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回罪佛愆僧】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回罪佛愆僧】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回罪佛愆僧】
 
 洛清妍眉头一皱,沉声问道:「那个七护法究竟是怎么逃走的?」
  蠍鳌低头道:「属下不知,只是今天去巡视牢房的时候便看到守备全部被杀
害,而那个七护法却不见了踪迹。」
  洛清妍追问道:「那千面郎君呢?」
  蠍鳌说道:「被人杀了,头颅被割了下来。」
  洛清妍面色沉重,千面郎君那个软骨头早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死
了便死了,但七护法却是硬气得很,始终未曾吐露过只言片语,而且他如果就这
样逃走将会把妖族的一些信息泄露出去,对妖族十分不利,洛清妍思念片刻,吩
咐蠍鳌先行回去,自己随后便来。
  洛清妍将事情跟丈夫、女儿和女婿说了一遍,楚无缺神情也是十分凝重,说
道:「清妍,我陪你一块去。」
  洛清妍摇头道:「不了,你伤势未愈,暂时先在此地疗伤吧,这些小事我能
处理。」
  说罢便离去了,临走之前,龙辉表示一定不让楚婉冰陷入危机,楚无缺才稍
稍放心下来。
  回到钱庄,龙辉随着洛清妍奔到牢房,只见原先关押七护法的铁牢里空无一
人,而隔壁的千面郎君已经是身首异处,守在地牢外的妖兵也被人杀害。
  龙辉查探了伤口,说道:「这似乎是刀伤,一刀封喉,干净利索,是高手所
为。」
  洛清妍转头问螣姬道:「螣姬,这凶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螣姬摇头道:「这个属下倒没有发现。」
  「钱庄内有袁长老坐镇,此人能够悄无声息地杀人并就走七护法,恐怕也是
袁长老那一个级别的高手。」
  龙辉皱眉道,「莫非是昊天教主沧释天?」
  洛清妍摇头道:「如果是沧释天的话,对于这种失败的手下,直接杀了便是
,何必大费周章,此人似乎也想从这个七护法口中套取一些什么东西,所以才把
他救走。而那个千面郎君由于手脚皆废,对方也不想浪费时间救他,所以就把他
灭口了。」
  「对了,螣姬,驸马的身份你们可曾泄露?」
  洛清妍问道,龙辉这个朝廷大将军的身份十分重要,如果被人发现他与妖族
的关系那后续的计划便会十分麻烦。
  螣姬道:「娘娘请放心,驸马的身份只有大长老、燹祸、明雪和我知道,从
未向外透露。」
  洛清妍满意地点头道:「方才跑了一个人犯,本宫有点担心驸马的身份泄露
。既然没有泄密,那便是最好。」
  龙辉道:「娘娘,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我此刻便返回客栈。」
  龙辉在金陵订有客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去一趟,以免被人怀疑。
  洛清妍点点头道:「也好,这段时间你就别过来了,等到你与冰儿大婚之日
再来吧。」
  龙辉应了一声,找来林碧柔后,两人乔装打扮一番离开了钱庄。
  「龙主,那个七护法逃走,你不去追捕吗?」
  回到客栈,林碧柔问道。
  龙辉摇头道:「不了,如果我此刻也去追捕的话,只怕会泄露身份,此事便
交给妖族办理吧。」
  「龙主,你尚未入境便被被封为二品带刀侍卫,可谓是风头无两,碧柔担心
会有人就此针对你。」
  林碧柔道,「特别是泰王等人,要提防他们借机报复。」
  龙辉道:「如果他们是针对我的话,我倒不怕,就怕他们会对付秦家,逼近
上次昊天教已经有过针对秦家的行动了。」
  林碧柔道:「龙主,不如就让碧柔去保护秦小姐吧,毕竟儒门的高手不是自
己人。」
  龙辉点头道:「也好,由你去我便高枕无忧了。」
  林碧柔咯咯娇笑道:「那碧柔以后都让龙主睡高枕。」
  言语暧昧,还朝他抛了个媚眼。
  这狐狸精,临走还不忘勾引自己,龙辉不禁哭笑不得。
  傍晚的时候,龙辉到客栈大厅去用饭,见到不少捕快官兵正在盘查路人,不
