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5回煞引帝妃】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5回煞引帝妃】




   
皇城内分为东南西北四个部分,北宫运筹军国大事,南宫为休闲享乐之处,
东宫则为帝后太子的居所、西宫为嫔妃寝宿处。
  皇城建筑规模宏大,布局格调严整,宫殿精致美丽,排列井然有序。
  十二座城门巍峨壮观,二十四条大街纵横交错,通达四方。
  与城门垂直,城中主干道为宫城阖宫门外的铜驼大街,宽阔二十余丈的街道
穿过城门与城门外的大街相连。
  街道两侧种植粟、漆、梓、桐四种行道树,并且修建了排水渠道。
  二品共有十名,算是高官了,所以龙辉不用亲自巡逻,只是依照惯例到卫所
报道挂个单,然后来到自己的辖地坐守,躲在屋里喝茶、伸懒腰。
  龙辉望着屋外的景色有些发愣:「二品侍卫每夜轮值一名,人家都是掌管巡
视整个皇城,我倒好继续呆在这里看宫女,守太监。」
  二品侍卫无一不是武功高强之人,白日里他们负责各自的辖区,到了夜晚,
就会留下一人当值,这个人就得负责整个皇城的侍卫交替和巡逻,所以当值的二
品侍卫是要在中央卫所里坐镇的,而龙辉却继续留在他的西北卫所,专门负责看
管这些宫女太监和各种杂役。
  「现在坐在中央卫所内应该是裴海峰这个三品侍卫。」
  龙辉也乐得清闲,「既然他坐镇中央卫所,那皇宫内的事便由他操心吧,我
今晚继续睡大觉。」
  望着逐渐落下的夕阳,龙辉无奈地一叹,当这个二品侍卫可真不容易,天还
没黑就得到卫所里报道,然后继续当差,要不是晚上当差的人白天不用去,龙辉
恐怕早就脱掉官服走人了。
  「长夜漫漫如何是好啊!」
  龙辉深深吸了口气,心想,「明天回去后,定要拉素雅亲热亲热。」
  这俏才女一直说:「到了帝都更应遵守礼仪,大礼未成不可苟合。」
  可是却禁不住龙辉的软磨硬泡,每次都含羞答答地献出自己雪腻的身子,任
由爱郎驰骋,想起家中那待嫁美人,心里多了几分温情。
  「不知冰儿现在怎么样了。」
  龙辉当初与楚婉冰完婚后,没过几天便要带秦素雅上京任职,这小丫头虽然
表现的十分从容和镇静,但眼角处隐隐透着几分幽怨和不舍,如今龙辉心知娇妻
亦到玉京,却因局势不能与她相见,可真是新婚燕尔意未尽,劳燕分飞属无奈。
  「大人!」
  一名侍卫敲门进来,恭敬地行礼道,「属下有事禀报。」
  龙辉抬了抬眼,认出此人名为石洪,是一名四品带刀侍卫,直接归属自己管
辖,也跟自己一样是草根出身,凭着一身武艺和胆魄升为了四品护卫。
  龙辉摆了摆手,让他进来,指着凳子说道:「坐下来说吧。」
  石洪嗯了一声也不客气,径直坐下。
  宫里的侍卫或多或少都有些背景,而两人都是草根出身,在侍卫中颇受排挤
轻视,所以两人便一拍即合,三言两语便熟络起来。
  石洪低声道:「大人,听说今晚皇上要与苏贵妃在御花园赏月。」
  龙辉哦了一声,说道:「御花园那一块不是我们的辖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今晚继续睡大觉。」
  石洪道:「大人,以往这种事都是二品侍卫负责的,皇城之内明明有你这么
一个二品侍卫,凭什么轮到他裴海峰!」
  龙辉耸耸肩道:「他既然这么想管就给他管呗,反正出了事掉脑袋的人便是
他,我乐得清闲。」
  石洪拍桌子,怒道:「大人,您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当上二品侍卫的,裴海峰
