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6回彩石凤劫

【龙魂侠影:第11集 血染阴冥 第16回彩石凤劫




  
  一代儒者就此陨落,万军同悲,孟轲含泪跪倒,替恩师点燃火把送行,看着
缕缕浓烟升起,带着英雄无尽遗恨而去。
  看着面色晦暗的孟轲,还有陪在身边一同落泪的素荷珺,楚婉冰心中不胜唏
嘘。
  「孔岫也算求仁得仁,不枉此生了!」洛清妍轻声叹道。
  楚婉冰蹙眉道:「娘亲,为什么孔教主临死前没将自己功力传给孟轲呢?」
  洛清妍道:「传功灌顶或许能让孟轲逞一时之威,但孟轲也会永世止步,这
种不劳而获的功力远不及自己修炼来得牢固。孔岫乃一代儒门圣贤,岂会做这种
蠢事。」
  说到这里,洛清妍眼角闪过一丝苦涩,叹道:「冰儿,若娘亲今后也有这么
一天,我也不会将功力灌输给你的。」
  楚婉冰一听,脸蛋都吓白了,拉着母亲的衣袖哀求道:「娘亲,别吓冰儿…
…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冰儿以后再也不提那些陈年旧事了,好不好!」
  洛清妍拍了拍她的小脸道:「傻丫头,娘只是做个假设罢了。再说了,娘亲
有凤凰血脉,是死不了的!」
  楚婉冰嗯了一声,又问道:「娘亲,孔教主的魂魄会不会被煞域炼成阴兵?

  洛清妍想了想道:「应该不会,首先孔教主为人光明磊落,一身正气,再加
上修炼紫阳玄功,他的魂魄定然也是光芒四射,乃是天人之魂,煞鬼根本无法靠
近。其次,生前的修为越高,煞域要炼制阴兵也就越困难,想孔教主这等人物,
便是给煞域十年时间也未必能够将他魂魄炼化。最后,孔教主身心无畏,先天大
成,他的魂魄可以不入奈何桥便能轮回,除非现在就有个煞域的高手在这里,等
孔教主一死就动手拘魂,不然的话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孔教主的魂魄。」
  听了这些楚婉冰才安下心来,也不用担心以后对上故人。
  鬼虬尽灭,冥河安稳,战船缓缓驶到对岸,只见一座雄伟壮阔的古城凌然耸
立,其巍峨之态堪比帝都玉京。
  城墙上雕刻着各种壁画,竟是万鬼来朝,奈何转生之图,最叫人惊讶的是,
有一条巨大无比的石龙盘旋在四周,虽然是石雕,但其形态栩栩如生,身躯庞大
威武,那条赤鳞鬼虬与它一比简直成了泥鳅,只见那龙爪一伸,仿佛将八方鬼魂
压得服服帖帖,乖乖地走上奈何桥。
  壮阔景象看得外人是唏嘘不已,观为叹止齐王重整旗鼓,结集剩余的一万两
千兵甲,屯兵酆都城外。
  端木琼璇亦带着剩余的三千魔军绕到酆都侧面,就当号角响起共同攻城。
  杀!白翎羽长枪一指,身后弓弩营对准城墙上的阴兵便是一轮乱箭,被丹火
淬炼过的箭矢正是阴魂克星,阴兵一旦被射中立即化作飞灰,但阴兵数量众多,
恒军箭矢终归有尽。
  白翎羽望着城墙是密密麻麻地阴兵,心中生出几分无力的感觉:「用兵之法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
如今敌人的数量远在我军之上,若按照兵法所言,我们唯有逃命避战一途?」
  煞域尚未控制轮回道,所驱使的阴兵就只有十余万之数,再加上尸兵,煞域
的兵力最多也就二十万左右,经过连番大战,虽有损耗,但也有十万左右,远非
这支伤疲联军可比。
  「十万又如何?」
  白翎羽猛地一咬银牙,哼道:「又不是没经历过以少敌多的战役,区区十万
何足道哉!」