由有些奇怪。
  「掌柜的,你们客栈最近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人物吗?」
  一名兵头进入客栈盘问道。
  龙辉觉得此人声音有些耳熟,抬头一看竟是当日天佛与袁齐天激战后带兵过
来的兵头,当时还被他教训了一番。
  龙辉朝那兵头打了个招呼,那兵头认出了龙辉,连忙过去行礼道:「小人参
见大人。」
  龙辉点了点头,官威十足地道:「你们又要搜捕什么逃犯吗?」
  兵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听说昨晚在楚江岸边,有个
大人物准备登船,然后来了一个刺客想要刺杀那个大人物,但最终没成功。」
  龙辉笑道:「既然是大人物肯定有很多人保护,小小刺客焉能翻天。」
  兵头低声道:「不是这样的,当时那个大人物正准备上船,远处忽然来了一
个怪人,他一身黑色斗篷,没人看得清他的样子,当时他肩膀上却扛着一个人,
听当时轮值的兄弟说,他肩膀上的人是没了一只胳膊的。」
  「没有胳膊!」
  龙辉猛然醒悟,那个七护法曾经被楚婉冰断去一臂,而且七护法也正是昨晚
被人救走的,于是继续追问道:「后来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兵头道:「那个刺客大摇大摆走了过来,守卫的士兵当然不会让他通过了,
正想将他拿下的时候,有十几名士兵的就莫名其妙地断了,当时大家都以为遇上
鬼怪了,大家都十分害怕,可是身后的人连我们总督都得毕恭毕敬的,谁敢临阵
退缩,后来便一拥而上,反正我们这边有三五百人,就不信拿不住一个鬼怪。」
  龙辉暗笑道:「如果真是昨天就走七护法的人,三五百人算个屁,而且这些
江南士兵常年养尊处优,连血都没见过,就算来了一千人也不过是给人家练刀的
。」
  那兵头低声道:「那个刺客真的太可怕了,当时他衣袖一翻便取出了一把怪
刀,那把刀十分古怪,刀身就像被血洗过一样,鲜红鲜红的。」
  龙辉笑着拔出了腰间的血铸刀,露出半截赤色的刀刃,问道:「是不是像这
个样子?」
  兵头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听我的兄弟说,他那把刀会发光的,发出像血
一样的红光。这刺客还真可怕,随手就砍翻了一百多人,当时那些守在港口的兄
弟根本就挡不住他,被他一路杀了过去,嘴里还说什么解脱苦厄,往生轮回,他
就一路杀到了那个大人物面前。那大人物也十分镇静,问他要做什么。那个刺客
就说要借一艘船离开江南,还说那个大人物是什么祸乱,什么罪孽,要渡他出苦
海,总之是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话,后来两人就打了起来。那个大人物也十分厉害
,居然能跟那个刺客打得不分上下。打了一会后,齐王和泰王带人赶来,那个刺
客自知敌不过,于是就逃走了。」
  龙辉微微一愣,心想:「居然还能让那两个王爷带人支援,十有八九是什么
朝廷大员。那个刺客能够独战这么多人而全身而退,武功高得出奇,不过那个什
么大人物居然还能跟他僵持一段时间,看来也是有一定修为。朝廷这潭水果真不
浅啊。」
  「大人,您还有什么事吗?」
  兵头堆笑地问道。
  龙辉嗯了一声,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去。
  吃完晚饭后,龙辉想起今天所出现的幻觉,十分奇怪。
  「那个宫姑娘的兄长所写的怪字究竟是什么,那个洗音水琴与我前世究竟有
什么牵连?」
  龙辉想起今天所出现的幻觉不由十分疑惑,「对了,岳父曾经说过那个宫姑
娘与他兄长住在金陵的十三胡同里,不如就冒昧前去拜访一下。」
  十三胡同也算是金陵的富人居住地,宫家虽然家道没落,但也有一些暗中的
钱财,所以被抄家后并没有一贫如洗,单单从宫采苓谈吐和穿着来看,这个宫家
还是有一些财富的。
  找到了好一会儿,总算在胡同尽头找到了宫家的住宅。
  龙辉敲了半天门居然无人应答,不免有些奇怪,心想:「即便是宫家少爷得
了怪病也不至于紧锁门户,叫门也不应答一声。」