他算什么东西,不就是出身比我们好么,要是论真功夫,他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打
不过,他一个三品侍卫凭什么骑在你头上!」
  石洪声音极大,震得屋里嗡嗡作响,龙辉忽然脸色一沉,摆手制止他道:「
石洪缄口,有人来了!」
  石洪闻言急忙闭嘴,门外走来三五个侍卫,极是面生,并非龙辉的部下,为
首的一人体形貌魁梧,身披鱼鳞软甲,腰间挂刀,他们连门也不敲径直走了进来

  一名侍卫昂首道:「谁是龙辉?」
  龙辉瞥了他一眼,只见他腰间挂着一柄,心里不由乐了:「区区一个四品带
刀侍卫居然这般嚣张,胆子倒真是不小。」
  一到四品的带刀侍卫身上的佩刀便是身份的象征,四品佩的是黑铁鲨汶刀,
三品则持鹤云铜削刀,二品则是白虎银月刀,一品则是金蟒鳞牙刀,正好是铁、
铜、银、金,所以前四品的带刀侍卫也被称为铁刀卫、铜刀卫、银刀卫和金刀卫
石洪喝道:「大胆你一个铁刀卫也敢直呼龙大人名讳,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那名铁刀卫呵呵笑道:「原来是石洪啊,刚才你大呼小叫的,我们老远就听
到了。你不是也直呼裴大人的名讳吗,还说裴大人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你
的胆子也不小啊!」
  石洪被抓住把柄,面色顿时一沉。
  为首那人腰间佩带的是鹤云铜削刀,神情倨傲,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冷笑
道:「在下便是裴海峰,倒是想领教石侍卫的高招。」
  那名铁刀卫呵呵笑道:「姐夫,这种小喽啰还是交给小弟来打发吧。」
  龙辉见他们两人谈笑风生,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不由生出几分火气,但
想了想还是按下了:「皇帝老儿是想让其他人来排挤轻视我,他再唱个红脸把我
收服,既然如此那我便顺着他的心意,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于是起身拱手道:「裴侍卫,切莫动气,石洪他口出狂言,我待会一定好好
处罚他。」
  裴海峰哼哼道:「龙大人,此人仗着有几分武艺便如此辱我,今日裴某若再
忍气吞声,岂不让人笑话,说我裴家被这些贱民欺辱,却不敢吭声。」
  他一句贱民将龙辉与石洪同时辱骂,石洪已经是气得脖子青筋暴怒,恨声道
:「裴海峰,有种就跟我一对一,他娘的,看看谁刀子快!」
  那个铁刀卫冷笑道:「就你这水平也配跟我姐夫过招?要打也是我赵元浪跟
你打!」
  龙辉恍然大悟,原来这赵元浪是赵元涛的兄长,那么这个裴海峰便是赵家的
姑爷,娶了赵家长女赵缃音,也是九天仙子榜之一的美人。
  石洪也是霹雳火性子,不堪激将,怒喝道:「来就来,先削了你这个粉头,
再把姓裴的打得做狗爬!」
  赵元浪怒哼一声:「大言不惭!」
  反手拔出佩刀便朝石洪劈了过来。
  石洪不甘示弱,舞出一阵刀花,与赵元涛斗在了一起。
  赵家乃武林四大世家之一,赵元浪的功夫也是不俗,只见他一口黑铁钢刀耍
得虎虎生风,滴水不入,铛铛几声便将石洪劈得虎口发麻,随即又踢了几脚,每
一脚都正中石洪的下盘。
  石洪也是硬汉子一条,硬生生地忍住了双腿的酸痛,咬牙挥刀反扑赵元浪,
一口气使了「老树盘根」、「天花乱坠」、「飞鹰扑兔」