  想起昔日战场鏖兵的壮烈,以及多次以少胜多的经历,白翎羽胆气为之一震
,娇叱一声抡起银枪率先出阵,单枪匹马朝着酆都冲去。
  守城阴兵以七煞鬼火箭还击白翎羽,却见那抹素白银甲策马飞奔,手中长枪
宛如一道银色闪电,左右挥舞,前后兼顾,七煞鬼火竟是无一能近身。
  那匹白马冲到城墙之下,白翎羽一拉马缰,战马竟踩着城墙冲了上去,原来
是白翎羽暗中输入内劲,使马蹄可以像壁虎一般吸着城墙。
  一人一马跃上城池,白翎羽抖擞银枪,大杀四方,城墙上的阴兵就像是烂泥
白菜般,被她一枪一个,打得魂飞魄散。
  白翎羽虽然勇悍,但酆都大门依旧紧闭,她也仅仅起到局部刺激士气的作用
,对于攻城效果不大。
  倏然大地一阵颤抖,只见一名身着布衣,腰系酒壶的男子扛着铁棍昂首走来
,墙上射下来的火箭打在他身上竟连皮毛都没擦破,肉身之强悍已经堪比菩提金
身、混元道胎等护身绝学。
  一声沉喝,袁齐天举起钨铁棍朝着大门便是狠狠砸下,只听轰隆一声,千斤
铁闸应声粉碎,沛然无匹的元古大力顺势蔓延,似乎摧毁一道大门还不满意,将
周围的城墙一一震碎,不消片刻,酆都便被袁齐天打烂了一个大洞。
  联军见状,立即吹响冲锋号,然而城墙缺口处却冲出一队尸兵,虽然数量不
多,但却凭着周围地形和尸兵嗜血本性硬生生地架住联军的进攻。
  白翎羽在城墙上朝下望去,只见缺口后方还囤积着上万大军,其中有尸兵也
有阴兵,只待前方队伍溃败,后边的这伙大军便随后补上,填补空缺。
  城外战局一时僵持,却听阵阵骨铃脆响,一道婀娜魔影杀入战场,正是端木
琼璇,只看她挥动断天行,一刀便将跟前的几十个士兵劈得满地打滚。
  端木琼璇的斩地根刀法拥有干扰下盘的威力,再加上其刀势雄沉诡异,仅仅
一刀便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只见前方倒地打滚的尸兵竟把后方的尸兵绊倒,而
后面倒地的尸兵又将更后边的尸兵绊倒,如此一来,整队尸兵阵型便乱成一团。
  斩地根果真顾名思义,一刀斩下,地根亦断,这种刀法若出现在战场上可谓
是无所不利。
  因为队伍的战斗力都在于阵型之上,一旦阵型溃散这支队伍也将面临失败的
厄运,端木琼璇的这一套刀法正是如此,试想一下位于队伍最前端的士兵忽然倒
地打滚,后边的士兵会发生什么事呢?在这急速冲锋的过程,被自己的同伴绊倒
,整支队伍难能不乱!尸兵阵势凌乱,联军趁势追击,三千魔军和一万两千恒军
联手夹击,就针对这一个缺口狂追猛打,以点破面,毕竟兵力上联军是处于绝对
的劣势,只有集中全部力量攻击一点方有胜算。
  前军溃败,后军垫上,眼看就要打入酆都,却联军又被囤积在缺口后方的阴
兵逼退。
  齐王喝道:「弑神火枪给我开路!」
  当初出征,皇甫武吉曾配备了五十把弑神火枪给齐王,然而齐王却从未使用
,毕竟这火枪算是恒军的底牌,只有到了关键时候才能亮出。
  如今的酆都攻防战关系着奈何桥的归属,齐王不再保留,立即命令士兵用弑
神火枪开路。
  尖锐梭状的火弹喷射而出,没有实体的阴兵身上根本就挡不住这火弹,打了
第一个,火弹又穿过去打第二个,就这样火弹飞了满了射程,在射程之内,阴兵
就像是窜烧一般,被射了个透明。
  这种火弹同样淬炼了克阴丹火,火弹所过之处阴魂消散。
  一枚火弹便射杀二十多个阴兵,如此效果远在齐王意料之外,但煞域也很快
找出对策,吩咐尸兵挡在外围,以尸身阻挡火弹,保护阴兵。
  这样一来,弑神火枪的火弹最多只能打穿一个尸兵的身躯,对阴兵威胁大减