  龙辉起疑之下,悄悄翻过了外墙,进入宅院,双脚刚一落地,眼皮便跳了几
下,像龙辉这一类修成先天的高手来说,对于危险的感知是十分敏感的,这眼皮
跳动便是一种征兆。
  收敛心神,控制呼吸心跳,龙辉不动声色地朝着内堂摸去。
  靠近内堂,便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这股气息与当年的瓦术、阐提一模一
样,正是魔气。
  龙辉凝神戒备,躲在角落朝内堂观望,只见里边躺着好几具尸首,其服饰应
该是宫家的仆人和丫鬟。
  倏然只见两道身影窜出,两人手上各自提着一人。
  这两人正是当日围攻魏雪芯的魔界高手,炎枭和寂灭罗。
  炎枭手中提着一个女子,体态婀娜,正是宫采苓,此刻她已经是不省人事。
  而寂灭罗手中提着一个男子,披头散发,衣衫虽是华贵,但却穿得歪歪扭扭
的。
  寂灭罗皱道:「炎枭,魔尊只要我们抓回宫云飞,可没让你多此一举。」
  炎枭笑道:「这丫头生得如此绝色,而且还是处子之身,正好拿来做鼎炉。

  寂灭罗对这好色的同袍也是无可奈何,冷哼一声也不做理会。
  「魔尊居然也要抓拿宫家少爷,莫非也是为了洗音水琴?」
  龙辉暗忖道,「把这两个家伙拿下,在慢慢逼问。」
  龙辉大步踏入,冷喝道:「魔界宵小,将人放下!」
  两人脸色一变,寂灭罗认出龙辉道:「原来是你,当日坏我们好事的小子!

  龙辉笑道:「当日就算我不出现,你们两个废物也不是魏姑娘的对手。」
  两人就是因为擒拿魏雪芯不力,被魔尊狠狠地责罚了一顿,提起那日之事,
两人顿时怒上眉梢,炎枭怒喝一声小子找死,悍然发出一掌,掌力刁钻毒辣,直
取龙辉要害。
  龙辉冷眉睥睨,反手一掌,便在炎枭掌力打回,炎枭挥手接招,竟觉这道本
应属于自己的掌力却蕴含了五分外力,震得他气息凌乱,几欲吐血。
  原来龙辉方才一掌使出了御天借势,不但将炎枭的掌力原封不动返回,还加
入了自己的真力。
  「炎枭,任务为先!」
  寂灭罗看出龙辉不是易于之辈,立即招呼炎枭道。
  炎枭瞬间醒悟,丢下宫采苓,猛然出手。
  龙辉微微笑道:「弃车保帅么?可惜你们什么也保不了!」
  话音方落,龙辉脚步一挪,催动戍土真元,两魔双足一空,竟是陷地半尺。
  他们的目标是宫云飞,所以龙辉一出手便以戍土真元崩碎地面,限制他们的
下盘,随即抢身攻击,瞬间连拍数掌,将两魔笼罩在其中。
  澎湃掌力将两人压得大气难喘,唯有强催魔气,在身边筑成气墙,力抗龙辉
万钧之力。
  龙辉冷笑一声,手腕运力,轰隆一声便震破了两人联手筑起的气墙。
  蓦然,顿觉身后劲风袭体,直取后脑,龙辉不容细想,唯有暂时放弃眼前两
人,反手封杀。
  只闻气劲爆破之声响起,龙辉竟被震得身形虚晃,手臂发麻。
  两魔见机不可失,急忙抽身退去。
  龙辉怒上眉梢,喝道:「统统给我留下!」
  五指一抓,生出一股磅礴吸力,将两魔凌空扯住。
  嗖的一声,一道锐劲飞来,劈断了龙辉的吸力,两魔大叫好险,急忙催动十
成功力向外逃窜。
  龙辉正想追赶,忽然觉得一股凝重的压迫感传来,心知来者便是方才出手之
人,唯有放弃追杀两魔,集中精神应对眼前危机。
  只见大门处缓缓走来一道邪魅的身影,眼眸阴重,邪髅为发,罪业做袈裟,
步伐沉稳,一步一丧钟,一息一尸骸。
  来者虽是僧人打扮,却是异端法相,宛如万恶罪佛,地狱重生。
  龙辉心知来者不凡,沉声问道:「你是魔界的人?」
  僧者神态自若,言语冷漠地道:「世人愚昧,执着佛魔!」
  龙辉冷哼道:「昔日我曾得天佛指点,所以不想与佛门中人冲突,你若非魔
界之人便速速让路。」
  僧者冷笑一声:「吾非佛也。」
  龙辉眼神一冷,真气凝身,只待一战,却又听他说道:「吾亦非魔也。」
  龙辉收敛心神问道:「那你是何人。」
  僧者说道:「非佛非魔,以杀定心,以戮证道,世尊有罪,吾名袭罪愆僧。

  龙辉皱眉道:「袭罪愆僧?以杀定心,证道?狗屁不通!」
  愆僧说道:「世人皆有罪,唯有以杀断罪,断罪便是证道之程。」
  龙辉暗骂道:「哪来的疯和尚,满口胡言乱语,看来不打都不行了!愆僧嗯
了一声,淡然道:「施主,你动杀心了,罪孽也!」
  龙辉呸道:「我动杀心就有罪,你个死和尚还以杀证道呢,难道就没罪吗!