  等数计刀招,赵元浪一个不慎被削掉了几根头发。
  「该死的贼杀奴!」
  赵元浪大怒,猛地运起一口真气,来了一招「折梅六断」,一眨眼便劈出了
六记刀芒。
  石洪暗叫不妙,使尽全力,左右抵挡,奋勇封住了五大刀,但第六刀却朝着
他大腿砍来。
  在宫廷之中,赵元浪也不敢夺人性命,但他恨极了这个「贱民」,所以要卸
掉石洪一条大腿。
  就在刀锋即将劈到石洪之际,赵元浪只觉得手臂突然不停使唤,佩刀蓦地脱
手,虎口剧痛,定神一看只见黑铁佩刀的刀刃上陷下去了一小块,,凹陷处多了
一片指甲大小的瓷片,再看龙辉手中的茶杯恰好崩了一角。
  赵元浪顿时冷汗直冒,如果这块瓷片朝自己头颅打来的话,恐怕现在他已经
当场毙命了。
  裴海峰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极为难看,嘴唇抿着,一言不发。
  龙辉哈哈笑道:「我替石洪多谢赵侍卫手下留情了!」
  石洪正想怒斥几句,忽然只觉得肩膀一阵酸痛,难说片语,原来龙辉在他肩
上拍了一下,以真气锁住了他的哑穴。
  裴海峰哼了一声,拱手道:「龙大人,海峰多有得罪,今晚皇上与苏贵妃要
到御花园赏月,咱们做侍卫的就要加强戒备,所以裴某特来通知大人一声,希望
大人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告辞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带着几个手下便离去。
  看着裴海峰离去,龙辉松开了石洪的哑穴。
  石洪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大人,为什么不教训裴海峰!」
  龙辉耸耸肩道:「时候未到,石洪你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这两个狗崽子我
迟早要他们吃狗屎的。」
  石洪唉了一声,跺脚道:「大人,你不明白啊,如今虽然是裴海峰负责宫中
保卫,但你的官职比他高,出了岔子就是先拿你开刀。」
  「什么!」
  龙辉大惊失色,「他娘的,裴海峰还真是够贱,功劳他去领,黑锅就要我来
背!」
  如果这个时候出了问题,对于调查白淑妃冤案那是大大不利,急忙召集手下
侍卫,让他们加紧巡逻,留意可以人物。
  这些侍卫都十分不解,他们平日都是负责西北宫阙的防卫,这里都是宫女和
太监,根本就没什么好戒备的,天天都是混日子,当值等收工,收工则等发饷,
那有过这么紧张的时候。
  看着这些懒散的侍卫,龙辉暗骂一声:「全是饭桶,这些宫女太监的住所才
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
  他的担心也不是不无道理的,由于这些人低贱所以刺客更容易混在其中。
  龙辉唯有躬亲而为,带着手下挨个检查宫女太监的住宅,那些没有当值的太
监和宫女看到这么大的动作,都吓得大气不敢喘。
  还有不少人对龙辉投来了愤怒、嘲讽的眼光,龙辉依旧我行我素,目前要保
住头山的乌纱帽,不然的话可就前功尽弃了。
  「对不起了,今晚皇帝和他老婆要去赏月,我为了保险起见只好得罪了。」
  龙辉虽然知道这样做十有八九是自己杯弓蛇影,但事情若有个万一,真有个
刺客混入自己的辖区装扮成宫女太监,那就是麻烦了。
  连续搜了十几个房间,始终没有发现,这里的房间没有一千也有半百,这样
挨个往下搜,搜到第二天也搜不完。
  龙辉让石洪马上去管事房查一下今晚有哪些太监宫女到御花园当差,过了好