  尸兵只要头颅不损,便可继续作战,弑神火枪所收到的效果并不明显,齐王
怒眉一展,拍马冲上,挥动铁骑尖,驾驭神骏马,硬生生地将尸兵的防御撕开一
道口子。
  站在城墙上的白翎羽见状,娇叱一声便跳了下去,抡起银枪劈头便打。
  麒麟神力凌空打下,只听轰隆一声,一股滂湃气流猛然爆发,将数十个尸兵
硬生生掀到半空。
  说时迟那时快,端木罹戈甩着巨斧杀入战团,灼烈的魔火烧得尸兵哇哇大叫
,端木琼璇亦趁势杀来,又是一刀斩地根,震得尸兵七零八落,眨眼间尸兵防线
的缺口被彻底打开。
  魔者开路,佛者大驾,只见接引和提准从缺口冲入,对着尸兵的背后便是一
轮猛攻。
  接引厉喝一声,再运佛门禅法,身躯顿时拔高六丈,伸手一拍,只见五根手
指绽放出五道奇光,掌势堪比泰山,看在外人眼里,那只手掌就像是一座五指大
山,沉重无匹压顶而来,佛光一吐、顿地一震,崩裂天地之间,千涛万潮,浑然
涌生。
  这一招正是接引自创之武学——弥勒五行掌,这套掌法源自大梵圣印与菩提
金身,掌风锐利可破万邪,后劲沉重可阻百鬼,堪称攻守一体。
  佛法无边,大道三千,接引自创绝学,提准岂能落后,只见他脚踩祥云,手
捏法印,一口气化出七十二种手法,每种手法之中又暗含诸般法相,有猛虎、有
雄狮、亦有苍鹰……仿佛世间万物都在他这七十二般变化之中。
  皇家兄妹持枪破杀,阴阳双魔刀斧开路,双佛联手由内夹攻,刹那间尸兵防
线立即打破,弑神火枪再度逞威,噼里啪啦地一阵火弹打得阴兵节节溃败。

以点破面,以少胜多,联军便再次打破煞族防线,冲入酆都。
  酆都内的房屋摆设与阳世不同,乃按七七四十九阴极部署,若在阳间这些屋
子便是当之无愧的凶宅,住在此处的人家不是家破人亡,便是妻离子散。
  联军凭着满腔热血,仗着勇武阳刚,在凶宅间步步紧逼,而阴兵则从四面八
方围杀困阻,双方便在城内发生激烈的巷战。
  壮士碧血渡尸魂,壮义肝胆逐鬼魅!人虽少,气不弱,恒军面对十倍于己的
敌人打出一片钢铁军魂,斗得阴军心惊胆战。
  且看王栋陌刀开路,刀锋刚硬,刀刀剁碎不死兵;石洪钩枪为辅,撕拉戳刺,
枪枪惊碎鬼魅胆,再看梁明挽弓殿后,百步穿杨,箭箭诛心灭邪魂。
  三大战将分别率领三大步兵营,陌刀扫荡,钩枪后续,弓弩掩护,就这么一
步一步地向前推进;那边白翎羽和齐王各率骑兵,由左右两路分割包围,集中优
势兵力剿灭局部敌军,步骑配合无间,将敌人的数量优势逐渐瓦解。
  就在此刻,两道魔气杀入战圈,替溃败的阴军补上一击,只见愆僧持刀而来
,苦海罪途劈血路,一刀扫开阴兵阵势。
  魔尊趁势冲上,化出天魔法相,吞吐狂纳,收尽四野阴魂。
  魔界双雄率先冲过防线,随后仙佛双尊也突破阴兵,鸿钧与接引、提准跟着
师长脚步前进。
  防线破,先天进,各路高手相续进逼,直取轮回殿。
  看着一道道的身躯突入敌营中宫,齐王心知此战越发艰难,轮回殿对煞域不
容有失,敌袭入侵,阴兵定会掉头回防,他唯一能做的事便只有豁出全力拖住阴
军。
  「兄弟们,不可让阴兵回防,给我狠狠地打!」
  若要拖住阴兵的脚步,唯有奋力血战打得对手抽身不得,然而这种极端的做
法也相当于将自己陷入绝境。
  壮士无悔,军魂铿锵,在这一瞬间,齐王忘却了争权夺利,王图霸业,心中
唯持一念——战!主帅决意死战,将士岂会独活,抛头颅,洒热血,前面的同袍
倒下,后边的兄弟便踏着尸骸冲杀。
  白翎羽挥动长枪,一马当先,银甲染血,宛如一盏冰华,浴血而生。
  趁着齐王牵制阴军的空隙,洛清妍、袁齐天与楚婉冰三人进入酆都中央,四