  愆僧道:「吾亦有罪,故而定法号为袭罪愆僧。」
  龙辉冷笑道:「既然有罪,你为何不以杀断罪,引刀自刎。」
  愆僧道:「断尽世间之罪,方是吾涅槃之时。」
  龙辉越听越火,猛然提元运气,脚底催动戍土真元,愆僧四周泥石翻涌,化
作尖锥直刺而来。
  愆僧面不改色,袈裟一抖,土锥立时崩碎。
  「杀心已动,罪孽已生,便让愆僧助施主涤罪吧。」
  愆僧步伐一晃,瞬间扑到了龙辉面前,一记重掌印在了龙辉胸口。
  龙辉早已有所提防,气息急转,使出御天借势,将对手的掌力纳入自身,再
融合自己的真气,轰然回击,还伤于敌。
  愆僧眉头一动,侧身避开,龙辉惊怒一掌难取寸功。
  「颠和尚,要涤罪也先杀了你!」
  龙辉怒提真元,手捏剑诀,施展「剑灵」
  之法,凝气成锋,刺向愆僧。
  愆僧无所畏惧,凌空发出一掌,对上龙辉的剑气。
  砰地一声,气劲爆碎,龙辉勇猛不减,握指成拳,将「枪勇」
  之精要融入拳中,拳头便犹如一杆锋锐的长枪,直接冲击刺杀。
  愆僧眼中绽放邪芒,举掌封拳,尽挡龙辉悍勇拳力。
  拳掌相接,双方脸色顿时一凝,深感对手根基之雄沉。
  两人另一只手再度出招,拳来掌往,巧试对手修为,是赞许,亦是震惊。
  两人激斗数十回合,胜负不分,却已将宫家宅院打得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过了数招,龙辉已探知对手修为,于是不再保留,翻手便是离火真元,凌空
便是一掌拍去,强烈的火焰气流笼罩愆僧方圆之内,其足下已是遍地焦土。
  面对熊熊烈火,只见愆僧闭目诵经,宛如一名大无畏的高僧活佛,任由业火
加身亦无所动。
  倏然愆僧浑身绽放金华强光,尽驱加身烈火,离火真元竟被他逼出五尺之外
,再看他翻手轻拂,火焰顿时熄灭。
  看着浑身金光的愆僧,龙辉不由脱口而出道:「这是菩提金身?」
  但仔细一看又觉得不像,当初天佛施展菩提金身的时候浑身皆是祥和之气,
这愆僧不但一身邪异,而且金光之中还蕴含着丝丝凶煞血芒,四周还似乎有冤魂
哀吟。
  「菩提金身?施主你着相了。」
  愆僧轻笑道,「此乃罪佛孽体,非菩提,更非金身。」
  龙辉冷笑道:「管你金身还是孽体,一并打碎!」
  话音未落,再度抢攻,这次他左手施展「戟狂」,右手演练「刀霸」,刀戟
同出,皆是狂猛枭霸之招,招式大开大合,势要打碎罪佛孽体。
  愆僧手捏法诀,冷笑道:「吾便已魔相佛印助你往生极乐。」
  他双掌平平退出,正是这「魔相佛印」,只见一个卍字法印凌空浮现,与大
梵圣印有几分类似,但这个法印却是由无数骷髅尸骸组成,叫人不寒而栗。
  刀戟撞魔印,两人皆遭对手劲力反震,各自后退,就在愆僧退至花坛之时,
龙辉脚底运劲,同时使出戍土真元和乙木真元,以戍土包裹乙木,将乙木真元传
到花坛的植物中,催生木属之物,化作奇异怪藤。
  这些怪藤如同毒蛇般涌来,愆僧猝不及防,双足顿时遭困,下盘被制。
  龙辉心知怪藤根本就奈何不了这个怪和尚,但他就是为了争取这一瞬间的功
夫,双手弯弓拉铉,正是「箭锐」,凌空化出弩箭之态,汇入离火真元。
  「魔僧受死!」
  龙辉大喝一声,一道火箭射向双足被困的愆僧。
  生死一瞬间,愆僧眼神一敛,衣风一摆,亘古祸世之物妖旋而出,瞬间神佛
噤声,正气荡然无存!只见愆僧手持邪兵,挥手劈散了火箭,随即利锋一扫,削
去脚下怪藤。
  龙辉脸色一变,只见愆僧手中之物竟是一口散发着血光的魔刀,立即恍然大
悟,此人便是杀掉千面郎君,救走七护法,且又在楚江码头刺杀某位朝廷大员之
人。
  愆僧冷目凝杀,轻声道:「施主罪孽深重,唯有屠刀方能替施主断罪。」