一会,石洪才拿着一个本子回来,将龙辉要的人都记在了上边。
  龙辉说道:「我们就重点检查这几个人房间。」
  缩小范围后,众人搜查起来便方便许多了,搜查到了中央的一个房间,这房
屋内太监的住宅。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怪味,熏香味中有股尿臊味,因为太监被净身后是很难控
制住尿道的,所以失禁的事情常有发生,股而都用浓郁的熏香来掩盖。
  龙辉拿着册子念叨道:「这里住着十三个人,今晚去轮值的有六个,那应该
还有七个在这里,为何你们现在只有六个,还有一个呢?」
  一名小太监怯生生地道:「小德子这几天生病了,刚刚去抓药了。」
  龙辉嗯了一声,照例问道:「小德子睡哪一张床?」
  那个小太监指出来,龙辉走过去在床铺上扫了一眼,发现还挺整洁的,被子
叠得十分整齐。
  「小德子病了几天?」
  龙辉有些疑惑地问道。
  小太监答道:「大概有半个月了,他夜里老是咳嗽,后来每天都去看大夫,
而且还抓药回来。」
  龙辉又问道:「小德子这人爱整洁吗?」
  小太监道:「他很爱整洁的,不但被子叠得好,而且还每天都用香料来熏被
子。」
  龙辉弯下身来在他床铺上闻了一下,忽然脸色一变,暗骂一声:「真是活见
鬼了,怕什么来什么!」
  「小德子去哪里抓药?」
  龙辉沉声问道。
  小太监一个哆嗦,说道:「是……是去胡太医那里,胡太医跟我们比较熟,
所以我们都是找他看病。」
  龙辉嗯了一声,又问道:「就他一个人去吗?」
  小太监又道:「不是,他跟小圆子、小六子他们一块去的。」
  龙辉猛然一震,这几个人都是今晚到御花园当值的太监,于是厉声问道:「
胡太医在那里?」
  小太监被他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全,最后还是一名侍卫说出来。
  龙辉立即点了几个健壮的侍卫朝着离去,太医院离御花园并不远,大概有三
里的路程,龙辉径直带人冲了进去,直奔胡太医的诊室。
  胡太医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看到龙辉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脸色顿时煞
白。
  龙辉急忙赔罪道:「胡太医莫怪,在下特地来询问小德子公公的去处。」
  胡太医略微定了定神道:「小德子?他没有来啊,就是小六子和小圆子他们
来问我拿了一副药,还特地放在我这里,说是等伺候完皇上就再来拿。」
  龙辉问道:「那究竟来了几个人?」
  胡太医捏须道:「五个,是小六子,小圆子,小飞子,小方子还有小林子。

  龙辉示意石洪再翻一次册子上的名单,正好是今晚在御花园当值的六人人中
的五个,偏偏少了一个小张子。
  龙辉又问道:「胡太医,你确定你没认错人?」
  胡太医肯定的道:「这几个小公公与老朽也算是熟人了,我绝不会看错的。

  龙辉又问道:「胡太医,你可还记得小德子这半个月来时那天到你这里抓药
的吗?」
  胡太医想了想道:「所有太医开药都得有两张药方,一张给病人,一张留下
来做存根,上边都写着日期,这样吧,老夫找出来给大人。」
  于是转身到书柜里寻找,过了好一阵子,总算找到了为小德子开得药方。
  「多谢胡太医!」
  龙辉接过后便招呼众人离去,边走边说道:「石洪你带几个兄弟往回搜查,