周却是一片沉静与肃杀,最为诡异的是不见其他人,天佛仙宗、魔尊愆僧、军神
剑仙都不见行踪,似乎已经被某种独特的阵局给分割开来,使众人无法同气连枝

  对方似乎有意各个击破!楚婉冰不由自主地握住剑柄,乌亮的眼睛警惕地在
四周扫视。
  洛清妍轻声道:「冰儿,我们应该已经进入了轮回殿外围,这里环境独特,
千万小心敌人偷袭。」
  楚婉冰点了点头,有些忧虑地道:「娘亲,你的手臂没事吧?」
  洛清妍温温轻笑道:「小伤罢了。」
  又走了几步,发觉前方有哗哗流水声,三人过去一看,只见一条湍急河流挡
道更前,洛清妍秀眉轻蹙,说道:「这些水应该是来自忘川河,看来煞域已经将
忘川河的水引到轮回殿,准备等解开阵法便来个水淹奈何桥。」
  奈何桥一旦被忘川河淹没,便预示着煞域重掌轮回。
  袁齐天眉头一簇,喝道:「师妹小心,前方有状况!」
  用不着袁齐天提醒,洛清妍已经察觉有异,内元迅速提升,白衣鼓动,凤目
凝杀,倏然前方照出五色奇光,青赤黄白紫,五光夺目,竟与凤凰灵火的颜色一
模一样。
  三人定神凝气,仔细一看,只见眼前耸立着一堵巨大的晶石,晶莹透彻,五
光流彩,端的是美不胜收。
  就在光华夺目的一瞬间,三道人影借着强光掩护袭杀而来。
  正好三对三,双方各出一招,六股劲力交错撞击,顿时大地震动,尘埃激扬

  极招过后,洛清妍与袁齐天各退半步,楚婉冰则连退三步,而对面的三人都
是退了半步。
  袁齐天看清对方面容后,不禁讶道:「傲心?」
  只见那三人皆是身披厚实战甲,从战甲的缝隙中隐隐透着阴火磷光,似乎战
甲内正封着一个绝世恶鬼般。
  「哈哈!」
  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既然你这妖族小辈还记得老夫,待会便留你一具全
尸!」
  袁齐天呸道:「就你这死不断气的野鬼送给爷爷喝酒都嫌轻了,来来接我一
棍!」
  说罢抡起钨铁棍便是当头一棒,三个战甲嗖地一下分开,其中一个抡起巨锤
硬接钨铁棍,另外两人则分攻妖后母女。
  这三人都是傲心的分身,他与符九阴一样使用了尸魂转灵决,化出强大的分
身。
  这尸魂转灵决本来就是一种逆天的功法,一旦施展便是敌我双亡的后果,若
想保住自己唯有借助独特的环境方可成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所谓的天时便是极阴之天时,地利便是至阴至地,酆都独特的环境正好满足
天时地利。
  至于人和便是指施法者本身的根基,只有根基雄沉之人才能将分身控制在一
个合理的范围内,不会出现分身过多最终无法承受而废功的下场。
  秦广王虽然使出此招,但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一口气化出百来个分身,
也就相当于他的功力瞬间提升百倍,当日就算他能够打赢白莲,后果还是死路一
条。
  符九阴与傲心则不同,他们根基深厚,对于尸魂转灵决拿捏极准,仅仅化九
个分身,既能发挥此招的神效,又能保全自己,可谓是一举两得。
  阴气聚成的分身,外围穿着厚实的甲胄,正好可阻挡凤凰灵火,如此一来,
傲心行事便更无忌惮,鬼掌厉扫,同时强攻妖族三大高手。
  袁齐天力大无穷,再有钨铁棍之助,打斗起来尤为凶猛,那条长棍宛如出动
乌龙,左右摆动,招式直接,劲力雄沉,傲心挺枪接招,仅仅接了三辊便被袁齐
天一棍扫断长枪。
  袁齐天哈哈道:「没有那个狗屁阵法护持,什么圣极宗主也不过是酒囊饭袋
