倔强地道:「龙大哥,我带你走吧,你趁这个机会好好固本培
元。」
  说罢小手一伸竟搂住龙辉的腰身,就像是一个大汉在挟持一个小姑娘。
  耳鬓交缠幽香沁心脾,身子紧贴玉肤温如玉,龙辉身子不免酥了几分,竟软
绵绵靠在魏雪芯怀里,通常只有楚婉冰这样腻在他怀里,何曾想到今天居然风水
轮流转,自己成了雪芯的「小媳妇」。
  魏雪芯轻功不俗,内气悠长,挟着一个健壮男子飞奔也不见疲惫,龙辉亦趁
着这个时间运功疗伤。
  到了三渡河畔,魏雪芯用岁月剑去砍伐奕木,做了个木筏,将龙辉放在上边
,然后她在以内功驱使木筏移动。
  木筏无浆而动,宛如一枚离弦锐箭,嗖的一下便窜出十余丈,这般驱动木筏
虽耗真元,但魏雪芯依旧咬牙强撑,一直将木筏推倒河心这才稍稍缓口气,以木
浆划动。
  龙辉盘膝养息,睁眼朝四周打量,发觉这冥河平静了许多,就连那些水鬼也
安分了不少,不免笑道:「水底下那些野鬼竟然也变得这么乖巧,是不是看到我
家雪芯的风华丽色,就成了小猫咪了!」
  被他一阵埋汰调戏,魏雪芯不依娇嗔,红着小脸道:「龙大哥你再作弄人家
,休怪我把你丢到河里去。」
  龙辉立即张开四肢,大大咧咧地躺在木筏上,说道:「好啊,雪芯你先把我
丢下去,然后你再跟着下来,咱们好好来个鸳鸯戏水。」
  魏雪芯不再跟他拌嘴,娇哼一声别过头去,就这么一个扭头,一道白影映入
眼帘。
  魏雪芯瞪圆双眼想看清白影的虚实,发觉水雾太大难以辨别,于是祭起剑心
窥探,不由大吃一惊,脱口叫道:「是大娘!」
  龙辉立即坐了起来,朝着白影瞥去,果真是洛清妍,只见那道白衣在水中漂
浮,显得是何等的单薄和无助,龙辉急忙使出葵水真元,驱动河水将洛清妍拉了
过来。
  将洛清妍安置在木筏上,龙辉只觉得她整个人毫无体温,昔日娇躯所散发的
温柔暖香此刻是荡然无存,只余一丝冰凉寒意,花容惨淡,口唇发青,修长浓密
的睫毛挂着几分白霜,妖娆柔媚的身子就犹如一尊冰雕,生气全无。
  龙辉伸手在她皓腕上探了探,只觉得她气血亏损极为严重,一身内力也无从
运转,若非靠着心脉处的那点凤凰灵火护持,恐怕早就沉到河底了。
  酆都水脉相通,故而落入忘川河中的洛清妍在机缘巧合之下便顺着河水流到
了三渡河,本该是羽毛不能漂的河水,但洛清妍体内的凤凰灵火是她得以在河面
上漂浮,再加上灵火至阳,那些水鬼也不敢侵犯她。
  魏雪芯说道:「龙大哥,让我替大娘度些真气吧,你先养养元气。」
  龙辉点了点头,便让魏雪芯给洛清妍输真气。
  魏雪芯自幼练功,内功着实不凡,真气纯正柔和,一下子便让洛清妍恢复了
几分神志。
  洛清妍眼皮抖了抖,缓缓睁开双眼,口唇轻启道:「雪芯?你怎么会在这儿
?」
  魏雪芯道:「大娘,我跟龙大哥刚从冥河出来。」
  洛清妍嗯了一声,妙目幽幽转到龙辉身上,眼中不知是何神情,平淡的几乎
没有半分感情,既无往日的妩媚,也无妖界女皇的威严,龙辉心头不禁一震,异
样暗生,却不知那里不妥。
  洛清妍咬了咬嘴唇道:「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龙辉蹙了蹙眉,思念片刻,忽然开口道:「是想起一些东西。」
  洛清妍娇躯轻轻一震,玉手紧握,但却因为气血亏损,肢体无力,刚刚握住
的粉拳又无力地松开,五根手指宛如缓缓盛开的花瓣,掌心柔嫩雪腻就像花芯玉
蕾,正只手掌就像是一朵雪玉雕砌的昙花;高耸的酥胸急促起伏,像是正在震动
的雪山,只消那么轻轻晃动,便是雪崩万顷。
  龙辉说道:「在冥河底下我曾昏迷了一段时间,那时候脑海里确实浮现了一
些东西……」
  洛清妍苍白的玉颊上不自主泛起了几分血色,眼中秋波如水,涟漪阵阵,婉
媚妖娆,既无助又迷茫,时而望着龙辉,时而盯着魏雪芯的岁月长剑。
  「我想起了虚空篇的口诀,从中领悟了一些东西。」
  洛清妍险些有昏了过去,但脸色又恢复了平静,似乎放下了心头大石,淡淡
地道:「能在水里领悟新的武决,倒也算因祸得福。」
  蹙了蹙秀眉,洛清妍柔声对魏雪芯道:「雪芯,别在浪费真气了,我现在气
血亏损严重,你输过来的真气我也无法导入气脉。」
  魏雪芯道:「那该怎么办?」
  洛清妍苦笑道:「最好的法子便是以血补血。若有鹿血之类的药物,我便可
以迅速恢复气血,从而将激发元功疗伤。」