一定将太医院到西北宫阙的这一段路搜查仔细了,千万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石洪有些不解地道:「大人,这是为何啊?」
  龙辉沉声道:「那个小德子有问题,这次如果办得好我们便是大功一件,若
出了岔子全部都得人头落地。」
  石洪等人一阵哆嗦,但还有些人不清楚,一脸茫然。
  龙辉说道:「我怀疑那个小张子已经遇害了,但时间并不久,所以凶手很可
能将尸体随便处理了一下,十有八九是在西北宫阙到太医院这段路上。」
  石洪等人顿时恍然大悟,立即往回搜捕。
  龙辉马上奔去御花园,皇上和苏贵妃还没有到,他立即亮出二品腰牌,找来
了御花园的管事太监,询问这半个月来有谁来过御花园。
  看到龙辉佩带银刀,而且问得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那个管事太监便拿出一
个本子,替他查了一下说道:「大人,记录都在上面了,都是皇上和几位皇妃到
此地来游玩休息的,还有几次皇上在这里召见大臣。」
  龙辉接过来一看,发现这半个月来御花园一共使用了十次,小德子药方的日
期正好是其中的五次,而且每次都是周皇后,王贤妃,萧元妃或者皇帝来御花园
的日子。
  龙辉暗骂一句道:「岂有此理,差点就出岔子了。这小德子还真够狡猾的。

  就在这时,御花园门口响起了阵阵礼乐之声,所有宫娥太监都面色凝重,纷
纷放下手头的活,梳理好仪容,太监则理了理袍子下摆,宫娥则将握住裙子两侧
的绸布,这分明就是准备下跪行礼的征兆。
  「来的这么快!」
  龙辉急忙从偏门溜了出去,刚一出去便看见石洪带着几个侍卫气喘吁吁地跑
了过来:「大人……真的发现小张子的尸首了!」
  龙辉嗯了一声,立即跟他们跑了过去,奔到了一间偏僻宫苑的茅房里,只见
一具赤露的尸体躺在里边,身上浸满了污物,喉咙有一道淤紫的抓痕,显然是被
人掐断脖子而死的。
  「大人,我们该怎么办?这个刺客是不是化妆成小张子的模样到御花园去行
刺皇上了?」
  石洪吞了吞口水道。
  行刺皇上这四个字一出,其余侍卫脸色顿时白了,如果这个从他们辖区跑出
来的刺客惊扰了圣驾,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活命。
  龙辉沉声道:「先不要着急,你们暗中守住御花园附近的出口,我亲自到里
边将这个小子揪出来。」
  御花园,可谓是集天下美景于一身的庭园,园中奇石罗布,佳木葱茏,其古
柏藤萝,皆数百年物,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彩石路面,古朴别致。
  园内甬路均以不同颜色的卵石精心铺砌而成,组成许多幅不同的图案,有人
物、花卉、景物、戏剧、典故等,沿路观赏,妙趣无穷。
  在花园的中央有一个宽大的人工湖,在湖的中央有一个十张见方的圆台,十
多名体态婀娜的貌美宫娥在上边翩翩起舞,舞姿映衬着天际的明月,亦牵动湖上
的夏风。
  除了圆台外,还建造着三个优雅的阁楼亭子,中央一个阁楼雅亭便是给皇室
成员使用的,另外两个则是用来款待大臣。
  只见中央那个不时传来几声女子的娇笑和男子的说话声。
  正是——碧波映水月,湖心筑雅阁,云裳牵夜风,妃笑悦帝颜。
  在通往个金碧辉煌的中央亭子走廊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以裴海峰为首
的带刀侍卫个个神情凝重,与周围的欢歌笑语格格不入。
  龙辉手持二品腰牌顺利地通过了御花园外围的防线,站在一个角落冷目扫视