  龙辉反手抽出腰间血铸刀,刀锋遥指对手,冷笑道:「那我也举起屠刀,助
大师早登极乐。」
  愆僧哈哈大笑道:「说得好,正所谓净从秽生,吾等便以屠刀肃清污秽之人
,还世间一个清净!」
  双刀会,真龙斗罪佛,两人皆是当世雄才,刀光挥洒之间,唯有金铁交鸣,
杀气四溢,刀煞激荡,方圆之内再无完土。
  忽闻愆僧怒喝一声,手中魔刀顿时绽放血芒煞光,连续劈三刀,刀气之间竟
同时蕴含佛光与魔气,更让龙辉产生一种被千刀万剐的感觉,仿佛坠入阿鼻地狱
,与白莲的六道剑轮中的「地狱罪愆」
  颇有几分相似,但白莲的剑招是以佛家浩大之气所发,虽然凌厉,但也蕴含
着几分脱出地狱的生机,可是这个愆僧之刀式则是真正的阿鼻地狱,恶鬼横行。
  龙辉抖擞精神,再起「刀霸」
  精义,刀气横扫千军,霸道无匹。
  刀霸之气硬撼佛魔刀招,僵持战局顿时一松,两人再度被震退。
  龙辉只觉手中血铸刀传来一声脆响,这把伴随他征战五年的军刀应声而断,
龙辉不由暗叹一声可惜。
  刀随断,但却不影响他的战力,随手丢下断刀,冷视对手。
  愆僧哦了一声道:「施主之罪孽果真深重之极,愆僧已经施展‘禅孽魔经’
试图度化施主,无奈还是功亏一篑。」
  龙辉冷笑道:「禅孽魔经是何名堂?」
  愆僧道:「‘禅孽魔经’乃愆僧在魔界参禅二十年所悟,方才一招名为‘阿
鼻受刑’,本以为能将施主之孽障尽数封入阿鼻地狱,最终还是枉然。」
  龙辉冷笑道:「原来你是魔界之人,难怪了。」
  愆僧摇头道:「吾非佛非魔,常年在魔界修行,如今只为偿还当年对魔尊之
承诺才踏足红尘,谁料一入红尘便见世间污秽至此,唯有再举屠刀,以杀断罪。

  龙辉微微一愣,心想:「魔尊一定是让这个疯和尚来救走七护法和劫走宫云
飞。救走七护法恐怕是与昊天教有关,可能是要对付昊天教,也可能是要向昊天
教卖好,拉拢沧释天对付三教甚至是妖族。至于劫走宫云飞,很有可能是与洗音
水琴有关。」
  「既然你一招渡不了我,那再来一招如何?」
  龙辉冷笑道,「便让在下也见识一下整套‘禅孽魔经’!」
  愆僧摇头道:「今日渡不了施主是吾能为有限,便是将整套‘禅孽魔经’使
出,亦是枉然。但为度化施主,愆僧定当潜心修行,待吾成就无上大能之时便再
来度化施主。」
  说罢化作一道红光离去。
  龙辉冷笑道:「什么潜心修行成就无上大能,回去练功就说回去练功,还说
那么拗口。」
  忽然转念一想,只觉得十分不妥,这个和尚口口声声说什么以杀定心,以戮
证道的,难道他想去杀人练功!这个疯和尚根本就是不可理喻,龙辉也懒得去费
心神,先将宫采苓救醒,真气输入,冲开淤塞经脉,宫采苓嘤咛一声,幽幽睁眼

  「啊!」
  宫采苓惊叫一声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龙辉柔声安慰道:「宫姑娘,请放心,在下乃受洛朗信先生之托,特来询问
姑娘一些事情的。」
  听到洛先生之名,宫采苓眼神一亮,俏脸生出几分红润,急忙问道:「洛先
生,他怎么没来?」
  龙辉真是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岳父刚刚平定家里那个母老虎,又惹上了这么
一个小姑娘。
  「洛先生有事不能来,托我来询问一些关于令兄的事情。」
  龙辉指了指内堂的尸首道,「可惜一来到,便见到姑娘家中惨遭变故。」
  宫采苓顺着龙辉的手指看去,凄然叫了一声,眼睛一黑便昏了过去。
  龙辉立即将她扶住,再次度过真气助她推宫过血。
  宫采苓缓缓睁开了双眼,眼泪嗖嗖地落下,颤声道:「是谁这么狠心……对