!」
  傲心大怒,纵身跃起,在半空之中闪电出脚,只见脚印一化二,二生三……
就这样连环而发,每一脚犹如炮弹落地,天雷轰顶,这招正是煞域的「鬼脚七杀
步」,可谓是绝世腿法,一旦出招便是连绵不息,将人活活踢死。
  袁齐天见傲心赤手空拳,他也不用武器,将钨铁棍倒插在地上,抡起拳头便
朝着傲心打来。
  傲心腿法密集,袁齐天拳力直接,两人招式迂回不同,一者繁杂多变,一者
直接大气,悍然对杀之中难分高下。
  那边洛清妍孤身对敌,却是巾帼英风,绝代妖娆的身法中透着丝丝果决,衣
袖翻摆,神通尽显,时而冰髓劲,时而苍木淬火,时而八臂通猿手……繁杂、灵
巧、绵柔、刚强,各种各样的武决接踵而来。
  傲心气沉阴脉,内息泉涌,使出真功夫,只见阴火鬼雷、大小轮回劫、万魂
压顶等武功信手捏来,凤凰斗厉鬼,胜负难分明。
  母亲冷眉对邪煞,楚婉冰却陷入苦战,毕竟她与傲心有着根基上的差距,但
凭着身兼正邪所长,将各种神通轮番使用,一时间也力保不失。
  只看傲心邪爪运化,悍然施出大轮回劫,尖锐的螺旋气团激射而来。
  楚婉冰虽然根基不足,她先是使出灵蛇身法和灵柔剑诀,借着身法的灵活和
剑法的柔韧,三分接,三分避,四分化,将攻击力强猛的大轮回劫消融瓦解。
  随后楚婉冰娇叱一声,一气化六相,一招云霄六相反扑对手。
  傲心眉头轻蹙,手持阴气,燃起鬼雷,连环巨爆接踵而来,掩盖六相杀招。
  前招未尽,后式已来,云霄六相只是虚招欺敌,却见楚婉冰剑锋挽转,一剑
纳七武——神劫剑、冰髓劲、苍木淬火、八臂通猿手、狮王拳、拔山掌、锻骨经
同时糅合在一剑中,傲心险些被她削去眉角。
  激战不休,楚婉冰却觉得有几分揪心之感,也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洛清妍有
些怪怪的:「娘亲的招式似乎不复往日之连贯,这是为何?」
  只见洛清妍出手之时,竟是右强左弱,右快左慢,显得极为不协调,傲心在
接了几招后也看出其中端倪,当下拟出尅敌之招。
  傲心化出阴风,一个闪身转到洛清妍左侧,一击小轮回劫便打了过来,洛清
妍柳眉一扬,左臂一格封住此招。
  凤凰灵火对上阴风冥力,傲心被震退三步,洛清妍虽未退让,但左侧小臂处
却传来一股锥心刺痛,雪白的俏脸生出几分病态的酡红,凭白多添三分怜媚之姿

  傲心哈哈笑道:「原来是余毒未清!」
  洛清妍冷哼一声道:「多说无益,要胜本宫你傲心尚未够班!」
  傲心哼道:「本来是想找你女儿下手的,但既然你这妖妇受了伤,本座便直
接收拾你!」
  话音方落,傲心猛地闪到那块五色晶石后边,手掌一拍,晶石立即射出万千
光芒,将三人笼罩其中。
  被这光芒照射,洛清妍只觉得阵阵恶心,全身血液不断地蒸腾翻涌,似乎要
喷洒而出,于是一咬银牙,催动元功隔绝光芒。
  「糟了,不知冰儿能不能挡住这些异光。」
  洛清妍心忧女儿,眼珠不由地向楚婉冰望去,见这丫头以冰髓劲铸造冰墙来
挡住异光,力保不失,心中大石也落下,「幸好这丫头还算机灵,但这筑墙之法
与那小子却有几分相似,真是夫唱妻随!」
  蓦然,洛清妍感到左侧传来一阵阴风,心知傲心又来偷袭,情急之下举起余
毒未除的左手迎击。
  两掌对碰,洛清妍左臂再添疼痛,傲心趁机撕破洛清妍外围的护身气劲。
  气罩破溃,奇光袭体,洛清妍只觉得胸口憋闷,头昏目眩,手脚发软,这种
感觉她以前也曾有过——月事不调,气血亏损,后来随着武功的增进,这种羞人
的病态便没再出现过。