四周情况,凝气与双耳,监听八方动静,只听亭子中央传来一声娇柔软语:「皇
上,你看这云裳六合舞可好?」
  这个声音应该便是那个苏贵妃的,她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江南吴侬软语。
  这个苏贵妃便是十五年前入宫的女子,从而一举夺得圣眷,使得白淑妃被皇
帝冷落,最终被周贵妃也就是现在的皇后陷害。
  听到她的声音,龙辉也不禁称奇,想不到十五年来她的声音居然还犹如少女
般的痴腻,似乎比秦素雅还要腻柔几分,只闻其声便让人有种痴迷的感觉,怪不
得过了十五年皇帝还依旧宠爱这个没生一儿半女的妃子。
  龙辉思忖道:「听小羽儿和蝶姐姐说,这个苏贵妃生性淡泊,从不与后妃争
风吃醋,而且善于舞蹈,皇帝便是喜欢她这文静淑惠的性子。」
  只听一把洪亮的男声响起:「此舞可是爱妃编排的?」
  想必便是皇帝皇甫武吉,龙辉听起来这声音倒是有几份耳熟。
  苏贵妃笑道:「皇上真是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了。」
  皇帝笑道:「世上能编排出如此无双之舞,唯有朕的苏贵妃一人尔。」
  苏贵妃语带娇羞地道:「皇上,莫要哄臣妾了,世上能人众多,臣妾岂敢自
诩无双,且不说远,单是玉京之内便有比这云裳六合舞更好的舞蹈。」
  皇帝嗯了一声,奇道:「爱妃可是自谦,说起这舞姿,玉京之内难道还有人
能出你左右?」
  苏贵妃笑道:「皇上,是真的,就是云香园那位越仙姑娘。」
  皇帝哦了一声,不屑地道:「爱妃,区区一个风尘烟花,有何资格与你相提
并论。」
  苏贵妃叹道:「皇上,艺无贵贱,唯有高低,那越仙乃是天生舞骨,体态柔
美,无论在平庸的舞蹈在她身上便成了天仙献舞,灵鸟展翅,端的是美不胜收。

  皇帝奇道:「真有这般神奇乎?」
  苏贵妃道:「确实如此,今夜她便要在云香园献舞,京中不少达官贵人都要
去欣赏呢。」
  龙辉听了半天似乎都是这两口子闲聊,来来去去就围绕在舞蹈方面,并无发
现异端。
  「皇上,臣妾特命人做了一些小点心,不知可合龙口。」
  「爱妃的心意,朕怎会不满意,快快呈上来。」
  五个太监捧着精细的碟子陆续走来,龙辉紧紧盯着,却是没有发现异常之人
,根本就没看到化妆成小张子的刺客,思忖道:「莫非这刺客根本就打算出手,
还是在等更好的机会?」
  再仔细看一下,发觉其中一个小太监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或者说是十分机
械,就像是一个扯线木偶。
  一股异端的感觉涌入心房,那个小太监有问题!眼看他就要靠近亭子了,容
不得细想,龙辉提气轻身,化作一道光影朝着湖心掠去,再暗运葵水真元,踏水
无痕,一个眨眼便冲到了亭子跟前。
  「谁!」
  众护卫看到有人冲来,纷纷手按刀柄,拔刀出鞘。
  龙辉大喝道:「别让那个太监靠近皇上,他是刺客!」
  听到一个银刀卫如此说道,那些侍卫也下意识地盯著了那个小太监。
  只听见碟子摔碎的声响,那名小太监竟犹如一只猎豹般冲了过去,出手如电
,瞬间夺过了一柄佩刀,反手一挥,扑哧一声,两颗人头应声落地。
  也就在这个太监动手的一刹那,另外四个太监同时出手,招式毒辣凶狠。
  这些侍卫大多数是富贵人家出身,虽有武艺,但应变始终不足,被这么一个
忽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
  「啊!」
  苏贵妃惊叫声忽然响起,只见那个持刀的太监已经冲进了亭子中,距离帝妃