我们宫家还要如此赶尽杀绝!」
  龙辉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是他们抓走了令兄。」
  宫采苓娇躯一震,激动地抓住龙辉的衣袖,泣声道:「大侠,我求求你一定
要救救我哥哥,他是我宫家最后的血脉,他决不能有事啊!」
  龙辉点了点头道:「姑娘请放心,我这便去追赶凶手。」
  碰的一声,大门被狠狠踹开,一队官兵冲了进来,看到满地疮痍和那具具尸
首后,那些人就像拿龙辉问罪。
  龙辉也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亮出令牌,这块令牌正好就是皇宫带刀侍卫的
手令,是龙辉在接圣旨后,被授予的。
  带队的那个兵头见到此令立即变得恭恭敬敬的,龙辉吩咐他好好保护宫采苓
,他哪敢不遵,派了三十多个士兵将守在宫家宅院之前。
  龙辉心知魔界中人是为了宫云飞而来,对于宫采苓根本毫无兴趣,所以这些
士兵已经足够了。
  放下后顾之忧,龙辉立即动身追赶,凭着残余的魔气龙辉一路狂飙,方才被
袭罪愆僧阻拦后,也不知道那寂灭罗和炎枭逃了多远,龙辉一口气追出了金陵,
发觉魔气已经是越来越弱,根本就分辨不出他们是逃往何方。
  龙辉暗骂道:「该死!那两个家伙要么就是远遁了,要么就是收敛气息隐藏
魔气。」
  发了几句牢骚,龙辉静下心来思索这两人可能逃窜的地方:「魔界入世却被
天剑谷阻挡,想必魔界的大门就在天剑谷那一带。天剑谷在焱州,焱州靠海,那
两个家伙要么走旱路,要么就走海路。若走旱路他们的脚力绝对不如我,半天之
内我便可追上他们,而且那个疯和尚古古怪怪的,也绝不可能一直替他们护驾,
再加上旱路目标太过明显,容易引来三教人马,种种考虑,他们绝不会走旱路。
所以,他们一定是走水道,出海后再由焱州港回去。」
  龙辉深吸了一口气,再提内元,急速奔往江南的海港所在——东海郡。
  龙辉双足踏地,便可源源不断地抽取大地土气,藉此激化戍土真元,所以他
的内息是源源不绝,天亮之前已经赶到了东海郡。
  当年他便是在此地与崔蝶一起出航,之后遇上风暴将破浪号卷入荒海,从此
开始了他一身的不平凡之路。
  重游故地,龙辉不及感慨,飞快地奔向东海海港。
  刚一到达,龙辉顿时傻了眼,海港之上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船只,只等天
亮海港开放,便扬帆出海。
  要在这么多的船只中找出三个人,那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
  龙辉急忙收敛心神,冷静考虑:「他们抓着一个人不可能坐大船出海,毕竟
会引人注意,只有坐小船,而且还可能是他们自己的船只。」
  想到这里,龙辉不由担忧寂灭罗和炎枭会不会已经在昨夜出海了。
  但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他们也不会比自己早到多久,如今已经是
接近破晓时分,此刻强行出海只会惹来更多麻烦,倒不如等海港开放,诸多船只
一起出海的机会趁乱逃走。
  两魔一定还躲在这些船只之中,想到这里龙辉心生一计,找了一个角落,不
动声色地潜入水中。
  龙辉入水后,集中心神,开放所有灵识,借着海水的浮动来感应所有小船的
情况。
  随即猛然祭出葵水真元,驱动海水,霎时间海港附近的海面被掀起了一个波
浪,这个波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船可以稳如泰山,而小船便是颠簸不已。