  那边的楚婉冰也看出了端倪,洛清妍的气血正被那块晶石抽吸,不禁心急如
火,想要救助,却被傲心缠住,脱身不得,袁齐天也是被傲心死死黏住,只能干
着急。
  傲心哈哈笑道:「这五色晶石可以吸纳混沌之气,本座在这个基础上略动手
脚,就成了可以抽吸活人精血的宝物。等你一身精血被吸干后,本座倒要看看你
这妖妇如何涅槃重生!」
  洛清妍只觉得气血越发亏损,不断地被抽吸出来,心里一阵叫苦,正所谓精
乃气之根,气乃精之象,等气血被抽走后,精血恐怕也要被吸走。
  若按照一般状况来说,凤凰血脉可以循环不息,即便精血亏损也能够迅速补
全,但这块五色晶石实在太过诡异,不但抽吸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取走洛清妍的
三成气血,再任由它这么抽吸下去,全身精血枯竭只是迟早的事情。
  没了精血护持,凤凰能不能重生?这个问题就连洛清妍也不知道,最要命的
是这块晶石竟对应凤凰灵火的五种颜色,仿佛冥冥之中用来克制凤凰血脉之物。
  「岂有此理!」
  一声怒雷暴吼响起,袁齐天不顾傲心杀招,抡起钨铁棍便朝五色晶石打去,
澎湃的元古大力将晶石砸得崩碎破裂。
  傲心怒道:「猢狲多事!」
  激怒之下抓起阴火鬼雷便朝袁齐天背门砸去,袁齐天只顾着砸石头,背门是
一片空白,被阴火鬼雷炸了个正着。
  袁齐天虽有金刚不坏身,但阴火鬼雷爆炸时产生的劲力却直接震荡到他的内
脏,外表皮肉虽丝毫不损,但却是受了内伤,猛地一口鲜血喷在晶石碎片之上。
  晶石粉碎,洛清妍虽是脱离险境,但却因为气血亏损,难聚内元,被傲心窥
准机会出手偷袭。
  只见傲心一招大轮回劫扫来,洛清妍蓄力不足,檀口呕红,娇躯飞退,咕咚
一声便落入了河中。
  楚婉冰见母亲遇难,顿时轿靥变色,星眸含泪,提起凤嫣剑便向傲心杀来:
「奸贼,受死!」
  「若不是为了我,娘亲的手臂就不会受伤,也不会被这奸贼所乘!」
  母亲凶多吉少,楚婉冰盛怒自责,挽剑玉手执念为杀,剑法渐露狂态,弑杀
阴煞。
  袁齐天惊道:「丫头不要冲动!」
  谁料楚婉冰是双目赤红,剑走偏锋,根本就听不下去。
  凤嫣执狂,誓斩不死邪魂,轿靥冷艳,荡开一面炽烈杀网。
  疯狂剑影不复昔日温婉,更无冷静剑魄,娇霸刁悍,宛若入魔征兆。
  傲心一个化身挥动长枪迎战妖媚杀剑,凝聚阴功压制凤凰灵火,另外两个分
身同时夹击袁齐天。
  阴刃腾转如凶鬼,妖剑瞬影似游魅,双方狠劲不分上下,随着战局拖延,却
见变剑入狂惊四方。
  想起当初在冥河之上,若不是自己安生妒火,也不会轻敌冒进,母亲也不会
因为就自己而伤及手臂……那些河水乃是源自忘川河,至阴至寒,娘亲气血大亏
,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楚婉冰怒恨交迸,体内凤血蒸腾,凤凰灵火越烧越旺
,竟起到了克阴破煞之奇效,凤翔剑诀扫开八方阴煞,一剑刺入傲心的铠甲内,
随即火焰顺着剑锋烧入,那个由魂气聚成的分身顿时惨叫连连。
  「小贱人!」
  傲心分身受到凤火焚烧,痛不欲生,急忙一掌震退楚婉冰。
  楚婉冰也不顾掌风威胁,只攻不守,又是一件刺瞎傲心的左眼,自己却也被
阴气打中,身负内伤。
  傲心捂着瞎眼骂道:「小妖女,今日本座便要把你的血肉抽干!」
  五色晶石虽被袁齐天打碎,但地上还有不少碎片,傲心随手抓来一块,催动
其中异能,顿时五光绽放。
  楚婉冰内伤极重,根本就无法抵御这奇光,只觉得脏腑翻涌,血脉欲断,刹