的玉案尚有不足五尺。
  龙辉见状,真气凝掌,五指筛张,发出一道雄厚的吸力,将那个太监硬生生
扯了出来,随即连消带打,一把抓住了他的左肩,以雄沉掌力将他强行摁倒在地

  只听喀拉骨骼断碎的声音响起,小太监的四肢的骨头被龙辉的掌力震碎,软
绵绵地趴在地上。
  另外四个小太监虽是赤手空拳,但却不畏刀锋,即便身中数刀,血流不已,
但一招一式依旧是有板有眼,动作似乎不见滞停,就像是木偶一般,按照操线人
的意志来行动。
  裴海峰怒喝一声,一刀劈下了其中一个太监的首级,鲜血飞溅,可是那个太
监依旧行动自如,还夺过一个侍卫的刀,连伤数人。
  龙辉暗叫邪门,就算是当年在铁壁关遇上的煞域丧尸头断之后也失去行动之
力,这小太监居然还能行动自如。
  如此邪物,那些侍卫都吓破了胆子,若不是要保护皇帝和贵妃,恐怕他们早
就逃走了,唯有裴海峰和赵元浪两人还能放手一搏,狭窄的水上长廊成了一片厮
杀的修罗场,由于长廊窄小,侍卫不能一拥而上,每次都只有一两个人对付这四
个诡异的刺客,形式十分严峻。
  龙辉瞥了一眼被自己打得趴在地上的太监,顿时醒悟过来,拔出了佩刀,挥
手甩出。
  佩刀灌注了真气,旋转地飞向刺客的下盘,刷地一声,砍断了刺客双腿。
  飞刀去势不减,竟是一刀断八脚,四名刺客的双腿皆被斩断。
  立即失去了行动能力。
  龙辉真气再度回收,佩刀嗖的一声回到了刀鞘内。
  亭子内传来一声「好」,龙辉转头望去,只见亭子内挂着一层珠帘,根本看
不清里边的人,但听这个声音应该是皇帝。
  裴海峰急忙跪下,惶恐地道:「微臣护驾不力,请皇上降罪。」
  皇帝哼道:「裴海峰,你便是这般做护卫的吗?给刺客混进来都不知道!」
  裴海峰额头滴汗,说道:「皇上明鉴,这些刺客穿着太监服饰,想必是从西
北宫阙的太监房混入的,那边乃龙大人的管辖地。」
  他护驾不力,还将黑锅往自己身上推,龙辉甚是恼火,若不是在皇帝面前,
肯定一脚踢爆他的卵蛋。
  皇帝嗯了一声,那威严的声音响起:「龙辉,可有此事?」
  龙辉说道:「皇上,如果要问微臣的罪,还请押后再议,因为那个主脑还在
御花园之内!」
  皇帝说道:「有何证据?」
  龙辉道:「微臣曾发现了一具太监尸体,他的衣服已经被人拔下,微臣怀疑
这个刺客装扮成了那个死去的太监的模样来此行凶,但这五个太监却不是那个歹
人。」
  皇帝哦了一声,冷冷地道:「传令,封锁御花园!」
  圣旨一下,守在御花园的护卫和士兵立即行动,将整个花园围得水泄不通。
  龙辉道:「还请皇上准许微臣参与搜捕,以便指认刺客。」
  裴海峰道:「皇上万万不可,此人不知是否与刺客是同伙,若给他参与搜捕
,恐怕他会暗中放走刺客。」
  龙辉气得正想反驳,忽然皇帝说道:「你们两人一起去,相互监督!」
  两人应是,便一同搜查御花园。
  就在两人挨个检查当值太监的时候,几名士兵持枪冲了过来,竟跟方才五个
太监一样的表现。
  龙辉心中生疑:「若连着几个士兵也是同党,这个刺杀的动作也太大了吧,
干脆直接领兵攻打皇宫算了。」
  刚才那五个太监的手脚纤细根本就不是习武之人,但是他们的动作却是千锤
百炼,这是在叫人费解。
  龙辉一脚踢开扑上来的士兵,发现一个小太监正偷偷地朝后退去,只见他混
乱之中轻轻在两名宫娥身上拍了一下,十根手指有节奏地颤动起来,那两个宫娥
竟也挥拳劈掌打了过来。
  「站住!」
  龙辉大喝一声,侧身避开了那两个宫娥,追上那个小太监,瞧他的面容正好
便是小张子。
  「小张子」
  身法如电,在人群中高窜低钻,眨眼间便冲进了水上走廊,那些侍卫立即挥