  龙辉躲在水下感应小船的情况,发觉有一艘小船很快便稳定下来,其余的小
船却还在不断晃动。
  「就是这艘了!」
  龙辉暗笑一声,悄悄游了过去。
  因为在船只摇晃的时候,人总是下意识地稳住身体,高手也不例外。
  而且高手在船身颠簸的时候,会下意识地运功,沉腰扎马,从而使得劲力进
入船只,故而有高手存在的小船会更快稳定下来。
  也幸好,这两个家伙是躲在小船上,如果躲在大船的话,龙辉可就要累死了

  海港内的船只是多如牛毛,龙辉这一招为了覆盖整个海港,所以导致劲力分
散,仅仅能够摇动小船,对大船是没有办法的。
  就在三十多丈的时候,那艘船嗖地一声便飞速驶出海港,龙辉顿时醒悟过来
,刚才那个海浪来得实在是太不寻常了,魔界那两个狡猾的家伙恐怕已经察觉了
危险,干脆立即逃走。
  龙辉心知行踪败露,于是一把窜出水面,驱动葵水真元,踏水追去,在葵水
真元的加持下,龙辉在水上可是如履平地,丝毫不比在地面跑得慢。
  可是对方的船只却是更快,竟比快马奔跑的还要迅疾,眨眼间便将龙辉拉开
了四十多丈。
  龙辉定睛一看,只见那船尾之处竟有一个犹如叶片的东西,此物正不断地旋
转打水,击出了朵朵水花,更在海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波痕。
  最叫人吃惊的是,这艘船竟然无人划桨,龙辉灵光一闪:「当日儒门造出那
个什么焚油车,也是可以自动前进的,魔界与三教争斗多年,定然也有类似的机
械。」
  那艘小船也去越远,龙辉运起十成功力,驱动葵水真元追赶,始终保持着三
十多丈的距离。
  龙辉追了一段时间,心想先把小船打碎,再想法子救宫云飞。
  于是翻掌提元,全力施展葵水真元,霎时间海浪怒卷,朝着小船翻涌而来。
  「去!」
  龙辉大喝一声,挥掌击出,四周海水受其掌力牵引,化作数条水龙,张牙舞
爪地朝小船扑去。
  倏然,小船内爆发出两股魔气,只见寂灭罗和炎枭冲到船尾,祭起魔功,化
出一道屏障,护住小船。
  轰隆一声,两人被水龙之力震得口鼻溢血,脏腑重伤,但却力保小船不失,
同时还借组水龙扑杀之力将龙辉的距离拉开了一百多丈。
  「哈哈,多谢相送!」
  炎枭咳出几口鲜血后放声笑道。
  龙辉又气又急,对于这艘可以自动行驶的怪船来说,这一百多丈的距离已经
是不可能追上了,看着那不断旋转打水的叶片,龙辉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倏然海面之上驶来一叶扁舟,只见一道修长的婀娜身姿俏立船头,轻纱蒙面
,难以看清其真面目,但一双眸子竟是晶莹碧蓝,却如同深邃的海水,那艘扁舟
恰好就挡在寂灭罗和炎枭的逃走路线上。
  见到此人,龙辉心头一热,立即叫道:「快拦住他们!」
  寂灭罗怒喝道:「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
  只闻那名女子轻蔑冷笑道:「龙主既然叫你们留下,那便不要走了!」
  话音方落,只见她素手一扬,掌势汹涌而出,竟也带动四周海水,化作惊涛
骇浪,狂啸而来。

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 丁香五月情 婷婷丁香五月 丁香五月百度影音
上一篇:【天元战记】第十三章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4回龙府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