那间整张俏脸已然血色全无,犹如尸兵般苍白。
  「冰丫头!」
  袁齐天气急败坏,强压内伤地豁尽元功,一口气突破功体限制,本命妖相傲
然浮现,并随着他的功力提升化出新的形态。
  巨猿生出三头六臂,鼓劲杀敌,一口气便将傲心的一个分身生吞活剥,打得
灰飞烟灭,然而另外一个分身却是游走缠斗,死死拖住袁齐天。
  五色晶石的傲心分身却是得意大笑:「猢狲,你来不及来!」
  楚婉冰脸色越发惨白,白得几乎透明,眉心中更透着一股黑气,她的气血已
经被抽走九成,只要再过片刻,五色晶石便会抽吸她的凤凰精血。
  袁齐天急怒交加,但那个分身偏偏不跟他正面交锋,任他力量再大也是寸步
难行。
  「住手!」
  一身厉喝,一柄佛剑夹杂着佛骨舍利火越空而来,闪电之间,五彩晶石崩碎
,傲心分身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张着大嘴正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已经渐渐消散
,一股灼烈的热气将下半身烧成飞灰,而且火焰还朝着上身蔓延。
  「楚无缺……你!」
  惊恐的话语尚未说完,分身便永散天地间。
  楚无缺一把扶住楚婉冰,朝着与袁齐天缠斗的分身反手劈出三道。
  那个分身急忙躲闪,袁齐天窥准机会,先是一棍扫断他两条腿,接着大手一
伸硬生生地抓住他的面门,元古大力猛然爆发将这尊分身的头颅硬生生捏碎。
  头颅粉碎,隐藏其中的灵识也随之消亡,对本体元神也造成了一定的损伤。
  但袁齐天顾不上这些,急忙跑过来查看楚婉冰状况:「冰丫头,你感到怎么
样了?」
  楚婉冰迷糊之间奋力挣开沉重的眼皮,喘息道:「我没事……娘亲,娘亲…
…爹……」
  话还没说完,便一头昏了过去。
  来到此地不见洛清妍,楚无缺已是满肚狐疑,如今听到女儿之言心中瞬间涌
起一阵不安,于是便向袁齐天询问事情经过。
  袁齐天叹气,将方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楚无缺脸色已经变了,不由分说便跳
到忘川河里寻找妻子芳踪,这忘川河之水阴寒程度犹在三渡河之上,若非有舍利
火护身,楚无缺也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
  看着楚无缺在水底找寻,袁齐天也替楚婉冰输功培元,助她恢复血气。
  无奈楚婉冰的气血亏损太大,袁齐天的真气很难在她体内循环,输功的效果
并不明显,急得袁齐天满头大汗。
  「袁叔叔……咳咳……」
  虽然输功效果不大,但也让楚婉冰恢复了意识,她蹙眉想了想,探手入怀从
中拿出一个玉瓶,咬着朱唇将瓶盖打开,从中倒出一枚丹药放到嘴里服用。
  一股药力缓缓升起,疲软的身子有了几分力气,楚婉冰立即导气入脉,调动
自身元功疗伤,凤凰灵火渐渐燃起,暖和的气息涌遍四肢百骸,脸色也渐渐恢复
红润。
  过了片刻,楚婉冰身子便恢复了八成,就在此时河中响起一阵水声,楚无缺
满身水迹地从河中走出,脸色一片阴沉。
  看到楚婉冰恢复过来,楚无缺又惊又喜问道:「冰儿,你好些了吗?」
  楚婉冰点头道:「出征前娘亲给了我一粒九转回天丹,我服用后身子很快便
恢复过来了,爹爹你不用担心了!」
  楚无缺叹道:「既然你没事,我便放心了。」
  说罢吸了几口气后,又朝忘川河走去,楚婉冰急忙拉住他道:「爹,你要去
做什么?」
  楚无缺道:「冰儿,你娘亲还在水里,我要去把她救上来。」