刀阻挠。
  「小张子」
  嘿嘿一笑,身子像泥鳅一般钻进了去,伸手在他们身上摸了几把,随即十指
抖动,那些侍卫便倒戈相向,刀法远比方才凌厉,一口气砍翻了几个同伴。
  小张子趁机一举冲破了防线,直奔帝妃所在。
  珠帘后,唯有苏贵妃紧张的喘息声,而皇帝依旧从容。
  「小张子」
  猛提内元,轰然一掌隔空拍向珠帘,就在此时,一柄佩刀从天而降,正好插
在珠帘前的五尺之地,刀内夹杂着雄厚的内劲,化作锐利刀气封杀了宛如奔雷的
掌风。
  龙辉正从后边追来,只见他撮指成刀,大喝一声:「刀起!」
  嗖的一声,插在地上的佩刀化作寒光劈向了「小张子」。
  他也不躲闪,抖动十指,操控侍卫来挡刀,口中还嘲笑道:「以气御刀确实
不俗,可以武格差了点,有如此身手居然还为狗皇帝卖命,可惜了!」
  龙辉凌空御刀,避开他手中傀儡,同时从他身后出招,与前方飞刀形成了前
后夹击之势,并冷笑道:「有什么废话留着跟鬼讲吧。」
  说罢怒掌拍去。
  「呵呵,这可巧了,我天天跟鬼讲话!」
  小张子左手控制傀儡士兵,让他们抵挡飞刀,而右手则向后挥出,迎上龙辉
利掌。
  咚的一声,龙辉只觉得对方的内劲阴寒森罗,暗含冥气阴力,其根基更是雄
厚,竟然不逊于愆僧。
  对方也嗯了一声,显然也是为龙辉的功力惊叹。
  龙辉暗忖道:「与我对了一掌,他并没有将我变成傀儡,显然刚才的异术也
并非无敌,要控制人也有距离、人数、实力差距的限制。」
  龙辉想的没错,这小张子用的乃是一门「气血偶」
  的秘书,先是将真气打入人体以此形成犹如丝线一般的气劲,在远处以手指
操控人的肌肉骨骼,将其变为人偶傀儡,但这么奇术也是有限制的,若不然他早
就十万八千里外操控几十万大军来攻打皇宫了。
  他也不敢将此术用在高手身上,若不然定会被高手雄厚的真气震伤,所以他
每次都只能操控一些实力较弱的人。
  龙辉右手御刀,左手发掌,小张子则是左手控儡,右手出爪,转眼之间便斗
了十几回合,依旧不分胜负。
  这小张子也是心思慎密之人,故意与龙辉在水上长廊激斗,由于地方窄小,
外人根本就难以进来支援。
  皇帝见这个刺客武艺是在高强,不禁问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朕可以
留你一具全尸!」
  小张子哈哈笑道:「皇甫武吉,你还没资格问本座法名。」
  龙辉大喝一声:「大胆狗才,竟然敢对皇上不敬!」
  龙辉不再御刀,双掌扬起,祭起葵水真元,霎时间八方之水应和而动,走廊
下的湖水窜了起来,化作数十道水柱撞击而来。
  小张子亦放下傀儡,手指结印,体内立即涌出了一股阴冥之气,邪气化鬼爪
,朝着水柱打去。
  轰隆一声,水散,鬼灭。
  两股真气正面相撞,水上走廊被震得崩塌了一大段,由于龙辉倚水而战,葵
水真元更添威势,比对手略胜半筹,几颗飞散的水珠如锐箭般割破了小张子的人
皮面具,顿时露出了一张透着邪气阴霾的俊脸。
  那人冷笑一声,身子化作一道黑气,在眨眼之间便远遁而去,临走之前还留
下一句叫龙辉十分头疼的话:「狗皇帝没资格问我名号,但你有!我乃冥师,符
九阴!」
  龙辉是一个头两个大,这符九阴临走还要挑拨自己与皇帝的关系。

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 丁香五月情 婷婷丁香五月 丁香五月百度影音
上一篇:【绿苑心宫】(第十八章与虎谋皮)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1回帝尊权术】