  魏雪芯道:「大娘,还有别的法子吗?」
  洛清妍还想说些什么,却闻到一股血腥味飘来,转头一看竟见龙辉用指甲划
破两手腕脉,鲜血流淌而出。
  魏雪芯顿时被惊住了,支支吾吾地道:「龙大哥……你做什么?」
  龙辉道:「雪芯,快把你大娘扶好。」
  被魏雪芯扶起身子的洛清妍蹙眉道:「臭小子,你发生疯?」
  龙辉道:「以血补血啊,这不是丈母娘你刚才说的法子吗?」
  说罢将流着鲜血的手腕送到洛清妍跟前,笑道:「我这血虽不是什么大补的
鹿血,但也有几分元气。」
  洛清妍望着正在滴血的手腕,呼吸开始急促,琼鼻之间呼出火热的香息,眼
波多了几分迷离,一抹淡淡地红霞悄悄从雪白的脖子涌上,晶莹的耳珠像是被涂
了一层珍珠蜜粉。
  倏然,洛清妍凤目一瞪,娇哼道:「谁要喝你的臭血,恶心死了!」
  龙辉叫苦道:「怎么说我也是个先天高手,血中多少有些元阳之气,应该足
够进补了。」
  洛清妍耳根粉蒸,伸手便要拍开那两只滴血的爪子,却是疲软无力,打在龙
辉手上就犹如少女拂花扑蝶般,温婉柔和,细嫩的指腹就像是猫爪的肉垫,柔软
丰腴,更像是用爪子跟主人撒欢的猫儿。
  「雪芯,快帮忙,把你大娘的脖子仰起来。」
  龙辉招呼到。
  魏雪芯便从后边捧起洛清妍的玉首,只见修长的脖子向后倾仰,将纤细柔美
的线条大大伸展,宛如丹顶仙鹤般优美,在玉颈后仰时,那雪白的肌肤更加透明
,隐隐可见血脉行络,配上粉玉的肤色显得极为曼妙。
  龙辉的手腕已经伸到跟前,几点鲜血落在唇瓣上,洛清妍只觉得有股腥甜异
味涌入心魄,身子阵阵酥软,双翦清眸中荡起丝丝滑腻春水,竟生出几分张口吸
血的冲动。
  突然间,腰身不自觉地触及魏雪芯腰间的佩剑,洛清妍脑海轰地一下便炸开
了,急忙别过头,嗔道:「快些把手拿开!」
  龙辉鲜有地强硬道:「雪芯,快把她脸掰过来。」
  魏雪芯怯怯地问道:「龙大哥,不会太过分了吧?」
  龙辉哼道:「你只管听我的,后果由我承担!」
  魏雪芯哦了一声便伸出玉手摁住洛清妍的玉颊,只觉得触手温滑细嫩,险些
就拿不住,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手指太嫩,还是洛清妍的肌肤太滑。
  洛清妍不禁花容失色,急忙叫道:「雪芯快住手,我怀里有枚九转回天丹,
可以进补气血,延气培元。」
  龙辉顿时呆住了,张着嘴巴傻愣愣地望着洛清妍,半响才回过神来道:「既
然有灵药为什么不早说,害我白白流了这么多血!」
  洛清妍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呸道:「你有听我把话说完吗?」
  说罢便让魏雪芯从她怀里取出丹药,送到嘴里吞服。
  龙辉封住手腕血脉止住流血,涎着脸道:「洛姐姐,还有没有灵药,也赏我
一颗吧?」
  洛清妍眯着眼睛,嘴角勾出一丝妩媚的曲线,说道:「有,但偏不给你!」
  龙辉叫苦道:「洛姐姐你怎么说也是大夫出身,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更何况
我还是你半个儿子,你怎地就能忍心叫我受苦啊!」
  洛清妍噗嗤笑道:「乖乖磕三个响头,我便赏你几颗丹药。」
  龙辉一听,立即咕咚咕咚地磕了三下,洛清妍和魏雪芯不禁一愣,正所谓男
儿膝下有黄金,这小子竟是这般地软骨头,叫人难以置信。
  龙辉抬起头来嘿嘿道:「当初跟冰儿完婚时,我也磕过头了,再磕几个头也
不算什么。」
  忍住把他踢到水里的冲动,洛清妍哭笑不得地递给了他一枚药丹,道:「这
是大还阳元丹,虽不及回天丹般神效,但也有温养元气的奇效,你吞服后,立即
运功导气,充分吸纳其中药效。」
  龙辉吞下丹药,只觉得丹田生出一股热流,于是便盘膝打坐,运功纳气。
  洛清妍吞服九转回天丹,也开始固本培元,使熄灭的凤凰灵火缓缓燃起。

人体艺术电影 西西人体艺术摄影 人体艺术美女 酒色网百度影音 就去吻最新网址
上一篇:【诚哥的约会大作战】第一卷 下一篇:【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巨蟒少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