  楚婉冰咬了咬嘴唇道:「爹爹,这河水如此湍急,恐怕娘亲已经被冲走了。

  楚无缺闭目苦叹:「我也知道,但还是要去找找看。」
  方才急躁冒进,几乎丧命,楚婉冰也是吸取了不少教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思索出救母之法,倏然灵光一闪,心绪一阵跳动。
  「爹,娘亲没事!」
  楚婉冰与母亲不但血脉相连,更有魂魄交缠,等她冷静下来便可隐隐感应到
母亲的状况。
  看着满面愁容的父亲,楚婉冰说道:「爹,冰儿跟娘亲都是身负凤凰血脉,
彼此间都有所感应。」
  楚无缺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但还是担忧:「可是你娘亲被吸走了不少气血
,身子定会虚弱……」
  楚婉冰展颜笑道:「爹,你忘了九转回天丹了吗?冰儿都能这么快恢复过来
了,更别说娘亲那等身手。」
  听了这些解释后,楚无缺总算松了口气,却听楚婉冰问道:「爹,你是怎么
从异界回来的?」
  楚无缺叹道:「其实为父最少也得花上三天才能出来,可是龙辉忽然将我拉
出异界,所以我就回来了。」
  楚婉冰急忙问道:「那个小贼呢,他有没有回来?」
  楚无缺蹙眉道:「当时来救我的好像只是龙辉的一个分身。」
  楚婉冰惊愕地道:「分身,这小贼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了?」
  楚无缺摇头道:「我也不清楚,龙辉这个分身只是以真气凝聚而成的,最多
只有他本体的三成功力,救了我之后那个分身也消失了。」
  楚婉冰又问道:「他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楚无缺道:「龙辉虽然没说什么,但以我判断他似乎伤得不轻,就连分身跟
我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为了救了我,他本体似乎又受到重创……」
  楚婉冰脸色越发低沉,眼圈都快红了,楚无缺见她情绪低落,叹了口气说道
:「冰儿,凡是都要往好的方面想,最起码我从龙辉口中得知,雪芯此刻很好,
并未受什么大伤。」
  听到这话,楚婉冰失落的心情才算好了几分,问道:「雪芯现在在哪呢?」
  楚无缺道:「她跟龙辉在一块,但龙辉也不知道他们两人现在的具体位置在
哪。」
  楚婉冰这才缓了口气,心忖道:「有雪芯在,小贼应该不会有事……」
  所谓的不会有事,楚婉冰心里却是清楚得很,有雪芯这个纯阴处子作为鼎炉
,那个小贼就算还剩半条命也能活过来,于是心情也宽慰了几分,但想到自己在
这边打生打死,那混蛋却在享艳福,心里不免生出几分醋意。
  楚婉冰深吸一口气,平静心情后又说道:「既然娘亲、龙辉和雪芯都安然无
恙,爹爹,那咱们便快去轮回殿吧,要这帮狗贼给孔教主偿命!」
  「什么,孔兄他……」
  楚无缺先是一愣,又听楚婉冰说了实情,顿时悲愤交加,牙咬挥剑,地上划
出一道深痕,熊熊舍利火顺势燃烧,照亮了整个酆都,顿时百鬼回避,万煞惊恐

  「我楚无缺就此立誓,今日便以煞鬼之魂祭孔兄在天之灵!」

美国十次啦全色网 美国十次啦快播 人体艺术照 就去吻成人色情网 就去吻成人电影
上一篇:美人局 下一篇:【种马圣斗士星矢】(中篇第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